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被逼婚
"哪里是大驚小怪!"一直看熱鬧的傅夫人搶先說道,"女人就該天生被寵著,那是一點委屈都不能受的.笑笑,你可不能對他放松要求,不然以後你會吃虧的."

額…請問,傅夫人您確實是傅瑾宴的親媽嗎?

"媽,你可不許帶壞她."

傅夫人佯裝出生氣的模樣,"這還沒娶媳婦兒呢就忘了娘?還是咱老話在理,這兒大不中留,養的再好,也都是別人的老公."

老太太這話太新潮了,搞得宋輕笑一時接不上話茬,只能干笑著掩飾尷尬.

比宋輕笑更尷尬的,當屬對面的沈大燈泡.

她眼珠子轉的飛快,突然心生一計,"小舅舅,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呢?"

臥槽!沈心願尼瑪這是要放大招啊!

她是聽信了自己剛才的那番話才問的嗎?

真特麼悔不當初,早知道就不為逞一時之快而張嘴亂說了.

誰知道沈心願還沒高興的咧開嘴角,傅瑾宴卻已給出了明確的答案:"笑笑什麼時候願意嫁給我,我們就什麼時候結婚."

此話一出,驚呆了在場的三個女人.

宋輕笑帶著贊許的眼神看他,這厮這麼會演戲,這題答的,滿分一百她准給一百零二,多兩分讓他拿去驕傲.

傅夫人的眼神最好理解,那叫一個欣慰.

沈心願的稍顯複雜,最多的,是她無法接受宋輕笑是她小舅媽的事實,幾乎是崩潰著逃離了花房,背影略顯狼狽.

宋輕笑看著沈心願匆忙離去的背影,這麼長時間以來從她那里受到的委屈,終于一點點消散開來.

等她再看向傅瑾宴時,就越發順眼了,這人的人品也沒自己想的那麼差嘛.

只是在發出這句感歎不到五個小時後,她就氣的想收回.

傅瑾宴特麼的就是十足的大壞蛋!

原本以為下午在花房說的話只是幫自己解圍,沒想到吃晚飯時,傅家兩老口都開始關心起這件事來.

傅夫人最先開口,一臉的和善:"笑笑,你考驗宴兒是對的,但阿姨覺得,這個時間還是不要太長的好."

"你阿姨說的沒錯,"傅軍安婦唱夫隨,立馬緊接著說道,"我和你阿姨隨時都有時間,只要你點頭,我們隨時可以去見你父母."

宋輕笑正在啃一塊兒骨頭,聽到這話,差點把嘴里的骨頭都給咽了下去.

她懵逼的看向傅瑾宴,怎麼劇情發展的這麼快?她有點跟不上進度了呢?不是說好的只是陪他回家見個家長應付了事?怎麼都快變成討論婚期了?

接收到她抗議的眼神,傅瑾宴只是淡淡的回望了她一眼,"這件事,笑笑有自己的考量,你們都別逼她做決定."

很巧妙地,這個問題最終還是拋向了宋輕笑.

三雙眼睛齊刷刷的全看向她,都充滿了期待.

美食也沒心情吃了,她放下碗筷後左思右想,最後只能給出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:"我需要再想想."

看了自己太太一眼,示意她不要再說話了,她不高興的撅起嘴巴,小孩子氣十足.

傅軍安只覺得可愛的緊.

因為事先答應了傅家兩老留宿,宋輕笑也不好臨陣脫逃,想著住一晚也不會怎樣,便沒有糾結這個事情.

可是,開放的傅家兩老居然把兩人安排在傅瑾宴的房間.

臥槽這確定不是開玩笑?

會鬧出人命來的!


宋輕笑站在門口,猶豫著要不要開門出去.

傅瑾宴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坐在沙發上,看都沒看某個極度糾結的小女人,卻對她的行為了如指掌.

"你如果現在開門出去,那麼今天所做的一切都白搭了.而我和你的協議,也不會作數."

納尼!當初可是談好了省掉一半債務,她才答應來的,可不能得不償失.

某人秒慫,認命的走回沙發,看了眼床,又看了眼沙發,斟酌後才道:"那今晚我睡沙發,你睡床."

雖然宋輕笑也很想睡床,但念到傅瑾宴好歹是個債主,她還是有點自覺比較好.

對于此,傅瑾宴倒是沒發表什麼意見.

吃飽喝足在沙發上躺平平的宋輕笑,突然想起餐桌上的"被逼婚"一事,頓時又來氣了,憤憤的質問道:"你是不是應該跟我解釋一下,我只答應你回家見父母應付一下,什麼時候答應要跟你結婚了?"

"怎麼你爸媽關心的問題都是什麼時候結婚?不奇怪嗎?"

"奇怪?"傅瑾宴合上手中的書,盯著宋輕笑的眼神,猶如看著一只獵物:"那你說我愛你,征求過我本人的意見了嗎?"

臥槽,他怎麼知道她說了這句話?

難不成他聽到了?

宋輕笑訕訕的笑著,尷尬癌都犯了,不確定的問道:"你都聽到了?聽到了哪些?"

"大概,我求著你來見我爸媽,你要不要嫁給我,得看我值不值得."

她她她………她可以選擇現在挖個地洞鑽進去嗎?

這簡直是年度最丟臉場景,不,也叫做年度最打臉場景.

她臉紅得抬不起頭來,所以說啊,不要亂說話,報應遲早會來的,只是她的報應為何來得這麼快啊摔?

宋輕笑真是欲哭無淚.

不過伸頭縮頭都是一刀,倒不如痛快點,早點解決.

她如英雄就義般昂著自己的小頭顱,一副豁出去的模樣:"痛快點說吧,你想怎麼樣?"

傅瑾宴這次倒也不啰嗦,開口道:"你今晚睡床."

excuseme?她沒聽錯吧?

就這麼簡單?

宋輕笑懷疑的打量著傅瑾宴,想從他冷峻的面容上察覺出一絲破綻,然並卵.

疲倦的打了個哈欠,今天折騰了一天,現在放松下來,倒是真覺得有點累.

先不想那麼多了,不管傅瑾宴想干啥,她見招拆招不就行了?

這麼想著時,她人已經抱著傅夫人准備的睡衣去衛生間了,等裹好睡衣出來,直奔床的方向而去.

速度飛快的鑽進被窩里,宋輕笑剛想誇贊傅瑾宴還挺有人性的,結果就覺得身邊一沉,她立即驚得坐起.

"你干嘛!"警惕的看向已經坐上床的男人.

傅瑾宴卻只是依舊繼續著自己未完成的動作,翻開被子,躺下,閉眼.整個動作行云流水,不帶一絲猶豫.

宋輕笑只在一邊看著,秀眉緊蹙:"你不是把床讓給我了嗎?為什麼你也睡上來了?"

聞言,傅瑾宴也並沒有睜開眼,只語氣平靜道:"我沒說過,我不睡床."

靠,居然又這厮被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