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這是獎勵
傅瑾宴卻就勢攬住她的脖子,連按了幾次快門.

她隔著老遠都能看到自己扭曲的面部表情,媽蛋,照片里的自己簡直丑爆了有木有!

討厭的傅瑾宴,居然速度極快的將照片傳送給了自己,氣的她分分鍾想咬死他!

將手機還給她,她沒好氣的搶過,看到畫面里好看的他和丑丑的自己,不由更生氣了.

這厮一定是故意的!

傅瑾宴將手機揣好,這才想起了正事,他指著垃圾桶,猶如福爾摩斯上身,"誰來過?"

宋輕笑揉揉頭發,並不太想說實話.

不管出于哪種考慮,如果讓傅瑾宴知道霍子樺來過,肯定要被他無情的懟一頓.

她笑著打哈哈,睜眼說瞎話:"沒有誰來過啊?你在說什麼啊."

說完就轉身想跑,卻被傅瑾宴長臂一伸,給圈在了懷里.

他一手卡住她的脖子,一手環在她的腰上.

也不是沒有被他抱過,可是此刻的宋輕笑,卻覺得自己心跳如擂鼓,從未有過的緊張.

傅瑾宴覆在她的耳側,溫言細語:"我要聽實話."

她當真是被蠱惑了,竟然開始一本正經的說道:"霍子樺來過,讓我聽他解釋,給我做了頓飯,你也看到了,被我倒掉了."

他松開她,突然將她轉了個身正對著自己,他摸摸她的腦袋,誇贊:"你做的很好."

這種莫名其妙被誇贊的感覺竟然意外的好!以至于傅瑾宴都吻了她好一陣,她才察覺到不對.

正准備推開他,他已經自己撤開了,似在回味的撫著自己的唇,看起來好色情啊,宋輕笑下意識的抱緊了雙肩.

她警惕的看著他,還沒開口,他已經自己解釋道:"這是獎勵."

"誰要你獎勵啊."宋輕笑小聲抱怨,卻明顯比之前反抗的力度小了許多.

兩人正處于尷尬氣氛,突然有人敲門.

"外賣."

兩人一起吃了外賣,傅瑾宴走之前,還算有良心,將廚房收拾乾淨了,這才離開她家.

不過臨走之前,又千叮呤萬囑咐:"把門反鎖,別輕易給人開門."

末了,還不忘加一句,"除了我."

宋輕笑不動聲色的翻了個白眼,這位大哥,還真愛給自己加戲.

事後再想起傅瑾宴,也會順帶想起那個讓人心悸的背後擁抱,以及被他親吻的片段,宋輕笑不由覺得渾身發燙,竟有點思春的症狀?

她使勁兒拍拍自己的臉:犯什麼花癡啊!是工作不好玩兒?還是錢不好用?

可盡管已經這麼告誡自己了,想起剛才那一幕,還是忍不住小心動.

她又不受控制翻開手機相冊,看著丑丑的自己被圈在傅瑾宴的懷里,畫面竟說不出的和諧.

也許,他的提議真的不錯呢?宋輕笑第一次有了這樣的想法.

公司還有會等著傅瑾宴去開,他已經不能再延遲了,雖然擔心宋輕笑,卻打算先把公司的會議解決再說.

結果會議才進行到一半,電話就打了進來.

傅瑾宴打著手勢,做了"終止會議"的動作,將電話接了起來.

宋輕笑有氣無力的聲音傳進耳里,他驚得立即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臉色駭人,嚇壞了一眾職員.


電話那端的宋輕笑是當真生不如死!

傅瑾宴不知道給她吃了什麼,她現在渾身發癢紅腫,說著話都要呼吸不上來了.

"你!你這個混蛋!占…占我…便…便宜還不夠,竟然!竟然想要謀殺我!"

宋輕笑哭訴著,那語氣當真是又氣又怒.

不明情況的傅瑾宴卻只能在這端干著急:"說重點!你到底怎麼了!"

"你給我吃了什麼?我現在渾身發癢紅腫,現在…"說著,劇烈的咳嗽了幾聲,聽筒里隱約還能聽到作嘔的聲音.

這是在吐?

傅瑾宴腦子轉的飛快,難道是晚上吃的外賣不衛生?可是自己也吃了,不是沒事嗎?

已經來不及思考其他的,一屋子被他晾著的職員也不敢說什麼,只能把目光一直鎖定在他的身上.直到看到他邁著大長腿急匆匆的沖出辦公室,大家才面面相覷,一臉莫名其妙.

陳盛跟在傅瑾宴身邊時間不短,也是頭一遇到這種情況,一臉懵逼後,連忙安撫起眾員工.

"傅總有急事,這個會議我明天再通知大家來參加,都散了吧."

大家雖然心生抱怨,但也不敢當著陳盛的面,只有小聲議論紛紛的離開了會議室.

而還在與宋輕笑保持通話的傅瑾宴,幾乎是一路超速,伴隨著震耳欲聾的喇叭聲抵達了她的家.

宋輕笑雖然上吐下瀉到腿腳發軟,還是硬著一口氣給傅瑾宴開了門.

幾乎是門一開,她就整個人往他懷里倒.

她臉色煞白,裸露在外面的皮膚紅腫不堪,樣子看起來非常可怖.

傅瑾宴將人抱起,關上門,就抱著人就往樓下沖.

吐得脫力,宋輕笑只怨念的瞪著他,"傅瑾宴你記著,我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,都是你害的!"

傅瑾宴沒有看她,聲音中夾雜著奔跑的粗氣:"你要是有什麼事,我一定負責到底."

他那異常認真且緊張的模樣,倒讓宋輕笑說不話來了.

她老老實實的窩在他懷里,看他因奔跑而有些抖動的面龐,突然覺得有點鼻酸.

印象中,在她上小學的時候,有一次突發疾病,爺爺也是這麼一臉緊張的抱著她去了醫院.

還好她家附近就有一家醫院,兩人沒花多少時間就趕了過去.

問診了以後才知道,原來宋輕笑對香菜過敏.

傅瑾宴完全沒想到,他見她吃得那麼歡,怎麼會知道她原來會過敏?

等處理好一切,正在等待護士小姐過來輸液的空檔,傅瑾宴看著躺在病床上毫無生機的人,又心疼又生氣:"你連自己對香菜過敏都不知道?"

宋輕笑撅著個嘴巴,說出口的話是滿滿的委屈,"以前也沒有這麼集中吃過香菜,我怎麼知道會過敏."

她對自己漠不關心,倒還有理了!

傅瑾宴瞪著她,那生氣的模樣倒是看得宋輕笑莫名其妙.

她生病,他生氣?這什麼道理?

她翻了個白眼,偏著腦袋,不願看面前的男人.

護士小姐適時出現,打破了兩人之間尷尬的氛圍.

一見人進來,傅瑾宴就自動自發的跟在了護士後面.

護士小姐專業的紮針,掛水,完了以後才對他囑咐注意事項.傅瑾宴躬身聽著,那模樣讓人看著,竟覺得乖巧得有點可愛,一點也不像平時的傅大總裁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