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誰喜歡了!
傅瑾宴點點頭,之所以一直沒拆穿,只是因為事情並不嚴重.傅夫人讓陳盛"監視"他,無非就是想解決他的個人問題.

"最近我不去公司,你好生照看著,有什麼事情再聯系我."

這話的意思,就是不要打擾老大和大嫂過二人世界?

見傅瑾宴並不責備他的出賣,陳盛立馬原地滿血複活,八卦之魂迅速燃燒:"我懂我懂!老大你放心,沒有十萬火急的事情,我絕對不會來打擾你!也不准公司有任何事情打擾到你和大嫂!"

說完也不等傅瑾宴有什麼表示,自己拿著他簽好字的文件就走了.

臨走到門口了,卻又回過頭來做了個"加油"的手勢.

傅瑾宴扶額,他怎麼以前沒發現陳盛是這麼個二貨人設?

他這邊事情談完了,便去宋輕笑的房間尋她.

她正雙手捧臉一副姨母花癡笑,嘴里還順帶著吐槽:"男主你終于學聰明了,這個時候就該直接出手嘛,孺子可教啊孺子可教."

"你這個自說自話的毛病,到底什麼時候能改?"

傅瑾宴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耳後,宋輕笑嚇得整個人都彈了起來,要不是他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,她又要狼狽的和地面來個親密接觸.

"你為什麼進來從不敲門?"

傅瑾宴卻根本不理會她的疑問,拖著人就往外走:"去客廳看電視."

"我這看的好好的,為嘛要去客廳看啊."宋輕笑雖然人被拖著,但嘴上卻也沒有停止過掙紮.

傅瑾宴直接拉著人去了趟書房,取了本最近在看的書,又拉著人往客廳方向走去.

"傅瑾宴,你到底想干嘛呀!"

宋輕笑掙脫不了,抱怨了那麼多嘴巴都說干了,可是傅瑾宴卻不屑回答她的問題.

直到將她安置到沙發上,又打開電視將節目調到她正在看的劇,傅瑾宴在她旁邊坐下後,才幽幽吐出兩個字:"陪我."

宋輕笑面目猙獰的看著他,直像在看一個怪物,他說什麼?

這男人到底什麼臭毛病?看書不是需要安安靜靜的環境?她看電視劇什麼德行他又不是沒見過,這是幾個意思?

"你要看書,我要看劇,我回房間不是挺好嘛."

傅瑾宴卻堅持,"就在這兒看,"

他已經翻開了書,見宋輕笑只是盯著他,又將書放在身側.

他伸出手,握著她的臉轉向電視那一邊:"看他別看我,你不是誇人家長得帥嗎?"

宋輕笑拿掉他的手:"我看電視劇又吵又鬧的,會影響到你."

"我覺得這樣挺好."

她再一次詞窮了,想了想又道:"那要是我發出失心瘋般的笑聲或是瘋了似的怒罵,你可不許擠兌我."

"好,"傅瑾宴揉了揉她的腦袋,柔和的燈光將他的眼神襯的有些許溫柔,"看電視吧."

他話都說到這兒份上了,宋輕笑也不好再扭捏,尋了個舒適的姿勢做好,只一瞬間,心神全被電視劇牽扯.

傅瑾宴看著書,偶爾抬頭看她一眼,嘴角卻始終掛著幾分愜意的笑.

他從前是個喜靜的人,討厭吵鬧.可這人換做宋輕笑,他卻覺得這份吵鬧,給他平靜的生活帶來了生機.

宋輕笑也是個心大的,明明不是在自己家里,看著看著電視就沒了個正形.


原本是端端正正坐在沙發上的人,現在已經變成了斜躺,瞧著這趨勢,下一秒就要變成葛優癱了.

為了尋一個舒適的坐姿,她身子斜坐著,雙腿卻圖方便搭在另一張沙發上.她一個重心沒穩,腦袋瓜子就砸向了坐在身側的傅瑾宴肩上.

肩上突然一沉,傅瑾宴也有些許驚訝,只是在她想要移開腦袋時,他卻伸手按住了她:"就這樣吧."

"哦."宋輕笑淡淡應了一聲,雖然覺得氣氛有些奇怪,但廣告結束了,新一輪劇情已經上演,她也沒工夫計較那麼多了.

也許是這個姿勢太過于舒服,看著電視的某人居然不知不覺睡著了.

傅瑾宴側頭看了她一眼,她嘴巴微張,眉頭舒展,顯然睡得非常舒坦.

他輕手輕腳的移開她的腦袋,又彎腰將她抱起.宋輕笑的雙手蜷在胸前,那窩在他懷中的模樣小巧又可愛,像一只小動物似的.

傅瑾宴只覺得心髒某一處被塞得滿滿的.

將人抱到床上蓋好被子,他盯著她看了許久,終是沒有忍住,在人額頭上親親印上一吻,道了句,"晚安".

宋輕笑睡得香甜,第二天醒來時發現自己在床上,嚇得連忙摸了下自己的衣服.

確定自己還是穿著昨晚的那一身,才放下心來,她怎麼心這麼大?再怎麼說傅瑾宴也是個男人,這房子就他們兩人,她這麼沒有警惕心,他要是想干點什麼不是為所欲為?

糾結著洗漱完畢後,出現在客廳時,傅瑾宴貌似剛跑完步回來.

他額上還有著細密的汗珠,結實的肌肉在初陽的照耀下顯得很是誘人.

見到宋輕笑,他朝她一笑:"醒了?"

這一笑,讓宋輕笑本來就不怎麼靈光的腦袋更加迷糊了.

臥槽!這男人,簡直就是個妖孽啊!

匆忙避開傅瑾宴勾人的眼神,更加不敢去看他美好的肉體,低垂著視線,活像做賊.

傅瑾宴卻完全搞不清楚她在想什麼,一個閃身到她面前,擋住了她的去路.

伸手觸上他溫熱的胸肌,宋輕笑卻像被燙了一樣快速縮回手,一臉的炸毛:"你干嘛啊!"

他挑眉看了她一眼,慢條斯理的用毛巾擦著自己額頭的汗珠:"我倒是想問你,你在干嘛?"

此時的宋輕笑就好像有兩個自己.

一個是花癡的她,看此刻的傅瑾宴就像是加了濾鏡,他的一舉一動都讓人覺得男性荷爾蒙爆棚.

另一個是尚存理智的她,時刻提醒著她不能被美色所誘惑!

糾結的宋輕笑,決定先發制人.

她指著傅瑾宴,一臉的正氣凜然:"你大清早的穿成這樣是想勾引誰啊!"

傅瑾宴還以為自己聽錯了,但看到她那副臉紅卻又故意裝作一本正經的模樣,似乎捉摸出了什麼.

他再向前邁進一步,直逼得宋輕笑往後退去.

她躲避著眼神不看他,他卻直接抓起她的手,直接放在了自己身上.

即使還隔著面料,她已經感受到了那後面緊實的肌肉線條,心跳猛地加速了許多.

"原來你喜歡這個?"

"誰喜歡了!"她口是心非的反駁.

宋輕笑想移開自己的手,卻發現根本無法動彈,只能用眼神無聲的抗議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