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出賣傅瑾宴
靠!這男人不僅是妖孽,還是個變態吧!就算他的肉體確實還算不錯,也不用這麼炫耀吧!

傅瑾宴卻突然松開了她的手,宋輕笑只顧著退開遠離他,根本沒來得及看到他眼中一閃而過的算計.

早上那個小插曲就算那麼過去了,她愉快的吃著可口的餐點.

快到中午的時候,接到了傅夫人的電話,彼時她正被禁足在自己的房里不能出去,陪傅夫人聊聊天,剛好可以解悶.

"笑笑這幾天過得怎麼樣?病都好利索了嗎?"

"都好了呢."

聊著好好地,傅夫人卻在那端欲言又止.

宋輕笑聽不下去,干脆直接問了出來:"阿姨,您要是有什麼想說的,就直接說吧,跟我不用這麼藏著掖著的."

"你這幾天胃有不舒服嗎?或者拉肚子什麼的?"

宋輕笑覺得莫名其妙,這種關心的方式未免有些太過于奇怪了.

傅夫人在那端好像捂住了聽筒,但是又沒捂全,她這端還是能隱隱聽出她是在說:老頭子,你說我們就這麼出賣了兒子,真的好嗎?

出賣傅瑾宴?宋輕笑立馬就來了精神.

她立馬擺出一副關心的語氣:"阿姨,瑾宴他怎麼了?您還是直接告訴我吧,省的我擔心."

"你都聽到了?"傅夫人有些囧,但也不打算瞞著了,索性說了出來,"宴兒他不准我告訴你,其實你這兩天你吃的東西,全是宴兒自己做的."

"那些食譜,還是我讓家里的阿姨給他整理的.他其實並不喜歡廚房,我也沒見他做過飯,就是擔心你吃壞肚子."

果不其然!其實就算傅夫人不說,宋輕笑也猜到個八九分了,只是沒找到機會親口問傅瑾宴罷了.

"我知道的阿姨,您不知道呀,他做的飯超級好吃."

一聽到宋輕笑這麼說,傅夫人立馬驚奇的兩眼放光,自家兒子什麼時候學會了這技能?

她乘勝追擊:"笑笑,阿姨是真的真的很喜歡你,你要是能當我兒媳婦兒,我是一百二十個滿意."

對于傅夫人對自己如此高的評價,她是萬不敢當的,自謙著否認:"阿姨,其實我很糟糕的,並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好."

"不,你能讓宴兒決定結婚,就是最好的那一個."

傅夫人的話,讓宋輕笑說不出話來了.

隔了許久,她才道:"您介意給我講講他小時候的事情嗎?"

傅夫人當然是樂于分享她小兒子的糗事,只是苦了傅瑾宴,一面在廚房烹飪,一邊還在打噴嚏,相當難受.

兩人聊得非常融洽,要不是傅瑾宴來敲門叫宋輕笑吃飯,這通電話還沒有掛斷的趨勢.

和傅夫人聊完天的宋輕笑心情很好,頗有一種撥開云霧見青天的感受,眼角眉梢都是愉悅的表情.

而此時宋輕笑家門口,卻有人在敲門.

霍子樺拎著一手的食材,有了上次的教訓,沒有直接再開門進去,而是乖乖的在外敲門.

只是這門敲了大概有十分鍾了,里面也沒有任何回音.

他放心不過,還是擅自拿鑰匙開了門.

"笑笑?笑笑?你在家嗎?"他邊朝里走,邊呼喚著宋輕笑.

他拎著食材到廚房,看到垃圾桶里那天他做的飯菜,心里陡然一驚,難道宋輕笑這幾天都不在家?

他擔心的摸出手機,給宋輕笑打了個電話,結果根本打不通,她將他屏蔽了.

而吃過飯的宋輕笑,則提議要出門一趟.

傅瑾宴見她今日表現良好,倒也沒有拒絕,兩人簡單收拾了下,便雙雙出了門.

電影院正在上映一部國內熱血片,特種兵題材,最近火爆到不行.

她要去看,傅瑾宴當然作陪.

兩人買了時間就近的電影票,宋輕笑走在前面,傅瑾宴則拿著爆米花和可樂跟在後面.

坐下不到十分鍾,電影便開始了.

傅瑾宴不怎麼看電影,但偶爾偏過頭看向宋輕笑看得認真的側臉,倒也並沒有覺得有多無聊.

大概兩小時後,電影結束,她臉上蕩漾著不同于往日的花癡,全然被敬佩以及震撼覆蓋.

"今天真是不枉此行啊,這個電影評分那麼高,果然名副其實."宋輕笑側著頭與他說著話,他不怎麼記得電影的情節,只點了點頭.

可她對電影里特種兵各種英姿颯爽,以及戰斗力爆表的行為深深的吸引了,滿嘴贊揚:"你說特種兵怎麼這麼厲害啊?怎麼什麼都會?我以前老覺得特種兵不會談戀愛,可是目前看來,他們根本不需要這個技能,只要往那兒一站,自然就有妹紙們前仆後繼了."

宋輕笑攤了攤手,純疑惑的語句:"特種兵到底有什麼是不會的?"

一直沉默的傅瑾宴卻突然開口了:"不會一個人生孩子."

這……似乎有點道理,可是哪只有特種兵不會,是全天下的人都不能吧?

傅瑾宴敲了敲宋輕笑的腦袋,極其自然的牽起了她的手,她倒沒有像之前那樣劇烈反抗.

只是輕松聊天的兩人,在商場的某處,遇到了正在陪沈心願逛街的霍子樺.

還隔著老遠,沈心願便看見了有說有笑的兩人,瞧這熱絡的氣氛,感情好的不得了的模樣.

她憤憤的將正在看的飾品扔回台面,霍子樺沒看到兩人,忙關心的問道:"怎麼了願願?"

沈心願支了支下巴:"你的前女友,還真是我低估了她.我還以為小舅舅只是玩玩兒而已,可最近聽外婆那意思,兩人婚期將近."

霍子樺緊拽住拳頭,看著兩人十指相握,微垂的視線里是不易察覺的怒意.

原來她不在家,是在躲他嗎?

傅瑾宴與宋輕笑已經走近,沈心願卻只是跟傅瑾宴打了個招呼,故意將她晾在了一邊.

她原本就是不想與沈心願一般見識,並不在意,但傅瑾宴卻不同.

他沉著臉,端著一副長輩的架子:"我以前只覺得你任性,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沒有禮貌了?"

傅瑾宴這話什麼意思,在場的幾人皆心知肚明.

沈心願咬著唇不做聲.

"怎麼?我說的不對?"

宋輕笑見這場景,原本就愉悅的心情此時更是好到不像話.

她故意親切的挽住傅瑾宴的手臂,語氣嬌憨又善解人意:"我沒關系啦,願願肯定是覺得我和她年齡相仿,才叫不出口小舅媽的,我真的沒關系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