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他想睡她?
她這才發現,這男人居然已經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,此時他站在離自己一段距離外,懶洋洋的朝著她揮了揮手.

門確定打不開了,宋輕笑也不再掙紮,緩緩朝傅瑾宴的方向走去.

"衛生間在那兒,"他用手指了指,眼神頗為嫌棄,"你,現在,立刻,馬上,給我滾進衛生間."

"我憑什麼聽你的?"宋輕笑永遠學不乖,還在據理力爭.

"你如果再想延長合約期限,我沒有意見."

算你狠!她狠狠的瞪了一眼面前的男人,乖乖的去了衛生間.

等看到衛生間里那張花的跟個鬼一樣的臉,她終于明白傅瑾宴的嫌棄眼神是為哪般.

匆忙洗了個臉,再抬頭時,發現傅瑾宴不知道什麼時候倚在了衛生間門口,嚇得她差點又失聲叫了出來.

"你能不能出個聲音?這樣突然出現很嚇人啊大哥."

"乾淨衣服在床上,"傅瑾宴說完就往外走,一臉懵逼的宋輕笑跟在他身後.

"提醒你一下,今天就是你工作的第一天."

這一次宋輕笑倒是沒有再狡辯,默默的聽著.

直到快走到大門口了,他才再次轉身,看著宋輕笑吩咐道:"你需要休息,今天的工作內容就是睡覺."

睡覺?宋輕笑趕緊捂住自己的胸口,一臉緊張,"你想干什麼?我說過,我不……"

她還沒慷慨激昂的說完,傅瑾宴已經不耐煩的打斷了,"我有事需要出門一趟,冰箱里有新鮮食材."

然後呢?宋輕笑還沒來得及將疑問說出口,傅瑾宴那厮已經開門走掉了.

靠!什麼男人啊!就只說自己想說的話?完全不給別人說話的空間,太過分了!

這男人還能再自戀一點嗎?連他家的門都要刷他的臉才能進出,真是自戀到極點了.

吐槽歸吐槽,不過倒真被傅瑾宴說對了一件事,她是真的需要休息.

昨天忙著破壞渣男婚禮,她計劃籌備了許久,光說服買通保潔阿姨就費了不少功夫,可謂是又出錢又傷腦.

後來又遇上傅瑾宴這個難纏的男人,不僅沒有成功複仇,還被迫簽下了不平等合約.

最可氣的是,還逼迫式的見了個家長.

她昨天的整個行程簡直就是濃縮了人家一整年的分量好嗎,她能不累嗎?

算傅瑾宴這個男人識相,給了她足夠的休息時間.

宋輕笑伸了個懶腰,雖然是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里,但也出不去,還不如好好睡一覺.

心大的她,就這麼換上了傅瑾宴給她准備的睡衣,愉快的睡覺去了.

再說傅瑾宴,昨晚同樣沒休息好,卻不得不去處理一件棘手的事情.

才剛出電梯,助理陳盛已經等在那兒了,邊走邊交代情況,"傅總,您猜的沒錯,我確定過了,夫人昨晚的確在a市."

"現在呢?"

"已經在返回m市的航班上了."

傅瑾宴點了點頭,又不放心的再三警告,"我在這處的房產,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."

"屬下明白."陳盛一一應下,腦子里卻想起剛剛無意看到的那一幕,傅總扛著小姑娘進電梯的那姿勢,那叫一威武.

想到這里,他不由得多看了傅瑾宴幾眼,眼神可謂是意味深長.

傅瑾宴疑惑的看著他,"有事?"

陳盛連忙擺手,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,"沒事沒事,我能有什麼事."

不過說起來,他在部隊時就跟著傅瑾宴,這麼多年,出現在傅瑾宴身邊的男人不少,女人倒是真沒見過.

怪不得,老夫人一得到消息就從m市急匆匆的趕過來,估計是真著急吧.

傅瑾宴說的有事處理倒不是誑宋輕笑的,公司剛接了一個經濟公司的安保工作,地點剛好就在a市.

合同談得還算順利,就在傅瑾宴和對方老板握手准備說再見的時候,沈心願那小妖精突然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躥了出來.

"小舅舅,你怎麼在這里?"

傅瑾宴看都不看她一眼,收回手,禮貌一笑就欲離開.

沈心願卻不依不撓的跟在他身後,"小舅舅,你甩掉宋輕笑那個賤女人了嗎?"

一聽到"宋輕笑"這三個字,大步流星的傅瑾宴立馬停了下來.

跟在他身後的陳盛有些吃驚,宋輕笑是誰?難不成就是剛剛被傅總扛進電梯的女人?

他一副八卦小青年的模樣,按捺住內心的激動,表面上卻裝的云淡風輕.

"沈心願,我鄭重的警告你一次,我的事,少管."傅瑾宴說完就重提腳步繼續往前走.

沈心願卻沒有就此放棄,跟在後面嚷嚷著,"明明就是那個賤女人的錯,眼看著搶不到我老公,又把主意打到你身上.小舅舅,你一定不能被她騙了!"

傅瑾宴腳步未停,眉頭卻不悅的皺起.

"你別看她表面上長得挺傻氣,看著善良,其實就是朵白蓮花,心眼可壞了."

電梯到了,傅瑾宴站進了電梯里,與沈心願四目相對.

他唇角帶了點笑,竟比不笑的時候還讓人覺得可怕,沈心願不由覺得有點後怕.

"如果我再聽到一句你誹謗宋輕笑的話,我不介意,把你勾搭身為她男友的霍子樺的視頻,發給你爸媽好好看看."

"宋輕笑!我沈心願跟你勢不兩立!"幾乎是傅瑾宴乘坐的電梯門剛一關上,沈心願就憤怒的踢倒了一旁的垃圾桶,淑女形象蕩然無存.

不管傅瑾宴對她態度如何,反正她一股腦全算在了宋輕笑頭上.

跟在沈心願身後的助理向甜看著眼前的一幕,只覺得頭疼,忙上前安慰這個小祖宗,"我的願願小祖宗,咱走的可是甜美歌姬路線,你這麼暴躁的一面要是被有心人拍到,那可就麻煩了."

"誰敢拍我?"沈心願此時正在氣頭上,耍起大小姐性子來誰都沒有辦法.

向甜也是個倒黴催的,今年剛畢業,好不容易應聘上夢寐以求的經紀公司,卻被分配給沈心願這個大小姐當助理.

要說這沈家大小姐,為何結了婚還跑來當什麼明星,全憑了霍子樺一句無心的稱贊.

你要說她有多喜歡唱歌,那也不見得,她沒什麼拿得出手的手藝,也沒興趣經營自家公司.有一次和霍子樺去ktv唱歌,他誇了她一句唱歌好聽,她就記在心里了.

隔天回家就跟她爸爸沈建北撒嬌,非得要進軍演藝圈.

沈建北就她一個女兒,打小就寵的很,走了不少關系,才把她硬塞進了這家公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