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這劇情開展得怎麼越發離奇了?
憤怒的掀開被子,一副要下床的架勢,只是她腳才剛觸上地,就聽到傅瑾宴略帶威脅的聲音響在身後:"你要是現在離開,協議立即作廢."

瓦特?

她驚得立即轉過身去瞪著他!

"傅瑾宴,你這男人怎麼出爾反爾?"

出口的話分分鍾氣死宋輕笑:"如果你是債主,你也可以."

麻蛋!宋輕笑發現,她再次無言以對.

她默默安慰著自己,不能和錢過不去.好不容易債務可以減半,要是就這麼黃了,今天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.

好女不吃眼前虧,尼瑪她忍了!

又重躺回床上,只是被子裹得比先前還要緊一些.

她想過了,這被子是分開的兩床,這床的空間,睡四個人妥妥的.

這麼想著,她便放心不少,只是身體還是不由自主的往邊緣挪動了一些.

對于她這些小動作,傅瑾宴並沒有什麼表示,安靜得仿佛已經睡著了.

只是一向粗神經的她不知道怎麼了,明明心理暗示做了那麼多,卻偏偏睡不著!

媽蛋!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始終沒睡著的某人小心翼翼的坐起身,連被子都還沒掀開,動作就被突然出現的聲音攔住了:"睡覺."

她嚇得手一哆嗦,下意識的回道:"你還沒睡嗎?"

傅瑾宴這才撐起身來,有些無語:"你一直翻來覆去,我怎麼睡?"

她面露難色:"我還是去睡沙發吧."

他看了她一會兒,吐出三個字,"隨便你."

怎麼聽,都覺得這話像是生氣了?不過宋輕笑已經無暇顧忌這些,她抱起自己的枕頭和被子就愉快的奔向了沙發.

這還是第一次,她覺得沙發是如此美好的存在.

幾乎是一躺上去,宋輕笑就覺得疲倦排山倒海般湧了過來,瞬間就將她的神智都控制住了.

第二天一早,宋輕笑醒來時有些恍惚.

自己眼前為什麼覆蓋著一大片陰影?這是還沒天亮?

等她睜眼看清楚了,才發現傅瑾宴雙手交叉在胸前,正居高臨下的看著她.

她剛睡醒還有些犯迷糊,一臉懵懂,邊揉眼睛邊問:"怎麼了?"

傅瑾宴的語氣有點刻薄:"宋小姐的睡相,還真是讓人大開眼界."

聞言,宋輕笑趕緊低頭環視了一下自己,寬松的衣領已經側滑到一邊,露出一大片肩膀.而好好躺在沙發上的她,此時正躺在地上,還不知道為什麼要抱著沙發腳.

可她的重點老是跑偏,連忙捂緊自己的領口:"臭流氓."

傅瑾宴:"……"

懶得理會這個二貨.

"換衣服洗漱,我爸媽在等你吃早飯."

一聽到兩個老人家還在等著,她不再墨跡,三下五除二的收拾好了自己.

宋輕笑沒怎麼睡好,下樓時還在打呵欠,傅夫人見到此景,嘴角的笑容完全藏不住.

等兩人拉開椅子坐下,她突然瞪了傅瑾宴一眼:"年輕人,要懂得節制."

正在咬著包子的宋輕笑差點被咽到,這話又是什麼鬼?

該不會是自己想的那個意思吧?

不容她多做他想,那廂的傅瑾宴卻把話給應承了下來:"媽媽說的是."

是你個大頭鬼啊!

宋輕笑憤怒的嚼著包子,她苦苦守了26年的清白名聲,就這麼被他給毀了!


她氣得分分鍾想殺人有木有.

傅夫人看宋輕笑,覺得哪兒都滿意.

她又開始了夾菜工作,一頓早飯都非得把她給喂撐了,直到某人強烈表示她真的吃不下了,傅夫人才暫時放過了她.

吃完飯後,傅夫人還想留宋輕笑,倒是傅瑾宴一改之前的溫柔態度,態度強硬的將她帶走了.

兩人坐上車,宋輕笑攤在副駕駛上躺尸.

傅夫人的熱情她真是吃不消,忍不住就開始說道:"你媽媽可真是太熱情了,說好的富家太太難搞定呢?"

"我從沒說過,我的家人很難搞定."

宋輕笑偏著頭想了想,好像也有些道理.她之所以會覺得傅家人難對付,全取決于沈心願那個大小姐.

仔細想想,傅家老兩口還是挺好的.

她正准備閉眼休息一會兒,包里的手機卻響了.

看到那跳躍的來電顯示,她不由心下一緊,莫名緊張了起來.

"怎麼不接?"

苦笑著將手機界面轉向傅瑾宴:"我媽."

她思考著要不要假裝沒聽到不接,電話卻已經被那厮接通了.

"喂?笑笑,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?"蘇梅說完也,不等宋輕笑回複,聲音突然變小,"你該不是和小傅還沒起床吧?"

宋輕笑扶額,這真的是親媽嗎?

有這麼誣陷自己女兒清白的嗎?

"我在車上,怎麼了?"

"嘿,你這孩子,媽媽打電話當然是關心你了."

"是是是,母上大人您說什麼都對."

"不許貧嘴,"蘇梅的語氣帶著些輕快,"小傅在你旁邊吧?"

宋輕笑不明所以的看向一旁的男人,她媽找他干嘛?

"你把手機給小傅."

她剛想反問"為什麼",蘇梅女士卻已經命令道:"別廢話,快點給他."

宋輕笑也不疑有他,覺得她媽反正也整不出什麼幺蛾子,便把手機遞向傅瑾宴,用口型說道:我媽要跟你通電話.

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,她聰明的打開了免提.

"小傅啊,阿姨有個事情想問問你."

"阿姨您說."傅瑾宴邊回答,邊觀察著車流情況,尋著時機將車靠邊停了下來.

"你家爸媽,對我家笑笑還滿意嗎?"

聽到這里,宋輕笑忍不住就想要搶手機,卻被傅瑾宴眼疾手快的給拿遠了,手短的她夠不上,只能張嘴就嚷:"媽,你聽說我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."

宋輕笑吼得大聲,蘇梅那邊卻聽不完全,傅瑾宴干脆的關掉了免提.

他一手控制著想要搶奪手機的某人,一邊態度誠懇的回複著蘇梅的提問.

"如果阿姨您沒意見的話,我爸媽想約個時間跟您見一面."

蘇梅那邊回複了什麼宋輕笑聽不到,可是聽傅瑾宴這意思,這雙方家長見面,不就是結婚的最後一個關卡嗎?

通過了這一關,就直通婚姻殿堂了?

等等,這劇情開展得怎麼越發離奇了?

還有,她什麼時候答應要和他結婚了.

昨晚本想因為這個事情理論,卻被傅瑾宴輕易帶歪了樓.宋輕笑認為自己現在思維清晰,一定要好好找他理論清楚.

"有什麼事,回家再說."傅瑾宴掛斷電話後將手機還給她,順便將她一腔怒意堵在了嘴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