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配不上小舅舅
傅瑾宴明顯是個不嫌事大的,她已經很糾結了,他還非得火上澆油,"說不定我爸媽正在哪個地方躲著,悄悄的偷看."

頭皮一炸,她到底是造了什麼孽,為嘛要招惹上傅瑾宴這個禍害!

"呵!"

一身嗤笑傳進耳里.

傅瑾宴和趴在他身上的宋輕笑同時回頭,就看到沈心願一臉怒意的走了進來,後面還跟著唯唯諾諾的霍子樺.

"我說宋小姐,你是每次都在給我秀下限嗎?我是不是還得感謝你,隨時都在刷新我的三觀?你的不要臉程度,真是讓我不知道從哪兒吐槽才好."

她說完還不忘沖宋輕笑翻了個大大的白眼,諷刺意味明顯.

扶宋輕笑坐起,傅瑾宴起身整理了下衣服,順便幫宋輕笑理了理她脖頸上歪掉的蝴蝶結,才淡淡的看向沈心願,"你來干什麼?"

"我聽說小舅舅你帶著這個賤人…"

"賤人"兩個字剛剛說出口,傅瑾宴飽含怒意的目光就射了過去,那眼神帶著凶狠,仿佛沈心願再敢多說一個字,他能當場把人給撕碎.

"我警告過你,我的事情少管."

"可是她根本不配做我的小舅媽!她憑什麼啊!"

傅瑾宴聽著這話只覺得可笑,倒也真的笑了出來,"我和誰在一起,還要你沈心願的批准?"

宋輕笑一直被傅瑾宴按著手,她明白他的意思,一切交給他來處理.

她不能拂了他的好意,忍著怒火暫時沒有發作.

霍子樺站在沈心願身後,目光卻好多次落向宋輕笑,還有傅瑾宴緊握住她的手.

她還是他記憶中的模樣,可是兩人在一起的時候,鮮少有這種親昵時候.

他忍不住捏緊了垂在身側的手,最終也不過上前握住了妻子的肩膀,溫言惜語,"願願,小舅舅做事有自己的考量.再說了,他想要和誰在一起,也不是我們晚輩可以干涉的."

沈心願卻像被刺了一樣,瞬間激起了身上的逆鱗,"你這話什麼意思?"

她怒指著霍子樺的鼻子質問:"你是要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女人騎在我頭上?霍子樺啊霍子樺!你到現在還有什麼不滿意的?你是不是還放…?"

"沈心願!"一聲怒吼打斷了她的質問,傅瑾宴拉著宋輕笑站起,臉上已經全被怒意覆蓋.

"你要是還要繼續無理取鬧,現在就給我滾回a市."

沈心願還想說什麼,一直藏在拐角處的傅氏夫婦趕緊站了出來,阻止了這場一觸即發的爭吵.

"願願來啦?"傅夫人笑著招呼沈心願,又看向她身後的霍子樺,"子樺,快過來讓外婆瞧瞧."

沈心願是個能將撒潑和撒嬌任意切換的奇女子.

此時奔到傅夫人面前那小女孩兒的撒嬌模樣,看得宋輕笑直了眼睛.

這沈心願怕是個精分吧?臉變這麼快,她怎麼不去唱戲呢?

"外婆,你不知道,剛剛小舅舅有多凶,嚇死願願了."她撒著嬌,倚在老太太懷里,先告了傅瑾宴一狀.

老太太卻只是看了傅瑾宴一眼,完全沒有站在沈心願這邊,態度中肯的說道:"你小舅舅打小就是這個脾氣,刀子嘴豆腐心,就是聲音大了點,看著嚇人."

沈心願卻不依,皺著個小臉好不委屈,"才不是呢!舅舅剛剛那凶狠的模樣,恨不得撕了我呢."

說完,她還不忘抽空瞪宋輕笑一眼.


宋輕笑只好翻著白眼,配合她的怒視.

傅瑾宴攬著宋輕笑的肩膀,並不理會她,"我們上樓."

宋輕笑卻有些摸不准這個女人到底想干嘛,該不會是想在老太太面前中傷她?說她是霍子樺的前女友?

傅瑾宴卻看出了她的心思,覆在她耳邊小聲道:"她不敢."

宋輕笑不解.

直到拉著人上了樓,他才解釋道:"如果她告訴我媽你和霍子樺的關系,那就意味著,她必須承認她搶了你的男朋友."

"你別看老太太好像挺好說話,但三觀比好多年輕人都正.沈心願她了解我媽,不敢胡來."

"那她今天又來捅什麼幺蛾子?"

傅瑾宴卻完全沒放在心里,"她不管怎麼鬧,都鬧不出花樣."

笑話!他傅瑾宴想要的人,哪輪得到她指手畫腳.

不過傅瑾宴倒猜得沒錯,老太太確實喜歡沈心願,但如果知道她搶了別人的男朋友,肯定會對她的好感大打折扣.

沈心願才沒有那麼傻,不會弄得既中傷不了宋輕笑,又害得自己失了寵愛,只能另想著法子數落宋輕笑的不是.

"外婆,我看那個女生一點都配不上小舅舅,長得不好看,個子也不高,外形上一點都不登對."

傅夫人卻面帶笑意,一一將沈心願的問題給順了回去,"個子小巧,站在你小舅舅的身邊小鳥依人,多可愛啊.再說了,長得好看能怎麼樣?要合眼緣才行."

傅夫人雖沒說幾句,但沈心願大概琢磨出來了,她對宋輕笑很滿意.

她心里本來就憋著一肚子火,現下更是怒火中燒!

這個宋輕笑到底有什麼本事?勾搭上小舅舅就算了,居然連外婆這麼快就搞定了?

不死心的她又將視線投向了一家之主傅軍安,老爺子也很疼他這個外孫女,事事依著她.

"外公…"

"乖,"傅軍安輕拍著挽上他手臂的手,一臉慈祥.

"外公,你看小舅舅找的那個女生,家庭條件那麼一般,對小舅舅的事業一點幫助都沒有.就算咱家不找門當戶對的,也不至于找個這麼不濟的吧?"

傅軍安老早就接收到自家夫人傳遞的眼神信號,對于自己該做出什麼樣的回答,已了然于心.

"願願,你覺得外公就這麼大點本事嗎?"

沈心願不懂傅軍安話里的意思,一臉懵懂的望著他.

"還是你認為,你小舅舅能力有限,竟連自己的公司都經營不下去,需要靠女方家支撐?"

"外公,我不是這個意思."

沈心願連忙擺手,內心的焦躁洶湧得更加厲害.

傅軍安握住寶貝外孫女的手,言語間很是有些感概,"你和小宋之間有什麼過節?"

的確有過節,但她絕對不能實話實說,只能昧著良心道:"那倒沒有,就是覺得小舅舅和她在一起,怎麼看都不般配."

傅軍安慈祥的笑著,寵溺的勾了勾沈心願的鼻子:"你啊,結了婚都還沒長大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