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是你爸媽又不是我爸媽
教訓完妹妹,宋清藍又把目光落在傅瑾宴身上,語氣略溫柔了一些,"傅先生什麼時候抽空去我們家里吃頓便飯?"

傅瑾宴溫文爾雅地回道:"隨時可以."

宋清藍當即打了個響指,爽快地決定,"擇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,剛好我爸在家."

傅瑾宴唇上依舊維持著一抹禮貌矜貴的笑意,文縐縐道:"不勝榮幸."

他們兩個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得倒是很嗨,留宋輕笑一個人立在原地風中凌亂.

等等,她總覺得有哪里不對?到底是哪兒不對?她姐為什麼要請傅瑾宴去家里吃飯?老宋在家不在家又關傅瑾宴什麼事?

她的反射弧本來就有些長,等她察覺事情不對的時候,宋清藍已經跟傅瑾宴一前一後地出了門.

要不是傅瑾宴走到門口的時候,忽然折過身嫌棄地跟她說了一句,"你這破宿舍到底多少人有鑰匙?"她都還處于自己的遐想中沒有回過神來.

"哈,有,有幾個………"在傅瑾宴凌厲凜冽的目光下,宋輕笑反射性地覺得很是緊張,實話實說了.

"還幾個?你一個女孩子就不知道注意一下?"

醉了,就她那個智商,真的是被賣了還幫著別人數錢的節奏.自己宿舍的鑰匙還分給別人,弄得他接個吻都這麼一波三折,要不是他身體素質過硬,早就嚇出病來了.

"有什麼好注意的,我晚上也不在這里睡."宋輕笑咕噥了一句,除非是通宵趕設計稿,不然她不會在這里過夜.

"宋輕笑,你還磨蹭什麼,我打電話給你媽,讓你媽准備晚飯了."方才先走一步的宋清藍遲遲等不到人,又折了回來.

此時,傅瑾宴正等在門口幫宋輕笑關門,關門的時候還十分貼心地用一只手將她護到了身後,才拉上門.

宋清藍的目光在他身上停頓了兩秒,眉目精致卻霸氣,五官俊美又不失硬朗,一舉一動都洋溢著尊貴優雅的味道.

嘖嘖,就這麼一個男人,比霍子樺那個小白臉好了不知道幾百倍,最重要的是人家可是m市傅家的人,要知道,沈家能成為a市首富,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跟傅家結了親.

也不知道宋輕笑那麼蠢的人,怎麼會跟他搭上的.

不過,就她那智商,連個霍子樺都守不住,更別說這位傅先生了.

想到這里,宋清藍眼里飛快閃過了一抹異樣,她笑了笑,對宋輕笑道:"快點回去吧,爸媽在家等著呢."

宋清藍不一向都是我爸你媽這樣叫的嗎?快十年了,宋輕笑都習慣了,冷不丁的這樣說,她覺得很是別扭.

然而,更大的問題是--

"等等,我,我為什麼,不是,傅瑾宴你為什麼要跟我回家吃飯?"宋輕笑一把拍掉了傅瑾宴摟在自己腰上的手,很是不解.

傅瑾宴四兩拔千斤,不緊不慢地回道:"你姐姐邀請我去你家里吃飯,難道我要拒絕嗎?"

宋輕笑:"………"她愣在那兒,竟然無言以對.

傅瑾宴拉了拉她的手,溫聲道:"快走啦,別磨蹭了."

宋清藍頓時附和,"是啊,你怎麼那麼磨嘰,難怪連個男人都看不住."

此話一出,宋輕笑臉色突地一白,十分郁悶.


宋清藍偷偷用余光瞄了一眼傅瑾宴,卻見他神色如常,依舊淡靜矜冷.

傅瑾宴的擋風玻璃被宋輕笑砸出了幾道裂痕,已經叫了4s店的人開去修了,所以宋輕笑跟他都坐上了宋清藍的車.

路過一間大型百貨商場的時候,傅瑾宴忽然出聲,"麻煩宋小姐停一下車,我要買點東西."

停下了車,他直接打開車門下車,卻沒有馬上關上車門,而是把著車門,輕飄飄地睨了一眼宋輕笑,聲音幽冷,"跟我去買東西."

宋輕笑正拿宋清藍的平板玩著游戲,正嗨著呢,很干脆地回絕,"你自己去就行了.我在這里等你."

傅瑾宴俊美的臉頓時就蒙上了一層青黑,他一字一頓地警告,"宋輕笑,你還記得剛才你簽的東西吧?"

手下一頓,她腦中迅速閃過剛才簽的賣身契,里面有一個條款寫著:凡是上班時間,無條件服從老板任何命令.

她幽怨地瞥了一眼等在車門邊的傅瑾宴,不情不願地關掉游戲,慢吞吞地下了車.

傅瑾宴這才滿意地整了整領帶,帶著她進了百貨商場.

傅瑾宴好像對這地方熟門熟路,他先是奔到煙酒茶的櫃台,買了兩支貴貴的茅台和一罐上好的普洱茶.緊接著,又拉她到女士專櫃那邊,買了一套高檔護膚品,外加一只超級貴的香水.

宋輕笑被他刷黑卡不眨眼的土豪行為深深折服,忽然福至心靈道:"土豪,你這些東西該不會要送給我爸媽吧?"

土豪正從收銀員手中接過包裝得精美的禮物,漫不經心地回了一句:"不然呢?"

宋輕笑接過發票,被他視金錢如糞土的尊貴氣勢深深震撼了,愣了半響才吶吶自語,"可我怎麼覺得,你這個架勢有點像女婿上門拜訪岳丈的節奏啊………"

聞言,傅瑾宴本來緊抿著的薄唇勾出了一個淺淺的弧度,神色從容地回了她一句,"難道不是嗎?"

宋輕笑被這句話驚得險些打落了手里價值幾萬塊的茅台.

她驚魂未定地看著傅瑾宴,一副誓死不從的樣子,"我跟你說,雖然我欠了你不少錢,可我絕對不答應賣身!"

傅瑾宴對她這種沒智商的行為完全不care,一邊往前走,一邊淡淡地打擊她,"你已經賣了."

她正打算用一番慷慨激昂的陳詞來表達自己的決心,傅瑾宴卻將她帶到了手機專櫃前,隨手指了一款最新的女士手機,跟營業員說道:"把這個包起來."

等這款宋輕笑一直喜歡卻沒有錢買的手機被放到手里的時候,她已經完全忘記了她的處境,看向傅瑾宴的目光全是對錢的深愛.

"土豪,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個手機……"

"土豪,你真是太好了.我太喜歡你了!"

"手機啊,手機啊,太喜歡了………我早就想買了……"

"手機錢從你工資里面扣."被誇贊的土豪卻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煞風景的話.

臉上的喜悅頓時僵住了,宋輕笑看了看手里的茶葉和茅台,再看了看傅瑾宴手里的護膚品,不可置信的瞪著他,"這些禮物的錢不會也要從我工資里扣吧?"

傅瑾宴動作利落地將黑卡放到了錢夾里,沒有抬頭,聲音是一貫的清冷,理所當然的回道:"那當然,是你爸媽,又不是我爸媽."

宋輕笑腳步一頓,雙眼一黑,幾乎要驚嚇得暈過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