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你叫我什麼?
車子平穩前行,以至于宋輕笑一覺就睡到了下午.醒來時,只覺得渾身都不自在,坐起身來揉捏著肩膀與四肢.

傅瑾宴從後視鏡看了她一眼,此時她睡眼惺忪,頭發亂的像個雞窩,臉上的表情掙紮而痛苦.

等腿麻逐漸消失以後,宋輕笑才開口問道,聲音有些沙啞,"我們到哪兒了?"

傅瑾宴沒回頭,卻拿了瓶水遞給她,"大概還有五六個小時."

她自然的接過他遞過來的水,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,喉嚨是真的干的難受.

睡了這麼長時間,現下是完全清醒了,想著傅瑾宴從昨天起就一直在開車,她不免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,"需要我換你嗎?"

傅瑾宴有些沒料到,"你會開車?"

宋輕笑揉著酸痛的肩頸,一臉的得意,"小看我了吧?姐可是正兒八經的老司機!"

他倒也不是很累,不過既然她都開口了,他也正好可以借機休息下.

將車開到服務站換人,順便簡單吃了點東西解決了午飯.

宋輕笑說自己是老司機,完全不是誆人的.高中畢業後她就早早的學了開車,如今已有超過8年駕齡,雖然比不過身旁的男人,但論駕駛技術,她還是相當自信的.

熟練地起步,加速,換擋,幾乎是一氣呵成.

沉默的坐在一邊的傅瑾宴難得露出了欣賞的目光,可是說出口的話,就沒眼神那麼友善了.

"我還以為你什麼事都干不好,沒想到駕駛技術還勉強過關."

一聽到男人誇她,宋輕笑就有點繃不住,全然沒注意到他話里的諷刺,自發自覺地接受了誇贊.

等反應過來傅瑾宴在嘲笑她做事廢材時,氣得尖叫,"傅瑾宴,你一天不懟我你就不自在是吧!"

傅瑾宴欣慰的一笑,"你終于變聰明了."

宋輕笑正想轉頭臭罵他一頓,男人突然伸手把住了方向盤,"看路."

他們此時還在高速路上,她忍住內心想要發作的心情,聽話的專心當起了司機.

傅瑾宴也不再懟宋輕笑,閉著眼假寐.剛剛還沒覺得有多累,真的坐到副駕駛上了,疲憊卻鋪天蓋地席卷而來.

他最近幾天都沒怎麼休息好,一邊要隨時應對宋輕笑的突發狀況,一邊又要提防傅夫人或者沈心願那邊搞什麼小動作,公司的事也沒落下,可謂是又傷神又傷身.

兩人大概是晚上八點才抵達m市,傅家別墅位于遠郊,雖然這個時間點開過去也就個把小時車程,但傅瑾宴嫌麻煩,直接帶著人去了他市里的公寓.

將車停進地下車庫以後,宋輕笑總有這種想法冒出來:他是在跟她炫富嗎?

就他在a市的那個公寓,是整個a市賣的最貴的公寓樓,他還選的是頂樓.

據說那層樓能觀賞到a市最美的夜景,可惜當時她住在里面都在跟傅瑾宴置氣,根本沒時間好好欣賞風景.

而位于m市市中心的這套公寓,可比a市的華麗多了.複式結構,空間寬敞,裝修風格倒是比較符合傅瑾宴的人設.

宋輕笑還在左右打量,傅瑾宴卻吩咐道:"跟我上樓."

她一臉警惕,又不自覺的雙手捂胸,"你想干嘛?我跟你說啊,你別以為這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就怕你……"

"你如果再多說一句廢話,我馬上把你趕出去."

她立馬就閉嘴了,乖乖的抱著自己的電腦,跟在他身後.

他在其中一間門外停了下來,指了指,"你的房間."

說完也不等宋輕笑有什麼表示,就自顧自的邁著大長腿往樓下走.


宋輕笑也沒管他,進了門.

房間內的裝潢也偏簡約風格,只是在擺件上費了不少心思,看起來比較像一個女生的房間.

宋輕笑就納悶了,客房不是一般都比較簡單嗎?怎麼她覺得她住的這間,像是原本就給她准備的一樣?

瞧你這點出息,就知道胡思亂想,宋輕笑搖搖頭,晃掉了大腦內奇奇怪怪的想法.

她拿出今天新買的衣服准備掛進衣櫃里,拉開衣櫃門一看,不由有些咋舌.

臥槽!這房間該不會真的就是為她准備的吧!

她不可置信的拉開衣櫃內的每一個抽屜,里面滿滿當當的全是女士用品,還分門別類的全部分類整理好了.

她有點方.

雖然衣櫥內的衣物都不是她平時的風格,但是看這標簽都還在,都還是新的,一看就是剛買的.

傅瑾宴這是什麼意思?搞的她好像被包養似的,感覺挺奇怪的.

她拎起自己的電腦,匆匆忙忙的就朝樓下奔去.

"傅瑾宴,你在哪兒?"

樓下的房間門都關著,她也不確定他到底在哪個房間,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進行呼喚.

可是喊了半天都沒聽到傅瑾宴的回應.

宋輕笑一拍腦門,可真是傻,放著好好的手機不用,干嘛非得用最原始的方式?

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了,宋輕笑開門見山,"你在哪兒?"

"你身後."

什麼鬼?宋輕笑皺眉,傅瑾宴是在跟她玩浪漫?

可是當她轉過身後,握著手機的傅瑾宴還真就站在她的身後,只是中間隔了一層可移動實木門.

他一邊摁掉電話,一邊轉身往回走,宋輕笑連忙跟上.

"有事?"

宋輕笑懷里抱著電腦,點了點頭,"之前接的設計稿,還有沒交稿的,可以借你的書房用用嗎?"

書桌上的電腦還泛著光,看來傅瑾宴是在處理公事.

宋輕笑原本是抱著興師問罪的態度來的,可是看到他這麼晚了還在處理公司的事情,已到了嘴邊的話就有些難以開口了.

算了,反正她要問的事情也不是特別重要,除了覺得有點奇怪以外,倒也不是不能接受.

話已經說出口了,宋輕笑也確實有需要完工的設計圖,她也沒敢閑下來.

兩人各據一片天地,彼此互不干擾,畫面竟說不出的和諧.

不知道什麼時候,宋輕笑趴在桌上睡著了,傅瑾宴處理完公司的事情一抬頭,就看見她眼鏡被擠的歪七扭八的,懸在鼻梁間,畫面說不出的滑稽搞笑.

他靜靜的看了她一會兒,這個小家伙,到底還有多少未知的一面是他不曾見過的呢?

他伸出了手,急速的朝她的臉靠近,最後卻在僅有1cm的位置堪堪停了下來.

他握緊了手收回,最後改為搖了搖她的肩膀,聲音帶著深夜的磁性與喑啞,"宋輕笑,回房間去睡."

宋輕笑卻睡得死得很,完全沒有任何反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