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我愛你
沈心願接連兩天吃了悶虧,心里憋屈的要死,可偏偏又拿罪魁禍首沒有辦法,氣的臉色發青.

向甜跟著她的時間不長,但脾性倒也摸了個一清二楚,此時站的離她稍有些距離,免得怒火濺到她身上,傷及池魚.

傅瑾宴這次之所以會來a市,第一是為了參加沈心願的婚禮,第二就是談經紀公司的合同.現下兩件事情都已解決,按計劃應該返回m市了.

陳盛按照之前的行程安排,正在跟傅瑾宴報備,"傅總,今天下午一點的飛機回m市,四點公司有一個會議需要您出席……"

話還沒說完,傅瑾宴就打斷了,"我往後三天的行程全部取消."

陳盛一臉懵逼,全部取消?還是三天!

要知道,對于身為工作狂魔的他的助理,陳盛可連一次額外的假期都沒有休過.

可是現在,boss居然要推掉三天的行程?這種驚訝程度不亞于太陽從西邊升起.

傅瑾宴原本是倚在後座上假寐,一直沒聽到陳盛的回答,只好睜開眼,映入眼簾的卻是陳盛誇張的張大的嘴.

"不想休假?"

"想想想!做夢都想!"陳盛如夢初醒,生怕傅瑾宴反悔,連忙應了下來.

傅瑾宴卻聽得眉頭一皺,"你這麼積極,我平時苛刻你了?"

陳盛哭喪著一張臉,語氣里是滿滿的委屈,"老大,你不會是真的不知道吧?我已經接連三個月沒有放過假了,我再不休息,我女朋友都要放棄我了."

傅瑾宴心虛的摸了摸鼻子,他對假期沒什麼概念.他酒量不太好,平時應酬的時候都會帶上陳盛,只知道他總是隨叫隨到,完全沒有意識他有沒有休假這回事.

不過傅瑾宴瞬間就將話題給轉移了,明明是關心的話,可到了毒舌的他嘴里,整個話都變味了.

"都有時間找女朋友,這個假對于你來說,意義倒也不大."

陳盛的臉變得更委屈了,對著傅瑾宴直倒苦水,"老大你忘了嗎?這個女朋友還是之前夫人給你介紹的,你不肯去見,非得讓我替你去."

陳盛說的事,傅瑾宴完全沒有印象.

過去的這麼多年里,傅夫人為了他的婚姻大事可謂是操碎了心,各種類型,各種家世的女生都領到他面前見了個遍,他偏偏一個都不中意.

這兩年老太太倒是消停了不少,但還是明著暗著的制造了不少"偶遇式相親".

比如他談生意的地方,剛好就有個相親對象在那兒等著.

要不呢,就是秘書室的人隔三差五的換.

不過這些事情影響都不大,傅瑾宴便沒有明著表示抗拒.

陳盛還在抱怨,"我和小娜都認識小半年了,正經約會都沒幾次,人爸媽本來對我就有意見,現在更是巴不得他們的女兒能甩了我."

"行了,瞧你那點出息."傅瑾宴從來都不是一個好的傾聽者,沒聽幾句就覺得厭煩,"准許你再多休兩天."

"真的嗎?"

陳盛喜出望外,傅瑾宴卻不打算再搭理他.

"老大,我愛你!"

"閉嘴."

車子抵達公寓後,傅瑾宴下了車,陳盛從前座伸出腦袋來詢問,"傅總,需要我提前給您訂飛機票嗎?"

傅瑾宴沒回,反而問道:"我的車修得怎麼樣了?"

"我今早問過了,大概明天下午能修好."


傅瑾宴點點頭表示知道了,沖陳盛揮了揮手,便頭也不回的走了.

剛一踏出電梯門,他的手機就響了,果然不出所料,來電人是傅家夫人何秀雅.

何秀雅會從陳盛那里得知他的行程,他是老早就知道的.

"宴兒,我聽陳盛說,你這幾天要留在a市不回來,是有什麼特別的打算嗎?"

老太太心里什麼都清楚,偏還要裝作不知情的模樣,傅瑾宴也不拆穿,順著她的話往下說:"我的確有重要的事要辦,如果順利的話,您大概可以見到您夢寐以求的兒媳婦了."

老太太等這句話已經太久了,當即就高興的掛了電話.

傅瑾宴之所以會這麼做,一方面是給老太太一個交代,讓她放心,另一方面也是提醒她,不要再像上次那樣去找宋輕笑.

大家都是聰明人,有些話,不必說那麼清楚.

傅瑾宴回到家時,宋輕笑還在沉睡中.他也困得厲害,徑自到了客房去睡覺.

等他再次醒過來的時候,卻是被彌漫在家里恐怖的尖叫聲給吵醒的.

傅瑾宴穿著睡衣就沖了出去,睡眼惺忪的他被一屋子的煙味嗆的直咳嗽,"你在干嘛?想拆了我的房子嗎?"

宋輕笑從一堆煙霧中走出來,臉上都是烏七八糟的痕跡,狼狽極了,偏偏手里還抓著被燒破了的鍋.

"我想煮點粥,但是鍋被我煮壞了."

"那個又是什麼?"傅瑾宴頭疼的指著另一個鍋里,正在冒煙的不明物體.

"這是我煎的雞蛋,雖然賣相不怎麼好看,但還是能吃的."

能吃?傅瑾宴滿臉黑線,這黑黢黢的東西居然是雞蛋?

"你家煎雞蛋長這樣?"

傅瑾宴嫌棄的語氣讓宋輕笑非常難受,剛才還有一瞬因為毀了他的廚房的愧疚心,一眨眼就煙消云散了.

"我又沒叫你吃."

這小家伙好像特別喜歡跟他頂嘴?先不說合同的事情,作為他的手下敗將,她為什麼一直都學不乖?

眼見著自家廚房被毀成這般模樣,傅瑾宴默默的做了一個決定:他要是不把她送去廚藝培訓班,他就不姓傅!

傅瑾宴動作麻利的將被宋輕笑毀掉的東西全部扔掉,包括那個黑黢黢的煎雞蛋.

宋輕笑不依,非得鬧騰.

那可是她好不容易做"成功"的煎雞蛋啊,怎麼能就這麼扔了?這個男人到底懂不懂得尊重別人的勞動成果啊?

傅瑾宴將人趕出廚房,還下了最後通牒,"你要是再敢多說一句話,罰你今晚不許吃飯!"

宋輕笑癟嘴,她廚藝不精,難道叫外賣還不會嗎?

她的小心思第一時間就被傅瑾宴看出來了,他無情的向她潑著冷水,"如果你在指望外賣,我奉勸你最好死心."

"什麼意思?"

"沒有業主的同意,外賣進不了小區."

"你…你…"宋輕笑氣得用手指著他,半天說不出話來,最後弱弱的憋出一句,"你欺人太甚!"

"多謝抬舉."傅瑾宴云淡風輕的懟回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