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不怕我真的愛上你?
傅瑾宴打開禮盒,里面躺著一把車鑰匙,一張房產證,還有一套價值不菲的翡翠珠寶套裝.

傅瑾宴合上禮盒,正欲往回推.

"你先別急著推脫,車和房子是我的心意,這套翡翠珠寶是你媽收藏的珍品.這是我和你媽的心意,你只需要轉交給小宋就行."

"您不親自給她?"

傅軍安笑著搖了搖頭:"這孩子面子薄,我給她她肯定不會收,你找一個合適的時間再給她吧."

聽罷,他也就不好再推辭.

宋輕笑陪著傅夫人逛了許久才歸來,時間鄰近見面時間,四人便開車前往約定見面地點.

雙方老太太都是事先見過的,倒沒有尋常家庭初見面時的尷尬之感.

且傅家和宋家有個共性,家里大小事務都是老婆大人說了算,倆老太太湊在一起好不樂呵,這架勢,不是商量婚期,完全就已經是一家人的節奏了.

兩人早就合好了八字算好了婚期,此時卻裝作不知道的模樣,假意商量了許久,傅夫人才先開口道:"就下個月八號這個時間最合適."

宋輕笑疑惑,算結婚日期原來這麼快就能搞定的嗎?

蘇梅女士附和:"我覺得這日子可以."

她看著這倆老太太一唱一和,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勁,卻又具體說不上來.

而宋家的家主宋華年與傅家家主傅軍安雖然年歲相差不少,倒也算聊得來.

席間就只剩下沉默的傅瑾宴,以及任人宰割的宋輕笑.

兩人挨著,宋輕笑偷偷的踹了下他的腳,將聲音壓到最低:"你說她們是不是事先商量好了的?日子怎麼這麼快就決定下來了?"

傅瑾宴自是清楚這其中的門路,但不會如實告訴她,只插科打諢,"也許我們是命中注定,八字相合."

宋輕笑翻了個白眼,打算不再搭理這個男人.

反正她也派不上什麼用場,上菜了以後,便開始一門心思的吃飯.

她偏愛海鮮,剝蝦剝的非常歡快,動作麻利,一點都不斯文,完全和淑女不沾邊.

坐在她對面的蘇梅女士見她這模樣,直沖著她擠眉弄眼的提醒,她卻太過于專注,完全沒看見.

倒是傅夫人看不下去了,伸手握住了蘇梅的手,攔住了她:"笑笑這孩子吃飯多香啊,看著就是福相,你就別管她了."

蘇梅只覺得有些窘,雖從來沒給宋輕笑立什麼淑女或者大家閨秀的flag,但好歹是在准婆婆公公面前,她就不知道注意點嗎?

宋輕笑想的卻不一樣的,她這人裝不來.她覺得自己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,能接受的人當然就是從頭到尾都能接受.

真看不慣她的人,肯定看哪兒都不順眼.

將盤里的蝦消滅大半,已經有了三分飽意,她正支著手准備拿點紙巾,手卻已經被身旁的男人握住.

他輕柔的用濕巾擦著她的手心和手背,細致而溫柔.他微垂著眼,神情專注而認真,一點都沒顧忌在座的雙方家長.

反應過來的宋輕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,小聲道:"我自己來就可以了,又不是三歲小孩子了."

傅瑾宴卻根本不理會她,擦完了手,又重取了一張乾淨濕巾,擦她的嘴角:"三歲小孩兒吃飯都比你老實."


宋輕笑被堵的無話可說.

她也不是真的這麼邋遢,可是一遇到剝蝦,啃骨頭之類的事情,就備顯吃相狼狽.可沒辦法啊,誰叫她就喜歡這種吃起來操作困難的食物呢?

對于他們倆秀恩愛的場景,在座的四位老人都樂在心間,面上卻裝作根本沒看到,各自該聊什麼聊什麼.

吃完飯後,老人們相談甚歡,決定再找個地方繼續交流,倒是宋輕笑和傅瑾宴,像是被拋棄了一樣.

傅夫人握住宋輕笑的手,將她交到傅瑾宴的手上,像在完成某種儀式:"笑笑就交給你了,你可不許欺負她."

這關心的模樣,倒好像傅夫人才是宋輕笑的親媽一樣.

蘇梅女士也不甘讓自己的准女婿吃了虧,握住宋輕笑的另一只手,言語警告:"小傅,你可別由著她的性子胡鬧."

果然是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順眼呢,宋輕笑不由在心里這麼想著.

兩人與家長們分道揚鑣,這下午的時間沒做任何安排,現下只覺得無聊的發慌.

傅瑾宴突然建議道:"想去游樂場嗎?"

閑著也是閑著,她便答應了他的提議.

宋輕笑其實不太喜歡游樂場,這里面裝著太多小孩兒童年時的美好回憶,卻獨獨沒有她的.

小的時候,盼望著能和爸媽一起來一次游樂場,後來長大了,便再也沒有了這個想法.

她是個活的很悶的人,生活中幾乎沒有交心的朋友,自然是沒有機會來游樂場暢玩一番.

兩人一前一後走近游樂場,現在正值暑假,雖然烈日當頭,但仍架不住孩子們以及小情侶們的熱情.

小孩兒們多的地方總是顯得熱鬧,宋輕笑被一旁的歡聲笑語吸引,便沒注意到周邊的情況.

"小心!"被傅瑾宴突然扯到身邊,她只覺得有些莫名其妙,這才看到,有個小男孩手上拿著的甜筒落到了地上.

她要是不被拉開,這甜筒就該落在她腳上了.

小男孩兒哇哇哭的很是傷心,那雙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看起來好不可愛.

宋輕笑蹲下身,伸手替他抹去了眼淚:"男子漢怎麼能說哭就哭呢,你這樣,以後是不會有小姑娘喜歡的."

小男孩兒一聽,哭的更傷心了:"姐姐,你壞壞."

她被小男孩兒又怨又怒的小模樣給逗笑,輕輕的戳了戳他肉嘟嘟的臉蛋:"你媽媽呢?"

小男孩兒轉過身,指向一旁正在賣爆米花的女人:"麻麻在忙."

宋輕笑牽起男孩兒的手:"那姐姐帶你去找媽媽,順便再給你買一個甜筒好不好?"

他立即破涕為笑,小腦袋點得很有節奏感.

傅瑾宴一直安靜的看著宋輕笑,一副所有所思的模樣.

將小男孩兒送到她媽媽那里,宋輕笑看著他歡快的吃著甜筒的模樣,眼角帶笑,周身都充斥著母性的光環.

她以前從來沒覺得,原來小孩子是這麼可愛的生物,由衷的贊歎:"您的兒子真可愛."

小男孩兒的媽媽見她說的認真,看的專注,又瞅見了旁邊的傅瑾宴,笑著道:"你們小兩口這麼年輕,想要孩子隨時都可以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