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誰要給你生孩子啊!
沈心願只能盡量裝乖巧,噘著嘴倚在老人的肩膀上,把乖巧外孫女的模樣扮了個十成十,"願願要永遠做外公的小棉襖,才不要長大呢."

傅軍安拉著她邊走邊繼續說,"就知道說渾話,婚姻講究的不是般不般配,而是合適.當年你外婆要嫁給我,也遭到一眾人反對.可結果呢?我倆心系在一塊兒,誰都拆散不了."

"同理,你小舅舅真想娶,那便娶.咱們傅家從來都不在乎這些個虛禮,你小舅舅認定了誰,誰就是咱傅家的兒媳."

他這席話雖然沒有一個字提到宋輕笑,但這字里行間卻不難透露出是站在她那邊的意思.

沈心願又不傻,這老爺子從來都是和老太太一伙的,剛倆老人可勁兒的使眼色,她也不是沒看見.

她拽緊拳頭,臉上卻要繼續維持著乖乖女的笑容.

這個宋輕笑,可真是好本事啊!她倒是小瞧了她!

傅軍安握握她的手:"不管你和小宋之前有什麼誤會或過節,只要你小舅舅娶了她,她在輩分上就是你的小舅媽,你就算再任性,也不能亂了輩分,知道嗎?"

這話算是表明態度,也是一個警告.

他的兒子他清楚,如果沈心願胡來,吃虧的只有她而已.

沈心願心不甘情不願的應承下來,那恨意啊,真是猶如湯湯江水延綿不絕.

位于二樓的宋輕笑,心情卻是糾結到要瘋.

這個傅瑾宴又發什麼神經啊,死活要拽著她去他的房間!

"傅瑾宴,我說了,我不去!"

拽著她的手臂不松開,勁兒用的大,可宋輕笑這回是鐵了心的不肯妥協,拼命死磕.

"這可由不得你."

話音剛落,她便覺得自己的身體被一股大力猛地一扯,回過神時,已經身處傅瑾宴的房間了.

她一個眼刀子飛過去,這人是不是有某種暴露癖?哪有硬拽著讓人欣賞房間的道理?

宋輕笑孩子氣的與傅瑾宴保持著距離,揉著自己被拽紅的手腕,一臉哀怨,"傅瑾宴你下手太狠了,你怎麼不直接把我手給擰斷呢?"

她支著自己的手給他看,表情委屈極了.

傅瑾宴作勢伸手過去,她連忙縮了回去,一臉警惕:"你還想干嘛?"

他挑眉,回答得理所當然:"你這意思,不是要我呼呼?"

呼你個大頭鬼!我這明明就是索債來的好嘛,什麼破眼神啊!

宋輕笑賞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,她也算是一個隨遇而安的人,這門都進了,該欣賞該吐槽的一樣都沒落下.

她像個掃描機似的,將傅瑾宴房間里每一件東西都給吐槽了一遍.

什麼裝修風格太差,擺件太丑,床單太娘等等等,事無巨細.

直到看到他擺放在床頭櫃上的相框,她才閉上了嘴.

她拿起相框,一臉的不可置信:"這是你?"

這是什麼蠢問題?

傅瑾宴覺得有點想笑,毫不留情的懟了回去:"難道是你?"

宋輕笑卻笑得異常詭異,活像撿了個寶.

她本來就對長相好看的人沒什麼抵抗力,曾經,不!現在的夢想也是以後要生一個帥氣可愛的兒砸啊!


這照片里的人,真是符合了她的所有想象好不好!

"宋小姐,能別對著我小時候的照片露出這麼猥瑣的表情嗎?"傅瑾宴一把搶過她手中的照片.

手中東西被搶,她下意識的眼神就跟著移了過去,想起他的話,才摸了摸自己的臉:"我的樣子很猥瑣嗎?"

見男人嫌棄的點頭,她捧著自己的臉,做出一個害羞表情,嬌嗔:"人家哪有…"

這個聲音一出,猶如喚醒了傅瑾宴心中的噩夢.

傅瑾宴覺得他太陽穴都跳的更快了,剛想懟她幾句,她卻好似突然清醒了過來,背轉過身,不知道在干什麼.

背轉過身的宋輕笑,是一臉的痛苦.

她這個花癡的毛病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改?完全不分時間,地點,這遲早是要玩完的節奏啊!

她哈哈大笑幾聲試圖掩飾尷尬,可傅瑾宴哪那麼容易就放過她?

他突然將相框重又塞回她手里,看著她盯著照片的雙眼放著光,循循善誘:"很喜歡?"

明明上一瞬間才發誓要表現正常點的宋輕笑,輕易便臣服于"美色"之下,眨著雙星星眼表露心聲:"我做夢都想有這麼一個可愛帥氣的兒子啊,這長睫毛,這大眼睛,萌死了好嘛!"

傅瑾宴勾唇一笑,周身突然散發出危險氣息,一步步朝她逼近:"這很簡單."

拿走她手中的相框,將呆愣住的人往身後一推.

身後就是床,宋輕笑堪堪倒了上去,還沒反應過來,傅瑾宴已經欺身上前.

他將人禁錮在床與他胸膛之間,言語曖昧:"我現在就可以讓你美夢成真."

宋輕笑腦子有點蒙,一時半會兒還沒反應過來他這話什麼意思.

"靠!"等反應過來時,不由氣的罵出了聲,她操起身邊的枕頭就砸向身上的人,"臭流氓!誰要給你生孩子啊!"

傅瑾宴躲過她的襲擊,笑得一臉得意:"如果你自願報名的話,我沒有意見."

"你大爺的!"她實在是忍受不住爆粗口,傅瑾宴眉頭微皺,顯然不喜見她如此粗暴的一面.

他一把捏住她砸過來的枕頭,往旁邊一扔.

宋輕笑再抓一個枕頭,砸,他再捏住,再扔.

兩個人就這麼保持著在床上的曖昧姿勢,一直打打鬧鬧,直到滿地都是床上用品…

突然闖進來的傭人驚呆了,看看地上亂做一團的枕頭,被子,再看看床上男上女下,衣衫凌亂的兩人,立馬紅著臉背轉過身.

上下嘴唇直打哆嗦,也不知道是太過緊張還是太過激動,顫顫巍巍的說道:"少…少爺,夫人…夫人讓我叫您和宋小姐去客廳."

傅瑾宴坐起,聲音平靜無波的回道:"知道了."

傭人逃也似的奔出了房間,宋輕笑也連忙坐起整理衣裳,心里又忍不住開始罵娘.

她今天早上好不容易給自己畫了個美美的妝,現在全毀了!

"都怪你!"

走在傅瑾宴背後碎碎念,他堪堪停住,她又撞了上去.

她揉著被撞疼的腦袋,怨念深重:"你為什麼非得和我過不去?"

傅瑾宴還沒來得及回答她的問題,老太太已經滿面紅光的從一個角落里蹦了出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