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你長得真像一個包子
都不等她拒絕,傅夫人就先開口道:"這個湯先晾在一邊,等涼一些你再喝."

宋輕笑高興得直點頭,只要不是讓她現在喝,說什麼都好.

先前播的綜藝節目演完了,此時,電視里正在回放宋輕笑最近在追的那部言情劇,各種羞恥台詞6得飛起,此時和長輩一起看,難免有些不好意思.

宋輕笑趁傅夫人不注意,抓起遙控板就想換台,一邊的傅夫人卻比她還要激動,"回放終于開始了.笑笑我跟你說,這部劇可好看了,要不是小老頭不准我晚上追劇,我就不用每天辛苦等回放了."

宋輕笑驚得眉毛都擰在了一起,原來老太太這麼時髦?

她都覺得台詞羞恥得讓人想入非非,她老人家還看得這麼入迷真的好嗎.

不過get到了老太太這顆大齡迷妹的屬性,她心底那點緊張,徹底煙消云散了.

兩人相談甚歡,比之前的畫面更和諧.

傅瑾宴來到客廳時,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副和樂融融的模樣,嘴角輕挑起一抹笑容,他果然沒有看錯人,宋輕笑啊,真的是他妻子的不二人選.

他極其自然的挨著宋輕笑身邊坐下,這個女人正在給傅夫人劇透,根本沒察覺到旁邊坐了人.

百無聊奈的傅瑾宴玩起了她垂在身後的一絲頭發,饒有興趣的把玩,畫面卻說不出的曖昧與詭異.

宋輕笑這廂給傅夫人講完了劇情,順帶加了不少自己的吐槽,一回頭,就看到了傅瑾宴的兩條大長腿.

我去,這男人什麼時候來的?

她頭稍微轉得猛了點,只覺得頭皮有點小小的撕扯疼痛感,輕皺眉頭,"怎麼我頭皮有點疼?"

聞言,傅瑾宴忙松了自己把玩的那戳頭發,像沒事人一樣,看著尋找疼痛根源的宋輕笑.

宋輕笑莫名其妙的撫著腦袋,眼神卻懷疑的看向傅瑾宴,無聲的控訴:是不是你暗算我?

傅瑾宴笑著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,無邊無際的寵溺,"你就這麼愛看這部劇?"

這人怎麼答非所問呢?她問的是這個嗎!

不打算搭理他了,她想轉過頭繼續看電視,卻被傅瑾宴用雙手捧住了臉.

肉嘟嘟的臉頓時被他的大手擠成了奇怪的形狀.

臭男人!她吹胡子瞪眼的去打他的手.

傅夫人雖一門心思都在電視劇上,但眼角余光還是將兩人的"打情罵俏"看在了眼里,心里別提多高興了.

她突然輕咳一聲,驀地站起了身,壓抑住臉上的笑意,淡定自若的道:"我上樓去拿個東西."

說完,也不等沙發上的兩人有什麼反應,腿腳靈便的走開了.

"你干嘛啊!"傅夫人的身影一消失,宋輕笑就嚷了起來,沒敢太大聲,這畢竟是在傅瑾宴的地盤上.

"你長得真像一個包子."云淡風輕的評價完,男人停止了對宋輕笑的蹂躪行為.

宋輕笑氣得嘴角都在抽搐,你才包子呢!

她揉著自己被捏痛的肉臉,心里早將傅瑾宴詛咒了百八十遍.

這個人多半是有病!動不動就對她進行人身傷害,不僅嚴重傷害了她的肉體,還讓她的精神飽受折磨,簡直欺人太甚!

不行!

她宋輕笑從來就不是坐以待斃之人,她一向信奉的是: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犯它個二三四五六七八次!

揉我臉是吧?

眼中閃過一絲狡黠,難道他傅瑾宴就沒有臉了嗎?

長得好看的臉,不是更應該被蹂躪嗎?

想到這里,她的手已經先于大腦伸向了傅瑾宴.

男人急速往後退去,結果卻陰溝里翻了船,直接仰倒在了沙發上.

說時遲那時快,宋輕笑的手飛一般的伸過去,准確的捏住了他的臉頰.

"咦?手感竟然很不錯哎?"她自言自語道.

原本是捏的手勢,瞬間改為了輕撫.

沒想到這男人生了一副糙漢子的性格,皮膚卻比她還細膩,這不公平,太不公平了!

她這里是滿腔怒火與不甘,被吃豆腐的傅瑾宴卻乖乖躺平,沒有任何怨言,反常得根本不像他的作風.

在摸了好一陣後才反應過來,自己到底干了什麼混賬事,頓時縮了手就想跑.

宋輕笑啊宋輕笑,你怎麼能夠對著債主犯花癡呢,你這是在玩命啊你知不知道!

她一邊抱怨自己,一邊皺著眉哭喪著臉.

手被傅瑾宴捉住的那一瞬間,她整個人像被小偷被抓了現行一樣,心髒"咚咚咚"好似要跳出來一般.

"占了便宜就想跑?"

傅瑾宴笑得和顏悅色,宋輕笑卻生生從那笑眼中看到了殺氣,不由緊張的往後縮了縮.

想從傅瑾宴手中救回自己的手,卻被他一個使勁往回拖,身體急速朝他靠近,堪堪撞上了他結實的胸膛.

"唔……"宋輕笑三魂七魄都快給撞散了,一時呆愣著沒有反應.

而此時,正在拐角處默默盯梢的傅夫人,貓著個身子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這兩人的互動.那一臉的笑意與猥瑣,看得身後的傅軍安好氣又好笑.

這小太太,怎麼這麼可愛!他不由在心里感歎,伸手托著老太太的後腰,生怕她站著太辛苦,閃了她的老腰.

傅夫人回頭看了丈夫一眼,沖他會心一笑,接著又將注意力放到了客廳沙發上的兩人身上.

被桎梏在男人懷里的宋輕笑此時終于清醒了過來,極度不樂意的在他懷中掙脫,"到底是誰占誰便宜?"

傅瑾宴睜眼說瞎話,明明是他的大手覆在別人背上不松開,撒謊也是臉不紅心不跳的,"你占我便宜."

我去!這男人忒不要臉了.

那炙熱的大手就覆在她後背,他當她沒有知覺嘛!

傅瑾宴卻誓死將他的不要臉進行到底,"你看,明明是你賴在我懷里,剛剛還輕薄了我的臉."

你大爺的!不要臉也得有點程度啊,謊話說得這麼6,你的良心不會痛嗎!

不對,傅瑾宴這厮根本就是沒心沒肺!

宋輕笑越想越氣,心底卻也沒有對策,只能很沒氣力的說著:"你到底松不松開?"

傅瑾宴不回答她,抱著她的手卻越收越緊.

靠,她都快不能呼吸了.

"這可是在你爸媽家,你這樣不太合適吧?"見別的招不行,她只能搬出他的父母來.

誰知道,傅瑾宴聽了這話,唇角的笑意更深了,說出口的話像是冰渣子一樣,狠狠的砸向宋輕笑,"你不會明白,一個單身了三十多年的兒子,突然帶了個女人回家,你說他家父母,該有多高興啊?"

宋輕笑:"……"

她竟無言以對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