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你又占我便宜!
什麼破土豪!說好的財大氣粗呢!全都是資本主義家,小氣!

宋輕笑站在原地,瞪著傅瑾宴的後腦勺,氣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,一副頗為怨念的樣子.

傅瑾宴沒聽見動靜,停下步子往身邊一瞧,果然沒人.

他回頭,眉毛微挑,看向宋輕笑的眼神里帶著幾分戲弄,"手機不想要了?"

此話一出,宋輕笑立馬沒出息的斂去了所有的怒意,換了個嬉皮笑臉的討好臉,"要!怎麼不要!"

傅瑾宴微垂了眼,眼底卻是藏不住的喜悅,面上卻繼續揣著那副矜貴冷傲的模樣,面癱道:"還不快跟上來."

"得勒!"雖然在負債的基礎上又添了新賬,但想到自己也算因禍得福,擁有了一直想買的手機,向來心大的宋輕笑心情瞬間就變好了,樂呵得差點就要一蹦一跳了.

所謂拿人手短,吃人嘴軟,在返回車子的路上,宋輕笑小人之心的認為,她要是不誇誇傅瑾宴,他多半是要出什麼幺蛾子.

正想著時,她已經將嘴里那昧著良心的誇贊說出了口:"可真是勞煩傅先生費心了."

傅瑾宴回頭睥了她一眼,顯然不知她又是打的哪門子主意,面無表情的沒有搭腔.

宋輕笑卻天真的以為自己馬屁拍對了地方,繼續加大火力,"雖然這錢還是由我出,但是傅先生您親自為我爸媽挑選禮物的這份心情,還是非常值得稱贊的…"

"閉嘴."還沒等宋輕笑把嘴里那些違心的稱贊一吐為快,傅瑾宴就及時制止了.

這臭丫頭,不就是拐著彎的罵他?

傅瑾宴見宋輕笑還有張嘴的趨勢,一個惡狠狠的眼刀子甩過去,"你要是再多說一句,我立馬收了你的手機."

宋輕笑識相的立馬閉緊了嘴,按住自己的包,護住手機,那模樣活像一個守財奴.

沒辦法,誰叫她人窮志短呢.

兩人很快返回了車里,宋清藍淡淡瞟了眼傅瑾宴拎著的禮物,眸中的情緒晦澀難辨.

再說宋輕笑,她的反射弧可不是一般的長.挑選禮物和傅瑾宴打嘴仗的時候都沒捉摸出什麼,眼下離家越來越近了,她才有些後知後覺,宋清藍為啥邀請他去家里吃飯?

重點是!他就這麼欣然接受了?

宋輕笑覺得一定是因為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,導致她腦子有點蒙,她得理理.

坐在她身邊的這個男人,第一天見面,他不僅摸了她的胸好幾次,還吻了她好幾次,現在已經是要見家長了?這節奏,坐火箭都不帶這麼快.

怨念的盯著傅瑾宴的側臉,這個男人,身為搶了自己前男友的小三的小舅舅,到底是出于什麼心理坐在這里?

許是宋輕笑的眼神過于怨念,傅瑾宴突然回了頭,兩人毫不意外的來了個四目相對.

宋輕笑眼里糾結,情緒紛亂無章,傅瑾宴倒是面色平靜,靜若處子.

兩人就這麼靜靜對視數秒,宋輕笑看著傅瑾宴深邃的眼,再一次為自己是個花癡顏控而頗為苦惱,不自覺又紅了老臉,正欲別開眼神.

原本離自己有些距離的帥臉,突然快速靠近.

溫軟的唇突然觸上了自己的額頭,宋輕笑驚得只能睜大了眼睛,等反應過來自己又被占了便宜以後,才用力推開他.

宋輕笑炸毛,粗暴的揉著額上被親吻過的地方,氣得已經忘了車上還有一個宋清藍,大吼道.


"傅瑾宴!你又占我便宜!"

傅瑾宴卻不為所動,甚至都沒有看一眼暴躁的宋輕笑,目視前方,輕微的掀了下眼皮,"你這麼深情的看著我,不是在暗示?"

暗示你妹啊!他是不是眼睛瞎!她眼里明晃晃的糾結看不到嗎?

"我……"宋輕笑本想發作,又壓下了,目前還不是暴走的時候.

車開到了小區外,宋清藍要去地下停車場停車,宋輕笑還想垂死掙紮,拽著傅瑾宴在門口下了車.

兩人站在小區門外,傅瑾宴兩手拎滿了東西,她殷勤的想去幫忙,卻被拒絕了.

深呼吸一口氣,情緒穩定了,她才再度湊到他身邊,"你真要去我家?"

"上門禮買來玩兒的?"傅瑾宴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.

宋輕笑氣急,心不甘情不願的碎碎念,"雖然我是欠了你錢,簽了賣身契,但僅限于給你當秘書,可沒包括還得假扮你女友啊."

傅瑾宴卻扯了下薄唇,語氣有點欠揍,"你說錯了."

嗯?宋輕笑不明所以.

"是我在假扮你的男友,說到底,我是在幫你的忙."

納尼!有他這麼倒打一耙的嗎?怎麼就成了幫她的忙了?

宋輕笑還想反擊,可宋清藍已經停好了車返回來,瞧著兩人還在小區門口磨磨唧唧,臉色很不好看,"宋輕笑你屬烏龜的嗎!到家門口了還能這麼慢."

宋輕笑一邊應著,一邊以三步當一步的龜速往自家方向移動,傅瑾宴倒也不著急,尾隨其後.

宋清藍一個人走在最前面,偶爾回頭瞪宋輕笑一眼,她臉皮厚,當做沒看見,仍然走的極慢.

可丑媳婦總要見公婆,回家的路就只有這麼長,就算宋輕笑再慢,路也很快到了盡頭.

再轉一個角就到家了,宋輕笑貓著身子在拐角處探頭探腦,果然不出所料,看到了正在家門口四處張望的親媽--蘇梅女士.

原先已經做好了心里建設,可當宋輕笑真看到怒氣外露的蘇梅女士以後,她忍不住又要打退堂鼓.

身體永遠比大腦誠實,大腦還想著時,身體已經自動往後退去了.

一雙大手卻突然抵上她的後腰,推著她,一步步的被迫的朝著"危險源"靠近.

宋輕笑還來不及掙紮,蘇梅女士已經轉過了頭,正好活捉一只扭捏的小白兔.

"你別推我,我自己會走."她臉上掛著笑,卻側著臉沒好氣的沖傅瑾宴撒氣.

傅瑾宴倒也沒廢話,松了推在她後腰的手,收拾了下臉上的表情,對上了一臉好奇打量著他的和善眼神.

宋清藍此時已經走到了蘇梅的身邊,破天荒的挽住了她的手臂,唇角竟還帶了點笑,瞧著走近的兩人,自顧自介紹起來,"阿姨,這就是我跟你說的,笑笑的男朋友,傅先生."

"阿姨您好,我是傅瑾宴."

宋輕笑悄悄翻了一個白眼,嘖嘖嘖,瞧瞧這幅道貌岸然的模樣,跟占自己便宜時簡直是判若兩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