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相見恨晚
"你放不放?"宋輕笑已經處在崩潰邊緣了,幾乎是口不擇言的道,"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告訴你媽事情真相?"

聞言,傅瑾宴終于停下了自己前進的大長腿.

他微微側過一點身對著她,看著她一臉的怒意,以及眼神望向前方的模樣,估摸著她這話的真實度.

傅瑾宴這次卻低估了宋輕笑,她當真叫了一聲.

說時遲那時快,就在兩位媽媽回頭的那一瞬間,傅瑾宴准確無誤的彎腰托起宋輕笑的臉,輕吻在了她嘴角.

wtf!某人頓時一臉懵逼.

兩位媽媽喜在眉梢,嘴上卻口是心非道:"這兩孩子,還在大街上呢,真是不害臊."

說著,兩人卻已經手牽手拐進了一家服裝店,顯然是不想打斷了兩人繼續親熱.

宋輕笑推開傅瑾宴,仇視的瞪著他,死命擦著自己的嘴唇,模樣極其粗魯.

嘴唇很快就紅了起來,眼睛也因為生氣而變得有些紅,一看就是極度委屈的模樣.

她真是,招誰惹誰了,這個男人,就知道欺負她!說好了給她時間考慮,這還不就是在逼她就范嘛,太過分了!

眼看著宋輕笑的眼淚都要下來了,傅瑾宴也承認自己做得有點過火,態度變得溫柔了許多.

他試探性的用手指輕觸了觸她的肩膀,卻被她生氣的躲過了,他干脆強勢的伸出手臂將人拖到身前,伸手抹去了她將掉不掉的眼淚.

言語溫柔:"好啦,上次說好的時間沒有變化,我媽今天來,只是單純的來看看你,順便見見你媽."

宋輕笑這才撅著個小嘴看向他,仍是沒有說話.

"這個不算家長正式見面,你不用想那麼多."

"真的?你沒騙我?"

許是被這厮騙了太多次,宋輕笑這次尤為謹慎.

傅瑾宴想了想,要想讓她放下心來,估計只能放狠話了.

"沒騙你,如果我這次騙你,那剩下的一半債務,你也不用承擔了."

"成交!"宋輕笑心滿意足的應道,生怕他反悔似的,還拉著人的手趕緊拉鉤蓋章.

現在她臉上哪還有半點哀愁?

傅瑾宴:"……"

丫的這是學過變臉吧?

剛才那是幻覺嗎?他得去洗洗眼睛.

確定好了並不是家長正式見面後,宋輕笑簡直是滿血複活!對于傅瑾宴拽著她的手也並沒有什麼怨言,反而一臉微笑.

四人吃吃逛逛好不開心,蘇梅女士與傅夫人也是相談甚歡,頗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.

宋輕笑之後也加入了她們的聊天陣容,她走在最中間,被傅夫人與蘇梅女士一人挽住一只手,三人那模樣,像極了三姐妹.

至于傅大總裁嘛,只有淪落到跟在後面拎東西了.

不過他的嘴角也掛著愜意的笑容,盯著宋輕笑歡脫的背影以及微甜的側臉,心情頗好.

原本一切都進行的還算順利,除了到了傍晚時分,蘇梅女士突然接到宋清藍的電話,說是要過來找他們會和.

宋清藍的行為不僅讓宋輕笑意外,就連一向精明的蘇梅女士也倍感驚訝.


要知道,她就算將後媽的角色扮演得有多麼溫柔與善解人意,在宋清藍的心里,可都從來沒將她放在眼里過.

但是宋清藍要來,她也不好拒絕.

約好了見面的地點,蘇梅女士心里也開始盤算起來,精明的她聯想起上次傅瑾宴去家里的情況,不由得警惕起來.

宋清藍,不會是和傅瑾宴有什麼關系吧?

她還沒往遠處想,手臂就被宋輕笑纏住了:"怎麼樣?約好地點了嗎?"

蘇梅點點頭,看了一眼和兩人隔著一段距離的兩母子,才側過頭小聲的問道:"你姐姐和小傅之前認識嗎?"

這個問題宋輕笑也懷疑過,看了眼不遠處正和傅夫人聊天的男人,只說道:"傅瑾宴說他不認識姐姐,是第一次見."

末了,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又加了一句:"我相信他."

等轉過頭與蘇梅女士四目相對時,才覺得這場面有些尷尬.

她怎麼能當著她媽媽的面說這種話呢?

宋輕笑啊宋輕笑,你一定是太投入角色了!

見蘇梅通完電話,傅夫人連忙走了過來,輕拉起宋輕笑的手道:"笑笑,我看那個專櫃有個項鏈很好看,我們一起去看看."

"好,"說完,三人便重回之前的隊形,場面看起來異常和諧.

導購小姐都是人精,見三人氣氛融洽,再看宋輕笑與蘇梅女士面相相似,又瞄了眼跟在身後的傅瑾宴,當即就分析出了形勢.

這不就是婆婆要挑禮物給准兒媳嘛,說出的話那叫一個動聽.

宋輕笑剛拎起傅夫人看好的那條項鏈,導購小姐那贊美的話就蜂擁而出:"您婆婆的眼光真好,這條項鏈是我們當季主推的新款,設計新穎時尚,全球限量五條,今天剛到的貨."

她自己也是做設計的,能看出來這條項鏈的款式確實是特別,她借著欣賞項鏈的機會,默默的看了眼後面的標簽.

這麼貴!

果然是限量款啊,宋輕笑心想,這價格也是夠對的起"限量"這兩個字的.

她這邊都還沒表態呢,傅瑾宴那邊已經刷卡付款了,動作瀟灑到讓人忍不住想多看他幾眼.

蘇梅女士在心里又默默的給傅瑾宴加了分,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: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順眼.

傅夫人則是一臉的驕傲,作為她的兒子,傅瑾宴還是挺上道的.

導購小姐正想將項鏈包裝起來,傅瑾宴卻制止了她:"給我吧."

宋輕笑不瞎,導購小姐看向傅瑾宴的眼里,全是花癡的星星眼,再眼睜睜的看著他對自己戴上項鏈,那種羨慕嫉妒恨簡直不言而喻.

你說這厮戴項鏈就戴項鏈吧,戴完以後還非得體貼的將被圈進項鏈里的頭發給弄出來,搞的她肉麻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.

就這麼一個小動作,將店里的氣氛一瞬間吵了起來.

傅夫人與蘇梅女士已經走出了店門,傅瑾宴牽著宋輕笑的手走在後面,導購小姐們已經不管不顧的在他們身後討論起來.

"好羨慕剛剛那位小姐啊!要是我也能找這樣一個多金又體貼,顏值,身材還在線的男人就好啦."

"對啊,你沒看到他剛剛那個撩發的動作,簡直寵溺爆了!"

"對對對!這世間怎麼還有如此優秀的男人啊啊啊啊!"

"……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