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你急什麼,輕點兒
宋輕笑生怕氣不死她,語笑嫣然地回了她一句,"還要向沈小姐你多學習."

沈心願直接啪的一聲,狠狠地把門摔上了,不解氣,又在外面踹了幾腳,想想又覺得不妥,貓下了身子蹲在門口偷聽.

宋輕笑沒有聽到腳步聲,就知道她在干什麼,她懶洋洋地走到門邊,聲音嬌媚地呻,吟了一聲:"哎呀,你急什麼,輕點兒………"

門外的沈心願臉色一凜,幾乎要把牙齒咬碎了,倒是站在一邊的霍子樺,神色微不可察地一白,隨後又斂起了失落,木然地注視著那扇門.

"哎哎哎,輕點兒,你輕點兒………"里面還傳來斷斷續續的聲音,曖昧動聽,令人臉紅心跳.

低垂著頭的霍子樺緊緊攥著拳頭,骨節發白.

"不要臉!太不要臉了!"沈心願聽不下去了,一邊拽著霍子樺往電梯走,一邊去摸手機,"不行,不行,我要給我外公打電話………"

宋輕笑聽見腳步聲離去後,才停住了自導自演的戲碼,她嘿嘿一笑,十分暢快.

然而,轉過身的時候,卻正好對上了傅瑾宴灼熱專注又饒有興味的視線.

她頓時老臉一紅,囧囧的.

"怎麼不演了,叫得挺真的啊."傅瑾宴嘴角噙著笑,聲音刻意壓低了兩度,聽起來異常性感.

又來使什麼美男計!宋輕笑強壓著自己的花癡心,白了他一眼,冷冷地說道:"關你什麼事!"

傅瑾宴神色平靜地坐了下來,不緊不慢地說道:"現在這個時候,沈心願估計會打電話給我爸了,我單身32年,從來沒有談過戀愛,他們都覺得我這輩子都不會結婚了.現在沈心願把這麼個好消息告訴他,估計不消半天,他就會找上門來,將你帶回傅家做媳婦了,你說關不關我事?"

"噗!"宋輕笑演了半響,口渴得很,正在拿杯子喝水,聽他這麼一說,直接一口水噴了出來.

她回轉身,不可置信地瞪著他,"那沈心願還說你們傅家的門不好進!"

傅瑾宴指了指飲水機,示意她倒一杯水過來,詭異的是宋輕笑這個智商居然領會了他的意思,乖乖地倒了一杯溫水給他.

傅瑾宴喝了幾口水潤喉,繼續說道:"門好不好進,取決于這個男人在傅家的地位."

她可不想跟他說話彎來彎去的,直接道:"我告訴你,剛才我就玩玩,我可不想摻和你的家事."

輕輕彎了彎唇,傅瑾宴目光直勾勾地落在她惶恐的臉上,一字一頓,"我是那麼好玩兒的嗎?"

宋輕笑被他這陰測測的語氣嚇得不輕,隱約覺得自己似乎是闖禍了.

她驚慌地踱來踱去,對自己的生命安全表示十二分的擔憂,"怎麼辦?就沈心願那個變,態,她會不會買凶殺我?你家里人會不會直接把我砸暈了送去洞房吧?天啊,我怎麼那麼命苦……我媽知道肯定會宰了我的."

傅瑾宴生怕嚇不死她,坐在沙發上,懶洋洋地危言聳聽,"你說的都有可能."

宋輕笑本來就是個慫包,今天做的事情已經突破了她二十六年來的底線了.


她思前想後,忽然直挺挺地撲倒在地,抱著傅瑾宴的大腿哭道:"傅先生,我錯了,我錯了,我不該拿你刺激沈心願的,你看在我失戀情緒不好的份上,饒了我吧,我不要跟你去m市了,我,我回家找我媽要錢還給你……"

傅瑾宴:"……"

他看著一臉悔不當初的宋輕笑,心里覺得好笑,不過卻越看越覺得中意.

"你也知道沈心願那個人最喜歡胡攪蠻纏了,你不去m市,她也不會輕易放過你的,甚至可能會慫恿我家里人一起對付你.如果你不待在我身邊,我也無可奈何."表面冷傲,內心腹黑的傅總繼續致力誘拐小白,兔跟他去m市.

宋輕笑眼淚汪汪地看著一臉為難的傅瑾宴,生無可戀地站了起來.

"我的天啊……救救我吧……"她悲憤不已地哀嚎,恨恨地跺了跺腳,由于用力過猛,導致身體失衡,一個站立不穩又朝沙發上的傅瑾宴撲了過去.

傅瑾宴雙眸暗沉了兩分,一手摟緊了她纖細的腰肢,低聲道:"你三番兩次對我投懷送抱,我不做點什麼,豈不是對不起你一番心意?"

納尼?宋輕笑瞪大杏眼,無聲地為自己辯解,這是意外啊!真的是意外啊!

然而,更狗血的還在後面!就在傅瑾宴毫不客氣地要反客為主的時候,這破宿舍的門又被打開了.

"喲,你電話使勁打都打不通,我還以為你尋死了呢,想不到在這兒快活."宋清藍的聲音一派凜然,毫不忌諱地進了來,一雙冷豔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沙發上相擁的兩人.

宋輕笑欲哭無淚,一張臉憋得通紅,十分尷尬地從傅瑾宴身上爬了下來.

"那個我……"她手足無措地站起來,想要解釋.

宋清藍卻徑直走到這邊,在他們對面坐了下來,聲音冷淡卻又強勢,"先介紹他."

"他,他叫傅瑾宴,不是,姐你聽我說……"宋輕笑簡直要被這狗血的人生打敗了.

"姓傅?不是本市人."宋清藍卻當她透明,凌厲的目光越過她,落在了她身後氣質卓絕的傅瑾宴身上.

"的確,傅某是m市人."傅瑾宴居然一派和氣地回了話,還露出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笑.

宋清藍翹起腿,淡淡地點了點頭,"m市傅家,略有耳聞.令尊可是傅均?"

宋輕笑覺得自己好像已經插不上話了,這是哪跟哪啊,他倆這是閑聊呢還是談親呢?還令尊!怎麼不直接說你爹!你大爺的!

"宋小姐好眼光,正是家父."傅瑾宴也不遮掩,磊落大方地回了她.

宋清藍這才想起一直在一邊用眼神刷存在感的宋輕笑,鄙視地掃了她一眼,沒好氣道:"這不就行了,一個優質股擺在這兒,你還尋死覓活的,不嫌丟人嗎?都多大了,還玩兒失蹤,趕緊開機,你媽都快愁成白發魔女了."

宋輕笑在她跟前一直就是個小跟班的命,低聲支吾道:"我我,我手機壞了……"

簡直要被她氣死,宋清藍一巴掌拍到了她腦袋上,"那你去買啊!"

揉了揉頭,心痛得直想飆淚,她可是欠了二十多萬的債啊!哪能說買就買!再說那是她爺爺生前送的諾基亞,她都用了多少年了……舍不得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