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宋小姐不是很有骨氣嗎?
傅瑾宴很快就將廚房收拾乾淨了,並且命令宋輕笑不准靠近廚房.

宋輕笑早就餓了,生著氣的她連肚子也非常不爭氣的在唱空城計,卻不肯先向傅瑾宴妥協,昂著頭,像只驕傲的小孔雀.

傅瑾宴被她這模樣逗笑了,率先開口,"想吃什麼?"

"我不餓."

話才剛說完,肚子以更大的聲音抗議了.

這臉打的,啪啪的響,宋輕笑沒好氣的別開了一張紅臉.

興許是覺得留在這里太丟臉了,她一個人灰溜溜的返回了臥室.

一關上臥室的門,她就後悔了.

宋輕笑啊宋輕笑,你是這麼有尊嚴的人嗎?是肚子餓重要,還是尊嚴重要啊啊啊.

餓的要死了,你低一下頭會死嗎?

這麼想著,她又奔到了門口,手放到門把上,卻怎麼也下不去力去擰開它.

不對!她從來沒有把尊嚴看的重要,但是傅瑾宴這厮太欺負人了,憑什麼把她吃的死死的?簽了不平等條約就能被這麼不公平對待嗎?

可是肚子真的好餓啊,宋輕笑揉著餓到難受的肚子,委屈的都快哭了.

她就這麼一個人在房間里天人交戰了許久,最後實在忍不住,悄悄打開門溜了出去.

一打開房門,濃郁的香味直撲鼻腔,宋輕笑忍不住深嗅了幾口.

她小心翼翼的挪動著腳步,朝著"香源"靠近.

耳邊卻傳來嘲諷的聲音,聽得她汗毛都豎了起來.

"宋小姐不是很有骨氣嗎?是誰說不餓的?"

阿西吧!宋輕笑擰眉,這個男人真要命,當真不給她留活口嗎?

"怎麼哪兒都是你,你真是太陰魂不散了!"

傅瑾宴不置可否,"這是我家."

麻蛋,怎麼忘記這茬兒了.

宋輕笑囧的要死,卻還得拼命作死,收拾好臉上對食物那強烈的訴求,很有骨氣的直起了腰,口是心非,"怎麼?我出來散個步不行嗎?"

"散步?"明知道她是在張口胡說,傅瑾宴卻極力配合,"哦,宋小姐真是雅興啊."

雅興你妹啊!宋輕笑,你得挺住!

宋輕笑不住的給自己做著心里暗示,可是來自生理的需求根本不由她控制,原本已經消停下的肚子,此時又在"咕咕咕"的叫個不停.

"看來宋小姐是真的不餓,"傅瑾宴看向她叫個不停的肚子,嘴上的話卻無情極了,"這一桌子菜算是傅某自作多情了."

他說完就欲轉身,卻被宋輕笑突然伸出的手給拽住了.

宋輕笑,你真沒出息!

雖然心里這麼吐槽著,但是她覺得,人嘛,還是活命最重要.

傅瑾宴收回被她拽住的手,挑眉,"宋小姐這又是什麼意思?"

她努力的笑,笑的既諂媚又油膩,聲音還刻意甜膩了好幾個度,"老板…人家肯定只有吃飽了飯才能好好為你工作呀…您說是嗎?"

話說完了,她還不嫌事大的猛眨了幾下眼睛,畫面非常辣眼睛.

傅瑾宴難受的凝起了眉,表情陰森恐怖,"你要是再這麼說話…"

他話還沒說完,宋輕笑突然拽住了他的衣角,搖擺著左右晃動,典型的小孩子撒嬌模樣,聲音里的甜度還在,"人家如果再這麼說話,你要怎樣?"

她都快被自己的聲音給甜吐了,可見到傅瑾宴滿臉不適的模樣,竟然心情大好,這幾天被欺負的情緒終于消散一點了,有種扳回一城的感覺.

原來天不怕地不怕,懟得人心窩疼的傅瑾宴傅總,受不了女生撒嬌啊.

"宋輕笑!"傅瑾宴覺得他太陽穴都被刺激得亂跳,有點氣急敗壞,"你給我閉嘴!"

"傅總…你干嘛要凶人家…"她垂著頭,一副委屈極了的模樣,因為憋笑而抖動的肩膀卻出賣了她的真實情緒.

好呀!傅瑾宴反才應過來,他被這小家伙耍了.

憤怒的深呼吸幾口氣,他突然唇角一勾,語氣已經恢複平靜,"既然宋小姐不想吃,我拿去扔了就行."

"別!誰說我不吃了!"

一聽到自己的食物受到了威脅,宋輕笑哪里還有心思裝嗲嗲女逗他,一門心思的護食,聲音瞬間就變正常了.

"會好好說話了?"

"會會會."宋輕笑點頭如搗蒜,生怕他再拿食物威脅她.

傅瑾宴什麼都沒說,提步往餐廳去,宋輕笑識相的立馬跟在後面,活像一個小仆人.

兩人在餐桌前站定,傅瑾宴朝她使了使眼色,她趕緊坐下,等著他為她派送美食.

哇咔咔,傅瑾宴當真沒有誑她,真是一桌子的菜啊.她匆忙瞄了眼菜色,竟有好幾樣都是她的最愛!

她眼睜睜的看著傅瑾宴端起了一盤糖醋排骨和一盤醬骨頭,緩緩的,緩緩的朝著她的方向移動.

她的眼神一會兒看著醬骨頭,一會兒看著糖醋排骨,不爭氣的咽了口口水,已經在想著要先吃哪一個才好.

我的肉啊,快到姐姐肚子里來吧!

眼見著肉已經到眼前了,宋輕笑伸手准備去接,傅瑾宴的手卻往外一偏,"啪"的一聲,連盤帶肉一起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里.

"你干什麼啊!"宋輕笑眼睛都要瞪出來了,氣勢洶洶的咆哮.

傅瑾宴淡淡一笑,"手滑."

手滑?開什麼國際玩笑!有那麼巧?剛好端到她面前就手滑了?

這個男人,該不會是在報複她剛剛的賣萌行為?

宋輕笑安慰自己,沒事的沒事的,桌上還有其他的菜.她才不相信,這個男人當真會這麼幼稚.

不過她卻猜錯了,傅瑾宴這個人的確就是這麼幼稚!

從來都只有他欺負別人的份兒,哪能輪到別人欺負到他頭上?更何況,這人還是宋輕笑.

宋輕笑搶也搶不過,手短腿短的,架勢還沒擺好,已經被傅瑾宴一手按頭給阻止了.

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心愛的肉肉從她眼皮子底下,一點一點的填滿了垃圾桶的胃.

她眼睛都氣紅了,剛剛還只是餓,現在是又氣又餓,難受的要命.

桌上還剩下了最後兩盤,是宋輕笑最愛的蝦,一盤清蒸鮮蝦,一盤蒜香小龍蝦.

她惡狠狠的瞪著傅瑾宴,頗有一種要和他"同歸于盡"的勢頭.

其他的菜她也就忍了,到了她最愛的蝦,她說什麼也要守住!

宋輕笑趁傅瑾宴一不注意就飛奔了出去,卻還是沒能逃出他的魔掌,直接被他從後面拎住了衣服後頸,那輕巧模樣,跟拎只小雞似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