第五十二章 這不怪你
一聽這話,宋輕笑那滿臉的慈愛笑容就尷尬的掛在了嘴角.她和傅瑾宴這關系,說這種話簡直是太讓人尷尬了.

傅瑾宴卻接下了話茬兒:"我們不著急,她都還像個孩子似的,就她一個人都不讓我省心,再多一個,我可真是吃不消."

他這話聽著像是開玩笑,但明眼人都能聽出滿滿的寵溺.

偏偏宋輕笑這個神奇的思維腦回路,一心認為他只是聰明的找了個說辭,避開了這個尷尬的提問,還全程用"我真是佩服你"的眼神望著他.

傅瑾宴也只能倍感無奈的摸摸她的腦袋,對于她的慣性遲疑,一半歡喜一半憂.

兩人告別了這母子,便朝著人流量最大的游樂專區走去.

一路人迎來送往的,傅瑾宴極其自然的將宋輕笑控制在了身邊.

周圍的人太多,她倒沒有矯情的掙紮,乖乖的被他牽著.

每個游樂設施前都排著大長龍,原本還有些激情的她,瞬間就被磨得失去了耐心.

"人這麼多,我們還是不玩兒了吧?"

他伸手替她擋住陽光:"來都來了,走了豈不是可惜?"

嗯,有幾分道理,宋輕笑便靜下心來安靜的排隊.

因為傅瑾宴對于宋輕笑的體貼行為,還引發了排在他們後面一對小情侶的爭吵.

"你看看人家男朋友多好,以身擋太陽!你沒個大長腿就算了,還一點都不關心我,你肯定是不愛我了!"

"你說,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了!"

小姑娘說著就要哭出來似的,宋輕笑遠遠看著都覺得揪心.

她絲毫沒覺得傅瑾宴的行為有多特別,兩人平時差不多都是這麼相處的,她已經習慣了.

不過仔細想來的話,傅瑾宴對她,倒是確實不差.

除卻總是拿債務壓她這一點,和偶爾占便宜的可恥行為,大部分時間,他都是處于照顧她的角色.

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陽太曬了,宋輕笑的思維都有些跟不上,竟將心里的問題脫口而出:"傅瑾宴,你對我這麼好,就不怕我真的愛上你?糾纏著你不放手嗎?"

傅瑾宴逆著光對著她,眼中翻滾的情緒看的並不真切,並沒有正面作答:"等到發生的那一天,我再告訴你答案."

宋輕笑不滿的"切"了一聲,她就是隨便假設性的問一下,他倒還真把自己當回事.

"我就算愛,大概也是愛上你的錢吧,畢竟你是個名副其實的黃金單身漢啊,哈哈哈哈."

她大笑一陣,掩飾尷尬,其實根本不敢想象那一天的到來.

如果她真的愛上了傅瑾宴,而他只是把她當做假結婚對象,這就悲劇了.

而宋輕笑是個活的明白的人,她是不會允許這種悲劇發生的.

傅瑾宴深看了她幾眼,差點就要脫口而出的話,又給憋了回去.

忍著酷暑排隊,好不容易快輪到宋輕笑和傅瑾宴這里了,天空中卻突然驚現炸雷.

剛還好好的天,真是說變就變了.

人群迅速以鳥獸狀散開,傅瑾宴更是直接握住了她的手,看了眼變暗的天色:"我們先找地方躲雨."

宋輕笑這人大概是屬鳥的,平生最討厭的就是下雨,倒沒有糾結傅瑾宴的提議.

兩人一路奔馳,幾乎是剛擠進一個涼亭,大雨便傾盆而至.

涼亭里的人太多,兩人緊緊挨在一起,雨又下的大,無論宋輕笑怎麼躲,也無法避免的被濺起的雨淋濕了.


她悶悶的皺著眉頭,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.

傅瑾宴默默的注視著她每一個細微的表情變化,突然一個閃身站到她身前,雙手握在她的肩上:"好了."

宋輕笑驚訝的抬頭望向他,高大的身影擋住了雨水的侵蝕.

她伸出手探向他的後背,入手的全是濕潤.

她剛想說話,卻有幾個女生在他們身後小聲議論,打斷了她.

"天吶,這個女生未免也太幸福了吧,他男朋友居然用身體給她擋雨哎!"

"對啊對啊!我要是遇到這樣的男生,我立馬就嫁了!"

"我也是我也是!"

"這簡直就是我今年吃過最甜的狗糧了!"

"……"

幾人還在熱火聊天的兀自感歎著,後面的話,宋輕笑倒是一句都聽不進去了.

她的眉頭始終皺著,聲音小小的:"你不用這樣."

傅瑾宴卻只是垂頭看著她,背著光,讓人看不清眼中的情緒.

"你不是討厭雨嗎?"

她有表現的這麼明顯嗎?

宋輕笑垂了頭,悲傷的情緒突然就起了.

"我真的很討厭下雨,"她的聲音淡淡的,配合著外面淅淅瀝瀝的雨聲,平添了一絲悲涼的氣息.

"每一次下雨,都會讓我想起不好的事情."

"比如?"傅瑾宴將人堪堪圈進了懷里,原本放在她肩上的手,此時已經名正言順的環在了腰間.

宋輕笑整個人都陷入了悲傷的回憶,根本無暇顧及傅瑾宴這點變化.

"我爸爸去世那天,下了很大的雨.我當時雖然還小,卻也知道再也見不到爸爸了.我很難過,哭著去找媽媽,卻看見她和爺爺在吵架."

她的眼眶又變得紅紅的,傅瑾宴心疼的伸手觸上了她的眼角,溫柔的摩挲著.

"爸爸才剛下葬,媽媽就收拾好行李要離開,那天也下雨了.我哭著拽著媽媽的褲腳,讓她不要離開,我哭了好久好久,可是…"

眼淚突然崩落了眼眶,宋輕笑輕拽住傅瑾宴胸前的衣服,第一次將這些深埋心底的話說了出來.

"媽媽最後還是硬拽開我的手走了,這一走就是好多年…等她再次回來時,我已經長大了."

說道這里,哭的滿臉淚水的她卻突然笑了,模樣著實滑稽的很:"你覺得很可笑吧,這種情況,我應該恨我媽媽才是."

"可是,我就是這麼沒骨氣啊,媽媽來找我的時候,我乖乖的就跟著她回了宋家,並且改了姓."

宋輕笑淚眼朦朧的看著傅瑾宴:"我後來常常在想,要是我當時沒有跟著媽媽走,爺爺會不會就不會有事了?如果我在家,我肯定能第一時間發現的…"

傅瑾宴將人摟進懷里,手一下一下安撫的拍在她的背上:"這不怪你."

她的頭抵在他的胸膛之上,哭泣的聲音混著亭外淅瀝的雨聲.

傅瑾宴偏頭看向自天空墜落的雨,突然有些感謝它的突然而至.

這場雨,讓他又了解了她一些.

他將懷中的人又摟緊了些,有些決定,比以往的任何一個時刻都要堅定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