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你怕我誤會嗎
傅瑾宴只有加大了手上的力度,她的眉終于有了絲松動,眼皮動了動,卻還是沒有醒來.

"宋輕笑,起來."他又喊了一句.

她這回反應倒是比較大了,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,像兩條彎曲的小蚯蚓,丑死了.

"回房間去睡."

"讓我再睡一會兒嘛,我好困啊,"她迷迷糊糊的說著,聲音里似有撒嬌的成分,"別鬧我,子樺."

宋輕笑的話音一落,傅瑾宴嘴角剛漾起的笑容,瞬間就凝在了嘴角,一點一點的冷了下去.

"你叫我什麼?"

被質問的女人依然昏昏欲睡.

"宋輕笑,我是誰?"

他是誰?

宋輕笑突然猛地一個睜眼,這個惡魔般的聲音,還能是誰?當然是她的最大債主傅瑾宴啦.

臥槽!她怎麼睡著了?不對,現在重點是,她是睡糊塗了嗎?為什麼她會以為叫醒她的人會是霍子樺那個人渣!

說誰的名字不好,為啥偏偏說了霍子樺!她好氣啊,就算是睡糊塗了,也不應該喊出他的名字啊,太丟臉了,而且還是在傅瑾宴面前.

她已經准備好迎接傅瑾宴的毒蛇吐槽,結果他卻像被人點了啞穴一樣,一句話也沒說,轉身就往外走,冷漠得如同一個冰塊.

她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,竟然下意識的跟著他往外走.

這還不是重點,重點是,她的嘴巴已經先于大腦做出了解釋,"傅瑾宴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!"

傅瑾宴突然停下,回頭看了她一眼,眼神卻意味深長,"哦?我想的是哪樣?"

"就是,就是,"她一咬牙,狠下心來,"我叫出他的名字不是因為對他還心存眷戀,只是一時口誤叫錯了.對!就是口誤!"

"所以,你是在給我解釋?為什麼?"

為什麼?

宋輕笑當真還仔細思考上了這個疑問,這麼一想,才覺得自己是真的腦抽了.

她為什麼要跟他解釋!他又不是她什麼人,她在夢里叫了誰都跟他沒關系吧.

她正在原地糾結尷尬,傅瑾宴突然湊近她許多,直逼得她緊張得連呼吸都忘了節奏.

"你怕我誤會嗎?"

"哈哈,"宋輕笑大笑兩聲掩飾尷尬,不由得提高了嗓音,"我怕什麼啊?你又能誤會我什麼?時間不早了,還是早點睡覺吧."

"你這是心虛到要逃避?"傅瑾宴卻一改之前的冷漠形象,非得不依不饒的追問.

"我心虛個毛啊!都說是口誤了,你愛信不信,不信拉倒!"

她無緣無故的發了一通脾氣,然後以最快的速度逃回了自己房間.

說是沒有逃避,可她的種種行為,都在無聲的訴說著,她確實就是在逃避.

啊啊啊啊!回到房間的宋輕笑立馬就將門反鎖了.

她恨恨的敲打著棉被,非常不理解自己,為什麼要突然解釋!為什麼啊!

宋輕笑!你精神不正常了嗎?啊啊啊啊啊!她瘋狂的揉著自己的頭發,徹底進入暴走模式.

剛才的行為別提多反常了,還指不定被傅瑾宴那個自戀的男人解讀成什麼樣子呢!想想就覺得好氣.

她重又坐起身來,一直被內心忽略掉的情緒終于漸漸浮上心頭.

霍子樺的背叛,她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已經放下了,可是心里還是不甘心吧.這種不甘不是對霍子樺的留戀,而是對于這段脆弱感情的可惜.

當初霍子樺追她時,她是看不上他的.

他做事優柔寡斷,溫柔是真的溫柔,可他的溫柔,最後也變為了一把利劍,深深刺傷了宋輕笑.

也許傅瑾宴說得沒錯,她看男人的眼光真的很差.

人們不是常說,越難得到的東西,得到後就會倍加珍惜嗎?可為什麼到了她和霍子樺身上,這套就行不通了?他就這麼經不起誘惑?

沈心願剛出現在兩人之間時,霍子樺的朋友就給她警告過,是她對他太過放心,竟沒想到,一向溫潤如玉的人在名利權勢前,感情也都只是浮云.

宋輕笑是個粗神經,平常很少感懷傷秋.許是剛剛受了傅瑾宴的刺激,這一刻心里難受的要命,竟比當時知道霍子樺出軌還要難受.

她是真心喜歡過霍子樺,她這人看起來大大咧咧的,其實內心非常脆弱.

她也懷疑過,會不會他是被威脅了?

可是當沈心願炫耀的拿著兩人滾床單的視頻放給她看時,她心里那些辯解全都煙消云散.

視頻里他穿的衣服,是她新買的.那天他來看她,是她親手給他穿上的.

最後,卻都被沈心願一件件脫掉了.

他當天還信誓旦旦的跟她發誓,無論沈心願怎麼鬧,他都不會離開她.

結果呢?轉眼就爬上了她的床.

宋輕笑又不是傻子,她清楚地很,如果不是霍子樺自己願意,沈心願根本不能把他怎麼樣.

太諷刺了……

想起當時的那一幕,她就忍不住紅了眼眶.

"靠!宋輕笑啊宋輕笑,你可真沒本事.為了個渣男到底還要哭幾次啊!"她吐槽自己,眼淚不受控制的往下滴落.

手擦得越使勁,眼淚流得越洶湧.

最後連她自己都無語了,干脆就放開了喉嚨哭,哭出來還不行嗎!

傅瑾宴幾乎是剛邁上二樓,就聽到了宋輕笑撕心裂肺的哭聲,這悲傷程度,聽起來可比霍子樺和沈心願婚禮當天還要慘烈.

腳步不由加快了些,可到了門口一擰門,根本擰不開.

"宋輕笑,開門!"

他邊敲門邊喊,里面的哭聲一點都沒有消停下來,更沒人給他開門.

"宋輕笑!你聽到沒有,我命令你馬上給我開門!"

不管傅瑾宴在門外把威脅的話說得有多溜,哭得昏天暗地的宋輕笑死活不給他開門.

最後失去耐心的他只能砸門,里面哭泣的聲音才稍微小了一點.

這事還真怪不得宋輕笑,她本來就哭的專心,誰知道傅瑾宴這個時候上來啊.再說了,這房子隔音效果這麼好,怪她咯?

傅瑾宴把門砸的咚咚響,她一個翻身從床上坐起,懶得去擦滿臉淚水,心里一股子憋屈.還讓不讓人活了!就算寄人籬下,她總有選擇哭的權利吧!

傅瑾宴這人太過分了,竟然連她哭的自由都要剝奪!

她飛奔著沖向房門口,邊擰開門邊暴躁的吐槽,"你別太過分了!我流的可是我自己的眼淚,你管不著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