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宋小姐結婚了嗎
她們後面還說了些什麼宋輕笑聽不清了,她只是覺得有點疑惑,她們是怎麼隔著衣服面料看到他身材不錯的?

這麼想著時,她自己自動自發的偏過頭打量傅瑾宴的身體,咦,看不出什麼啊.

但如果論手感的話,倒是真心不錯.

宋輕笑收回自己揩油的手,全程完全就是一探索的表情,沒有任何調戲或者勾引的意思.

可被突然襲胸的傅瑾宴,一頭霧水之後,再看到她的面無表情,心情就談不上美麗了.

他突然將手伸向她的腰,使勁一攬,便將人控制在了身側.

從神游中回過神來的宋輕笑,直覺腰腹之間一陣燥熱,不解的抬頭看向身邊的男人,又發什麼神經啊?

男人卻只是給她展示線條姣好的下頜弧線,完全沒有半點要解釋自己行為的意思.

宋清藍隔著老遠便看見了這一幕,兩人那友愛的互動場景刺激著她的眼球.

她收拾好臉上的表情,漸漸走近,對蘇梅女士又露出了上一次的殷勤表情.

她親昵的挽著她的手臂,像是乖巧的女兒在撒嬌:"阿姨,你們等久了吧?"

話明明是在問蘇梅,眼神卻忍不住飄向了只專注看著宋輕笑的傅瑾宴身上.

蘇梅臉上帶著笑,撫著宋清藍的手拍了拍,語氣溫柔:"倒是你,上了一天班挺累的,還要特意來接我,我都說讓你別跑這一趟了."

宋清藍卻笑的異常溫柔,直說不礙事.

蘇梅將"特意"兩個字咬音較重,一直面帶笑意看著兩人的傅夫人不由深看了宋清藍一眼.

都不等蘇梅介紹,傅夫人已經率先自我介紹,"宋小姐你好,我是笑笑未婚夫的媽媽."

她臉上始終帶著慈祥的笑意,宋清藍卻在聽到這句話後,臉色明顯變得陰沉了一些.

兩人簡單的握了握手,傅夫人便快速收了回去,轉身就拉著宋輕笑嘮嗑去了.

宋清藍的到來,除了她自己變尷尬了以外,並沒討到什麼好處.

五人到西餐廳用餐,傅瑾宴全程都在照顧在場的三位女士,到宋清藍那里,也就是意思意思,刻意保持著安全距離.

傅夫人與蘇梅女士都是活成人精的人,看宋清藍那變了又變的臉色,不約而同的對視一眼,心下了然.

兩人白天的時候,有淡淡聊過關于家庭方面的事情,傅夫人也知道,宋清藍與宋輕笑並不是親姐妹.

用餐結束後,傅夫人作為長者,安排起了接下來的行程,"宴兒,你跟笑笑一塊兒走,我呢,就麻煩宋小姐送我回家了,可以嗎?"

宋清藍聽到自己被點名,立即笑著應承了下來,以為事情還會有什麼轉機,心存僥幸.

宋輕笑對于傅夫人的行為有些奇怪,但並沒有表露在臉上,乖乖的上了傅瑾宴的車.

目送著宋輕笑與傅瑾宴的車離去,宋清藍便領著兩位媽媽去自己的車,兩人跟在她身後手挽著手,看起來關系相當融洽.

宋清藍的目光不著痕跡的捕捉到這一信息,眼神里的恨意被夜色輕易遮蓋了去.

傅夫人與蘇梅女士並排坐在後座,等宋清藍上車後,兩人便開始交談起來.

"笑笑這孩子,我是打心底里喜歡,就不知道笑笑什麼時候才願意嫁過來?"

蘇梅聽到這話,自然是開心的合不攏嘴,忙謙虛的回道:"她呀,打小就不怎麼懂事,人情世故更是一竅不通,要是有什麼做的不好的地方,我還得替她賠禮道歉."

傅夫人握住蘇梅的手,臉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:"哪里會,我看她,就是做什麼都覺得可愛."

這算是未來婆婆對兒媳的最高評價了吧?宋清藍雖然目視前方,卻完全將兩人的對話聽了進去,以至于憤怒到差點和前面的車追尾.

她忙轉過身,一臉歉意:"抱歉啊,我有點走神,你們沒事吧?"

傅夫人抬頭看了她一眼,禮貌疏離:"宋小姐大概是太累了,車開慢點也不礙事."

宋清藍應著,握住方向盤的手卻拽緊了,青筋都忍不住暴起.

車先開到了傅瑾宴的家,宋清藍跟著傅夫人下車,傅夫人已經往小區里走,卻又突然回過頭來,問道:"宋小姐結婚了嗎?"

"還沒有."

"宋小姐不介意的話,我這里倒是有幾個不錯的人可以介紹給你,"眼見著宋清藍期待的眼神一點點變冷,傅夫人卻繼續道,"反正我們早晚都是一家人,宋小姐也單身,有優秀的,我自然會優先選擇留下給你."

傅夫人話說的不留余地,宋清藍只能堪堪應了下來,強迫自己露出一個笑臉,"那就謝謝阿姨了."

傅夫人笑:"不客氣."

說完人就轉身走了,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.

宋清藍再折身回到車上,臉色以及態度明顯就回到了平常的模樣.

蘇梅已經見怪不怪,並沒有放在心上.只不過今天吃飯時她也注意到了,宋清藍的眼神總是有意無意的瞄向傅瑾宴,是巧合嗎?

不過她也算看清了傅瑾宴的態度,對宋清藍始終保持著距離,倒真像宋輕笑所說,兩人之前應該是不認識.

蘇梅並不是一個沖動之人,也不會干打草驚蛇之事,既然傅瑾宴態度強硬,就算宋清藍真想怎麼樣,估計也懸.

兩人幾乎沒有任何交談就開車回到了宋家,一進門,宋華年已經迎了出來,握住蘇梅的手關心的問道:"怎麼樣?那邊對笑笑滿意嗎?"

誰知道此話一出,跟在身後進門的宋清藍,"咚"的一聲將門甩上,氣沖沖的就回自己房間去了.

宋華年應聲看去,卻只以為女兒是累了一天,心情不好,並沒有做他想.

蘇梅盯著宋清藍離去的方向想的出神,宋華年卻握住她的手,一臉焦急:"你倒是快跟我說說啊,到底怎麼樣?"

蘇梅回過神一笑,對于丈夫這模樣卻心生歡喜,笑笑不是他的親身女兒,他能這麼關心她的婚事,她自然是開心的.

"瞧把你急的,不知道的,還真以為笑笑是你親女兒呢."

蘇梅故意拿話酸宋華年,他卻並不生氣,反而一臉的得意:"笑笑可不就是我的親女兒嘛,你別賣關子了,事情到底進展的咋樣?"

蘇梅這才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跟宋華年講了一遍,至于宋清藍的反常,當然是刨去不說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