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她給我給我下藥
"回去轉告你的老婆,要是她不想我嫁給她小舅舅,讓她來找我啊,派你來算怎麼回事?"

"不是她要我來的,"霍子樺急切的解釋,"是我自己的意思,我…"

"停停停!"宋輕笑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他的話,"我不管是你的意思還是她的意思,我家不歡迎你,我也不想聽,不會相信你說的任何話."

宋輕笑趕人的意思明顯,霍子樺卻不為所動.

"不走是吧?"

霍子樺依然不動,也不回答她的問題.

她也漸漸平靜下來了,你遇到神經病,總不能自己也變成神經病吧?

霍子樺這模樣,很有可能是認為自己找了個好的,心里不平衡,所以才來找她鬧吧.

更有一種可能,就是磨不過沈心願,以為讓他來就能解決事情?

到底是沈心願高估了霍子樺對自己的影響力,還是自己給了霍子樺什麼錯覺,以為自己還在為他煩惱?

思來想去,宋輕笑決定無視他.

她慢條斯理的開始整理被子,然後又去衛生間洗漱,最後又繞到冰箱里准備找點吃的,卻發現自己根本不會做,隨便拿了個蘋果啃著,又繞去了沙發上.

電視上正在播她追的偶像劇,她看的哈哈大笑,完全將家里另一個男人當成了空氣.

廚房里時而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,宋輕笑聽到了,卻將電視的聲音開大,自己笑的聲音也更加大了.

熟悉的飯香飄了過來,她秀眉緊蹙,這男人到底想干什麼!

霍子樺穿著她的圍裙,有點小,緊繃繃的穿在身上.維尼熊的肚子被撐的大大,顯得頗為滑稽,像極了他們此時的情景.

他擦著手上的水漬,走到沙發處叫她,"我做了你最喜歡的菜,你餓了吧?"

宋輕笑看向他,突然露出了一個微笑,站起身來.

他以為有戲,默默的跟在她身後.

宋輕笑卻走到那些菜的面前,看了幾眼,然後伸手將他們全都倒進了垃圾桶里.

"你在干什麼!"霍子樺驚訝不已.

以往他惹宋輕笑生氣了,總是一頓好吃的就能搞定.

他還從來沒經曆過現在的狀況,頓時有些手足無措.

宋輕笑看著垃圾桶里還在散發著熱氣的飯菜,言語冷漠:"這菜倒進去便不能吃了,就算你把它重新撿起來,味道怪不說,只要想起它與其他垃圾呆在一起過,就惡心的想吐."

說完這番頗有弦外之音的話後,她看著霍子樺:"人更不用說了,你為什麼還敢出現在我面前?"

想起曾經傷害宋輕笑的事實,霍子樺微垂了眼,看起來倒真像道歉的模樣:"對不起."

宋輕笑冷笑:"對不起有用嗎?"

"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,我不該對不起你…"

"你是不該!"她瞪著他,那些午夜夢回時的憋屈此刻統統說了出來,"當初我就問過你,是不是對沈心願動了心?你發誓說你沒有."

"結果呢,前腳從我這里穿走了我給你買的新衣服,後腳就爬上了沈心願的床."

她戳著人的胸口,當時是真的心灰意冷:"你知道我從沈心願的手機里看到她一點點脫掉你衣服時的心情嗎?"

霍子樺無話可說,可他不能忍受宋輕笑看自己時這般冷漠的眼神,試圖解釋:"是沈心願暗算我!她給我…給我下藥."

"所以呢?"宋輕笑嗤笑,"你知道她對你圖謀不軌還要去找她,你這不是在給她機會?"

"我不是!當時她動用家族關系破壞宋叔叔公司利益,我怕影響到你,才去找她談判的,我都是為你好!"

霍子樺握住了她的雙肩,情緒激動不已.

宋輕笑卻不為所動,她只覺得,霍子樺現在的所有行為都讓她覺得惡心.

比當初發現他和沈心願滾了床單還要惡心.

她已經很累了,不想再跟他周旋,扯掉他握住她肩膀的手,再次下逐客令,"你並不虧欠我什麼,同樣,我要跟誰在一起,跟誰結婚,也跟你沒有半點關系."

霍子樺的眼神漸漸冷了下來,看向宋輕笑時讓她覺得有些陌生:"你了解他嗎?你知道傅瑾宴是什麼樣的人嗎?"

他的話讓她覺得異常可笑,他卻還在繼續.

"你認識他多長時間?怎麼就敢嫁給他?"

"這很重要嗎?"她看著他,一字一句說得異常清晰,"認識時間長短對我來說並不重要,我認識你的時候足夠長吧,可我又了解你嗎?"

宋輕笑這句話,堵得霍子樺徹底無話可說.

他清楚,他做錯了一件事,便沒有再呆在她身邊的理由.可是如果她要嫁給傅瑾宴,那麼她就成了他的小舅媽,兩人難免會見面.

他的心,根本無法做到波瀾不驚.

霍子樺最終還是被宋輕笑趕了出去,她倚在門背上,將門給反鎖了.

看來傅瑾宴說的沒錯,她家這門,得趕緊換鎖.

被霍子樺這渣男毀掉的心情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,宋輕笑接到了新的設計稿,便開始認真工作起來.

傍晚時,房門被敲得震天響.

她還以為有什麼急事,趕緊跑過去開門.

"什麼事兒啊!門都要敲爛了."

打開門一看,卻是兩手拎著菜的傅瑾宴.

兩人對視數秒,男人微皺著眉頭,"別擋路."

她乖乖的給大廚讓開道路,卻是挺驚訝他為什麼會來,"你不是今天晚上有個會要開?"

他邊將菜放到桌上,一邊回道:"延遲了."

宋輕笑自然是不會知道,今天這頓晚餐,可是傅瑾宴推遲了會議來做的.

她也沒回到桌前繼續趕設計稿,而是倚在門框上看著傅瑾宴忙進忙出.

傅瑾宴看見她,將這個好奇寶寶推出了廚房:"你去繼續畫圖."

宋輕笑笑,這男人八成是害羞了,不想他的丑容暴露在自己面前.

她嘴上應著,人走出了廚房,又貓著身子回來,彈出個腦袋,伸出手機,偷拍了幾張他忙碌的側臉.

她欣賞著手機上的照片,不得不承認,顏值高的人,果然都是360度無死角,怎麼拍都好看.

她看手機看的認真,都沒察覺到傅瑾宴什麼時候走了過來.

他抽走她手上的手機,滑動著手機上的照片,左右查看.

宋輕笑有種偷拍被發覺的尷尬感,伸著手要搶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