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真有想過嫁給他
她此時的模樣只能用爆丑來形容,淚水糊了一臉,頭發亂成一團,還有好多黏在了臉上.

她臉氣的通紅,盈滿淚水的眼仇視的瞪著面前的男人.

傅瑾宴手里端著碗面,正在冒著熱氣,香味也順著熱氣一起飄到了宋輕笑的鼻腔里.

原本瞪向男人的眼神,瞬間就看向面條.

宋輕笑咽了口口水,剛才的怒意瞬間被食欲給占據了,"給我的嗎?"

她說完就伸出手去,想從傅瑾宴的手中搶面,卻被他的大手一把按住了腦袋,語氣相當的嫌棄,"先去洗臉."

"這不重要!我餓了,你給我面!"

傅瑾宴態度強硬,用眼神示意宋輕笑去洗手間洗臉,他則往後退開一步,與她保持距離,"我在餐廳等你."

宋輕笑就這麼眼睜睜看著一碗香飄飄的面從自己眼前端走了,顧不得難過,瞬間沖向洗手間.

等看到鏡中自己的模樣時,她頓時哭笑不得,也真是難為傅瑾宴,每天都要看自己發瘋的一面.

迅速收拾好,她以最快的速度沖下了樓.

傅瑾宴已經坐在了餐桌的另一邊,低垂著眼,像是正在等待自己.

宋輕笑本來還在奔騰的腳步,瞬間慢了下來.

她還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撫了撫頭發,這模樣,矯情得厲害.

等她落座後,傅瑾宴看了她一眼,才拿起筷子,"吃吧."

她原本想淑女一點,可這實在是太為難她了,反正傅瑾宴已經見識過她吃飯的狼狽樣子了,也不多這一回吧?

吃面的時候,她大腦也沒停下來.雖然傅瑾宴這人有時候的確非常可惡,但對她已經算很好了吧.

她明明才是那個欠債的人,可是受他照顧的,次次都是她.

有時候宋輕笑都覺得,她一點都沒有欠債人的自覺,脾氣挺大,說話的語氣也很欠揍.可是一般情況下,傅瑾宴除了嘴上占點便宜,倒也沒真的把她怎麼樣.

想到這里,她竟然有些良心發現,"那什麼,明天是要去你爸媽家?"

傅瑾宴正在慢條斯理的吃著碗里的面條,對于宋輕笑突然的問話,也只是抬頭看了她一眼,算是默認.

她突然豪爽的拍著自己的胸脯,一臉的義氣,"你放心!明天你爸媽那里我一定好好表現,你一點都不用擔心."

傅瑾宴定定的看了她一陣,放下筷子後才道:"你不用刻意討好我爸媽,像平常一樣就行."

雄心壯志的宋輕笑,猶如被人從頭潑了一盆冷水,臉上的表情只剩尷尬.她趕緊埋下頭繼續吃面,恨不得將臉都伸進碗里.

她干嘛要自作多情!也不是真的要跟傅瑾宴怎麼樣,在他爸媽面前表現那麼好干嘛!

她正一臉的糾結,這時候,傅瑾宴卻突然叫了她一聲,她抬頭去看,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.

她是個藏不住事的,看著傅瑾宴那模樣就難受,"有話你就直說."

"你和霍子樺,是怎麼認識的?"

傅瑾宴的話,不僅讓宋輕笑驚訝,連他自己都沒想過,他當真問出了口.

雖然再次提起那個人渣,但宋輕笑此刻的心情已經相當平靜,沒有貧嘴,而是認真的回答起了他的問題.

"我和他是大學校友."她身邊沒什麼朋友,幾乎從沒對別人提起過她和霍子樺的種種.今天傅瑾宴問了,她索性第一次全說了出來.

"他追的我,追了整整四年."宋輕笑想起那時候的事,嘴角帶了點笑,現已物是人非,可當時的感受卻是真實的.

"我不喜歡他的優柔寡斷,可是他對我好,是真的對我好.自從我爺爺去世以後,他是第一個打心底里對我好的人."

傅瑾宴只是默默的聽著,期間並未插話打斷她.

"我沒有說過是吧?我是爺爺照顧著長大的.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,我也是上了高中,才改姓宋."

"剛上大學那會兒,爺爺生了重病,都沒等到我返回a市,就已經去了."宋輕笑原本就紅腫的眼,此時又盈滿了淚水.

爺爺一直都是她心中的軟肋,要是沒有爺爺,她能不能平安長大都不知道.當年她爸爸去世,她媽媽蘇梅經受不住打擊,離開了家.

後來再回到家時,蘇梅已經和宋華年在一起了.

也是真正進了宋家的門,宋輕笑才從宋清藍和家里傭人的口中聽說,原來蘇梅,是宋華年養在外面多年的女人.

而宋清藍的媽媽,在宋華年娶蘇梅進門的前兩年,自殺了.

所以後來不管宋清藍對自己做了什麼,她都從來沒有理會,由著她去.

宋輕笑抹了把眼淚,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:"你看,我都扯遠了.反正吧,我和霍子樺在一起兩年,不說愛得有多麼轟轟烈烈,但我是真有想過有一天會嫁給他."

宋輕笑沒有看到,傅瑾宴垂在腿上的手一點點握緊,連青筋都冒了起來.

明明傅瑾宴已經說過不需要過度表現自己,第二天,宋輕笑還是從頭到腳將自己包裝了一遍.

她注視著鏡中的自己,妝發得宜,一身及膝水藍色連衣裙清新養眼,非常稱人,顯得她特別清純.

宋輕笑滿意的摸著自己的臉,眼睛下方的紅腫還是有點蓋不住,但也擋不住她的清純動人啊.

她哼著歌,一蹦一跳的往外走,一點都沒有穿裙子的自覺.

傅瑾宴早就打理好了自己,此時正倚在欄杆處等她.

他今天穿的比較休閑,簡單的灰色t恤搭配黑色西褲,腳上踩了雙小白鞋,乍一看,還有點像一個大學生.

兩人在看到彼此的模樣時,都有些呆愣.

還是傅瑾宴先回過神來,假意咳嗽一聲,一本正經的說道:"走吧."

宋輕笑撫了撫自己的裙擺,踩了雙瑪麗珍單鞋就跟他出門了.

車程並不算遠,可嚴格意義上來說,這是宋輕笑第一次去見別人的家長,說不緊張是騙人的.

她坐在車里,不自覺咬著手指甲,跟她那一身淑女氣質完全不搭.

"你不用緊張,照平常那樣就行."

宋輕笑回頭去看傅瑾宴,他卻只是專注的開著車,看都沒看她一眼.

"你上次去見我媽的時候,為什麼一點都不緊張?"

傅瑾宴剛想回答她,宋輕笑卻又截住了話頭,"算了,我不想聽."

宋輕笑覺得自己這是在自取其辱,所以打斷他.她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,即使和他的關系是假的,但像傅家這樣的家庭,肯定不是那麼容易糊弄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