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今晚可以留宿嗎?
傅家別墅到了.

她忐忑的下車,連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麼放了,她無措的站在車邊沒動.

傅瑾宴走過來,非常自然的牽起了她的手,緊張的她,竟就這麼默認了他的行為.

別墅的門已經打開了,傭人站在門口笑臉相迎.

宋輕笑反拽住傅瑾宴的手,朝他招了招手.

傅瑾宴非常配合的俯身靠近,卻聽見她說:"我現在的表情有沒有很奇怪?"

她將笑不笑的,臉跟僵了一樣,非常奇怪.傅瑾宴直接伸手戳向她的嘴角,生生給她半笑的臉,戳成了咧嘴笑.

"這樣就行."

就這樣?宋輕笑保持著咧嘴的笑容,怎麼感覺自己跟個二傻子似的?

"宴兒回來了?"

兩人才剛邁進屋,就有個女人的聲音飄進耳里,照這親密程度,應該是傅瑾宴的媽媽無疑.

婦人穿著一身剪裁合體的旗袍,歲月雖在她臉上留下了痕跡,但氣韻尚好,保養得宜,一點都不像年過七旬的人.

婦人臉上帶著慈祥的笑,眼神在宋輕笑的臉上停留了片刻,便直奔傅瑾宴而去,免去了宋輕笑的尷尬.

傅瑾宴拉著人到傅夫人身前站定,"她是宋輕笑."

傅夫人心里跟明鏡似的,此時卻裝得像是第一次見到宋輕笑一般,撫著人的手笑得慈祥而善意,"笑笑,來."

笑笑?

宋輕笑有些肉麻的受不了,除了她親媽,幾乎沒人這麼親切的叫過她,可臉上的表情不敢表現出來,笑得人畜無害.

傅夫人拉著宋輕笑到沙發上坐下,阿姨端來了果茶,她實在太緊張,直接伸手去握杯子,結果被燙得立馬縮回了手.

可她的手還沒收回去,卻被傅瑾宴給中途截胡了.

他握住她的手,眉頭微皺,這緊張模樣,任誰看了都覺得他們兩人絕對有一腿.

"你總是這麼不小心."他說完還作勢吹了吹.

媽呀,宋輕笑肉麻得雞皮疙瘩起了一身,傅瑾宴這又是搞什麼?秀恩愛嗎?在他親媽面前,這樣合適嗎?

可是在老太太面前,又不能暴露出兩人不是男女朋友的關系,宋輕笑只能略帶嬌羞的抽回自己的手,聲音甜甜的道:"你就知道瞎緊張."

老太太坐在一旁看著兩人的互動,一點也沒覺得沒大沒小,反而心里甜的跟蜜一樣.她們家的這顆高嶺之花,終于有人可以摘下了.

傅夫人重又握回宋輕笑的手,臉上的笑意比先前更濃,"笑笑你別緊張,你能來見我這個老太太,我打心底里高興."

"阿姨,您願意見我,我才是打心底里高興呢."宋輕笑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,只能把老太太的話原封不動的還了回去.

昨晚信誓旦旦今天要好好表現,可真到了該她發揮的時候,她的腦袋就緊張得一片空白.她以前吧,老覺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,可如今看來,也並不是這麼回事.

比如說見家長,她那是相當的忐忑.雖然老太太看著非常和藹可親,但是她還是沒來由的緊張到抓狂.

"笑笑對吃的有什麼忌口的沒有?"老太太突然問道.

宋輕笑倒是有幾樣不能吃的東西,但都不是大事,便沒有說出口,乖巧的搖了搖頭.


"那就好,女孩子不挑食,身體才好."

宋輕笑只能點頭表示贊同,可是這話怎麼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?

她正想得出神,坐在一旁沉默不語的傅瑾宴突然站起了身,朝著她身後恭敬的喚了聲:"父親."

這話一出,原本已經沒那麼緊張的宋輕笑,又變得更緊張了.

她異常僵硬的站起身,慢慢的一點點轉身,根本沒敢直接看人,直接來了個90度鞠躬,"叔叔您好,我是宋輕笑."

她一直保持著彎腰的動作,還是一旁的傅夫人拉了她一把,聲音里都是笑意:"傻孩子,你這麼客氣干什麼?我們家老頭子,別看著很凶的樣子,其實是個挺可愛的小老頭."

呃…宋輕笑不知道自己應該說啥,可愛的小老頭?莫名覺得這個詞好萌.

有這麼可愛的老媽,為啥傅瑾宴這個男人,說話卻總能氣死人呢?宋輕笑表示非常不能理解.

傅軍安打量了幾眼站在夫人身邊的女孩兒,溫順謙卑,模樣非常討喜,想必他的夫人是非常喜歡的,不然怎麼會一直拉著人家的手不松開?

再看他的小兒子,三十幾歲的人,還是頭一回帶女孩子回家.他雖然從不過問兒子的事情,但能見到他終于安定下來,內心還是放心不少.

"都傻愣著干什麼?吃飯吧."

老爺子一放話,眾人都慢慢挪步去往餐廳.

老爺子坐在主位,傅夫人落座于他身邊,宋輕笑走在最後,糾結著自己是不是應該坐到傅瑾宴身邊去?

傅夫人卻在這時朝她招了招手,"笑笑,到我身邊來坐."

宋輕笑如蒙大赦,立馬高興的坐在傅夫人身邊.坐在這,總比坐在傅瑾宴身邊好.

可是才不到五分鍾,她就有些後悔了.

傅夫人一直往她的碗里夾菜,才一小會兒功夫,碗里就堆成小山了.

"你就是太瘦了,要多吃點."

宋輕笑一邊像個小兔子一樣喂著食,一邊認真的聽著傅夫人的話.這句話,怎麼聽起來更耳熟?

她的記性不算好,可是那晚的記憶太印象深刻,以至于她瞬間就想起來了!

傅瑾宴去她家見家長那晚,她扔垃圾的時候不是遇到一個奇怪的婦人嗎?難道,那個人是傅夫人?

宋輕笑越想越覺得可能,尤其是傅夫人一直在強調她太瘦這個事情,跟那晚奇怪婦人的舉動別無二致.

她是個直腸子,想起了就要說出來,咽下了嘴里的肉,才湊到傅夫人耳邊問道:"阿姨,你是不是那天晚上…"

宋輕笑話還沒說完,傅夫人突然在桌下拍了下她的腿,她就算再遲鈍,也明白這件事不能在這里說,連忙閉緊了嘴巴.

一直沉默用餐的父子二人,卻同時抬頭望向她.

傅軍安看了自家夫人一眼,才再次將目光落向宋輕笑,"宋小姐剛剛想說什麼?跟家妻有關?"

宋輕笑此時只能以笑化解尷尬,隨便胡謅了一個理由,"我是想問,我跟阿姨聊得這麼開心,今晚可以留宿嗎?"

留宿?

話說出口了,一桌人都愣住了.

臥槽!宋輕笑啊宋輕笑,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說什麼啊!大中午說什麼留宿,留宿個毛線啊!你讓人家父母怎麼想你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