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還有這種神操作?
"你是喝醉了嗎?"最後,宋輕笑只能做出這樣大膽的猜測.

如果不是喝醉了在說胡話,為什麼宋清藍說的話,她一句都聽不懂呢.

"你別裝了,宋輕笑,你騙不過我的."

她氣的都要翻白眼了,她怎麼以前沒有發現,原來宋清藍還有這種神經質的特質?怎麼偏說不聽呢?

"我沒騙你,也沒騙你的必要,信不信由你."

"還想騙我?你忘了嗎?當年你的初戀你也不肯承認,結果人跟我在一起了,你卻哭的昏天暗地."

宋清藍不提還好,一提起這茬她就生氣.

當年初戀被搶,她也很難過好嗎!再說了,那時候是早戀啊,她不敢承認多正常啊.誰知道看她不順眼的宋清藍會不會回家打小報告,告她狀呢.

不過當時的事情可以理解為折磨她才搶了初戀,那傅瑾宴呢?宋輕笑腦子轉的飛快,雖然不確定,但還是盡量猜想著宋清藍反常的可能.

"你難道對他一見鍾情?"宋輕笑說這話時,目光不由自主就看向了坐在身旁專心駕車的男人.

雖然他確實長得好看,非常好看,眉眼深邃,鼻梁高挺,性感薄唇加上輪廓分明的臉型,身材也堪稱完美.

但是!想要一見鍾情,總也得講究點情節什麼的吧?

她可記得當時宋清藍闖進她公寓時,自己和傅瑾宴正膩歪的抱在一起,那可是相當的尷尬啊,怎麼也不可能產生荷爾蒙這種東西吧.

不管宋輕笑怎麼想,都想不明白.

而問出這句話後,宋清藍卻把她電話直接給掛了.

宋輕笑連喂了好幾聲,才反應過來對方已經結束了通話.

什麼鬼?宋清藍鬼上身嗎?莫名其妙的打來一通電話,指責她一頓,然後又給掛了?

宋輕笑盯著傅瑾宴,總覺得問題好像出在他身上.

上次她和宋清藍在廚房時也是這樣,當時就覺得有點奇怪,要不是蘇梅突然進來了,說不定還能探出點什麼.

察覺到宋輕笑的目光,傅瑾宴突然回頭,說得好不欠揍,"不要愛上我."

神經病啊!宋輕笑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,"您還能再自戀一點嗎?"

傅瑾宴挑眉,"這叫自戀?"

宋輕笑繼續翻白眼,"不然呢?"

"我陳述的是客觀事實."

她只能笑笑不說話了,不過轉念一想,倒是可以問問傅瑾宴.

"你和我姐之前認識嗎?"

傅瑾宴似乎對宋清藍沒什麼印象,宋輕笑描述了一大通,他才隱約有些印象.

照這情況來看,兩人之前應該是不認識.

宋輕笑又再看了他一眼,然後才問道:"以前對你一見鍾情的人多嗎?"

傅瑾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"關心我的情史?"

她含糊應付,"算是吧."

"你和我什麼關系?我為什麼要告訴你."

嘿,這男人,還蹬鼻子上臉了.

不說就不說,搞的誰多稀罕似的.要不是本著她那點良心,她才不愛管宋清藍是鬼上身還是怎麼著呢.

兩人就這麼一路斗嘴斗到了小鎮上,天色已經不早了,傅瑾宴決定今晚就留宿在這邊.

小鎮後邊有個山,空氣質量很好,只是晚上起霧,有些冷.


宋輕笑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裹了又裹,光溜溜的腿卻冷得發抖.

所以她才不喜歡穿什麼裙子,像她這種奇葩體質,冷一點恨不得穿棉襖,熱一點恨不得鑽冰箱的人,裙子這種淑女范真的不適合她.

"很冷?"

宋輕笑連臉都不想抬了,又不是瞎,看不到她渾身上下都在發抖嗎?

點的飯菜還沒開始上,她現在可謂是饑寒交迫,埋著頭搓著手不住的跺著腳取暖.等她再次抬頭時,原本該坐在她對面的傅瑾宴卻不知去向.

老板娘正巧端菜過來,她忙問道:"老板娘,你看到跟我一起來的那個男人去哪兒了嗎?"

"出去好一會兒了."

"沒說去哪兒?"

老板娘搖頭,正說著呢,傅瑾宴突然拎著一個塑料口袋回來了.

他正在微微喘著氣,似乎是跑著回來的.逆著光,額間的頭發被霧水霧濕了,徒增了幾分慵懶氣息.

他個子高,邁著長腿朝她走近.

眼前這畫面,竟莫名的有些感人.

臥槽!宋輕笑打開傅瑾宴扔給她的塑料袋以後,激動的只剩下這句粗話了.

傅瑾宴這男人,居然好心的去給她買襪子了!

不過等將襪子全部掏了出來,宋輕笑不由有些哭笑不得.

"大哥,你這尺碼買的是小孩兒的吧?"

見他沒說話,宋輕笑繼續吐槽,"這一雙我都穿不下,還買這麼多雙?"

一直沉默不語的男人突然站了起來,一把奪過她手中的襪子,蹲在了她面前.

宋輕笑下意識的想要躲開,卻被傅瑾宴抓住了腿,動作實在算不上溫柔.

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,小鎮上的店鋪幾乎都關門了,好不容易有一家沒關,賣的只有小孩兒的碼.

傅瑾宴也沒別的辦法,只能將大爺店里的襪子全買走了.

此時他蹲在宋輕笑身前,將襪子打橫系在她的腿上.

她的腿頓時就暖和了,還非常的…恩,五彩繽紛.

宋輕笑不禁咋舌,還有這種神操作?

她算是長見識了,原來過膝襪還能橫著穿.

老板娘此時正在給他們上最後一道菜,見到眼前場景,不由笑彎了眼,對傅瑾宴贊不絕口,"小伙子人真不錯,姑娘,你眼光很好嘛,男朋友對你這麼好."

除了笑,宋輕笑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才算合適.

吃飯的時候兩人出奇的安靜,宋輕笑是有點尷尬,傅瑾宴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,表情難得的有些呆愣.

飯後,從老板娘那里拿了房卡,宋輕笑就匆匆忙忙的回了自己的房間,速度之迅速.

她倒在床上,抬起腳,看著腿上綁得奇奇怪怪的過膝襪,嘴角竟不自覺的揚起了笑,她自己卻絲毫都沒有察覺.

翌日一大早,傅瑾宴就將宋輕笑給叫了起來,她犯困的厲害,到了車上直接縮到了後座,非常不淑女的躺著睡覺.

她打小就有這毛病,坐車時喜歡貓在後座躺著睡覺.昨天是對傅瑾宴不太放心,今天還有一整天的車程,她光是想著就覺得特別困.

傅瑾宴從後視鏡里能看到她,她沒把自己當外人,睡得歪七扭八的,一點都沒有女孩子的淑女形象.

以往換做別的人,他肯定既嫌棄又鄙夷.

可這人換做宋輕笑,他卻只覺得她對自己放心的模樣,令他非常滿意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