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你沒有拒絕的權利
兩人就這麼一人坐在床上發呆,一人捏著手機處理公事,場面說不出的無聊與尷尬.

宋輕笑根本就是一個坐不住的,眼神瞄著傅瑾宴認真處理公務,沒注意到自己,就小心翼翼的掀開被子,准備逃跑.

誰知,剛掀開一個被角,嘴角得意的笑容還沒完全綻放,就被抓了個現行.

"你想去哪兒啊?"

脊背一涼,訕訕的回頭笑著,"我去上個廁所."

傅瑾宴挑眉:"腎不好?五分鍾以前,你剛用過這個借口."

尼瑪才腎不好!

宋輕笑卻不肯輕易放棄,"那我去倒杯熱水?"

傅瑾宴卻起身自己去倒水了.

見他拿著水走近,她偏過頭,賭氣的不接.

"不是渴了?"

宋輕笑越想越氣,這是她自己的身體,她都覺得沒問題了,醫生也沒要怎麼樣,傅瑾宴憑什麼限制她的自由!

怒氣沖沖的轉頭瞪著這厮,一副要咬死他的狠樣,"你憑什麼啊?我都好了,為什麼還要在醫院里面呆著?很無聊啊."

"我不是在這兒?"

傅瑾宴這話說的分外認真.

她被堵得無言以對,緩了一會兒,才悶悶的說道:"你與其在這兒處理公務,不如回公司啊.我也順便出院,不是挺好的嘛."

好好的一句話,傅瑾宴卻偏偏從中琢磨出了抱怨的成分,摳著字眼:"你的意思是,我處理公務疏忽了你?沒有顧忌到你的感受?"

what?宋輕笑滿臉黑線,她是這個意思嗎?

傅瑾宴索性收起了手機,目不轉睛的看著躺著的某人.

她被盯得毛骨悚然,忍不住出聲抱怨:"你這麼看著我干嘛?"

他卻答非所問,"不願意住院?"

宋輕笑點頭如搗蒜,還配合上相當激烈的言語:"真的真的!一百二十個真的."

"那好,那我們就出院."

一聽這話,宋輕笑高興得就差沒跳起來了.

傅瑾宴看著她靈動的身影,腦子里卻在計劃著別的事情.

歡歡喜喜的去辦理了出院手續,宋輕笑走在前面,猶如一只放飛的金絲雀,那歡悅的小模樣和昨日那病懨懨的模樣判若兩人.

"你至于嗎?"傅瑾宴替她拉開車門,順便嘲諷了她一句.

她卻高興的直哼哼:"你當然不會明白,我有多討厭醫院這個地方,滿滿的消毒水味,簡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."

歡喜的坐上副駕駛,系好安全帶後,車子便動了.

只是等上了正軌以後,宋輕笑才覺得有些不對,這路,不是去她家的呀.

"你帶我去哪兒?這條路去不了我家啊."

傅瑾宴卻看都不看她一眼:"誰說要去你家了?"

尼瑪,耍我呢!

宋輕笑不依了,直拍著車窗,像個小孩子似的耍性子:"停車停車!我要下車!我要回家."

他被鬧得頭疼,打了個轉彎燈,將車停了下來.

but,車門是鎖著的,她出不去.

"你放我下去."


見傅瑾宴無動于衷,她只好繼續道,"我才不要去你家,我再去,你媽媽該怎麼誤會我啊."

"我媽回m市了."

"什麼時候?"

"早上看過你以後就回去了,"傅瑾宴說著,已經將車子重新啟動了起來.

等宋輕笑再次反應過來時,車已經開到了傅瑾宴的公寓樓下.

她賴在車上沒有動,他打開車門,高大的身影完全覆蓋住她,"是要我抱你,還是背你?你自己選."

還沒等宋輕笑回應,他又欠打的笑著加了一句:"或者扛也可以."

沒好氣的推開他,她唾了一口:"臭不要臉."

被罵的男人卻覺得很是受用,跟在怒氣沖沖的她身後,嘴角卻上揚著笑容.

因為上了傅瑾宴太多次當,宋輕笑擔心有詐,進門前,像個特工似的偵查了一番,確定沒有傅夫人的蹤跡以後,才大著膽子跨進了門.

傅瑾宴被她探手探腦的警惕模樣逗笑:"我媽有這麼可怕?"

她搖搖頭,說的倒是真心話:"阿姨才不可怕呢,就是人太好了.她要是知道我是騙她的,肯定會想殺了我的."

"不會的."

宋輕笑沒聽清,再次詢問傅瑾宴他剛剛說了什麼,他卻已經避開了眼神.

他走過去,將呆愣的女人拉到沙發上坐下,自己則坐在她對面.

四目相對,宋輕笑不知道她想干嘛,沒輕舉妄動,就只是看著他.

"你不想住院,我依了你.那接下來,你是不是也應該答應我的條件?"

宋輕笑一向反應有些慢,仔細分辨著傅瑾宴話里的意思.

他卻已經繼續往下說了:"原本是要在醫院觀察一星期,你不要住院,那好,我們把觀察的地點換到我家."

"這未來的一個星期,你不許一個人單獨外出,凡事得有我陪同."

他完全沒給宋輕笑思考的時間,說完便摸摸她的腦袋,吩咐道:"好了,現在你需要做的,就是回房休息."

"哦哦."她呆呆的應了兩聲,大腦里還在默默理著傅瑾宴話里的邏輯.

總之,就是她需要在他家呆上一周時間,美其名曰觀察?

可是為毛她要在他家待著給他觀察啊!宋輕笑走著走著就轉過身准備反抗,卻被傅瑾宴直接一手推頭,給推著往後倒退了幾步.

"你沒有拒絕的權利."他笑的有點陰險,"在你沒同意和我結婚之前,我們的債務關系依然存在.我是你的債主,我說的話,你必須聽."

臥槽!就知道拿債務壓她!欺負她是窮人!

氣沖沖的回到了房間,"嘭"的一聲關上門.

她撲到床上,氣憤的砸著枕頭,不就是欠他錢嘛,她還了不就好了!

宋輕笑這麼想著時,已經從床上翻身坐起,找到自己的手機,充電開機.

她算是一個零散畫稿人,之前接的稿子都是經常合作的.

要想還錢擺脫傅瑾宴這個大魔頭的控制,她只有拼命的接單子啊.

手機剛一打開,就有好多條微信消息同時轟炸而來,直震得她手都麻了.

她心下一喜,還以為是單子多到爆炸,結果全是責編們對于她突然失蹤的炮轟!

這手機什麼時候關機的她都不知道!

本來是約好了同時要交稿給兩個編輯,但她突然生病住院,就把這事兒給耽擱了.

她趕緊給兩個編輯去了個電話,解釋了下,雖然解釋清楚了,但本該是繼續找她畫的幾個稿子,太急了,已經找了別的人替畫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