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宋輕笑,我跟你沒完
傅瑾宴居然還附和地點了點頭,"是一樣,不過工作地方不同,你要跟我回m市."

宋輕笑還陷在自己的問題里無法解脫,"那我每個月給你打錢不是一樣嗎?"

傅瑾宴對她豎起食指,搖了搖,"不一樣,我要將你放在我眼皮底下才放心."

這簡直就是侮辱!對她人格的侮辱!

"你這是什麼話,難道我還會賴賬嗎?"她氣得拍案而起.

傅瑾宴沒有搭話,反而翹起了二郎腿,慢條斯理道:"跟我去m市不好嗎?難道你想留在這里,繼續看你的前男友跟別人秀恩愛,再順帶諷刺諷刺你?"

這句話說到了宋輕笑的心坎上,她猶豫了片刻,隨即一咬牙,簽上了自己的名字.

傅瑾宴將一式兩份的合約遞給她一份,自己收起了一份.

宋輕笑怎麼看都覺得他的動作中洋溢著一種陰謀得逞的氣息.

"給我煮碗面吧,今天一天沒有吃東西,挺餓的."新晉的老板很快就懶洋洋地躺在了沙發上,擺起了架子.

"好吧,正好我也餓了."宋輕笑神色焉焉的,今天的事情對她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,跟當初她媽改嫁那會相比,也不遑多讓.

她往廚房走了兩步,隨即又折了回來,可憐兮兮地望著傅瑾宴,一臉的悲淒,"可是我不會做啊………"

以前她要是接了大單子,沒日沒夜趕設計稿的時候,都是霍子樺過來給她做飯的.

傅瑾宴:"………"

宋輕笑見傅瑾宴鍋底似的面色,趕緊又說道:"不如叫個外賣吧,我知道哪間飯店最好吃!"

好像怕傅瑾宴不相信一樣,她急忙拿起桌上的外賣菜單,就湊過去給傅瑾宴看.

她走得太急,拖鞋有些滑,她一個不小心腳上不穩,徑直就朝著傅瑾宴撲了過去.

對!就是這麼狗血!她跌在了傅瑾宴懷里,還挨上了他的唇.

徹底自暴自棄的宋輕笑手足無措,只能傻愣愣地地瞪大眼睛看著傅瑾宴,距離太近,看不清他的神色,只能看見他細密纖長的睫毛在輕輕眨動.

然而,還有更狗血的!

就在這個曖昧尷尬的時刻,特麼的,她的門居然被打開了!

一身盛裝的沈心願就沖了進來,一進來就把手里的包包往她頭上砸,整個人情緒失控地罵道:"我x你個間人,你跟我老公不成,現在又來勾,引我小舅舅,你是不是非得跟我過不去啊!是不是啊!"

宋輕笑直接一臉懵逼,當看到跟在她身後一言不發的霍子樺時,腦子更是被定格了,根本不知道作何反應.

傅瑾宴替她拿掉了砸在她身上的包包,扶起了身上的宋輕笑,淡漠地掃了一眼一臉怒容的沈心願,還有面色尷尬的霍子樺.

"你來做什麼?"他慢條斯理地站起來,淡淡的一句話氣場全開,高大挺拔的身子,以及冷漠深沉的臉色都給人無形的壓力.


刁蠻沈家小公主自小最怕的就是這個比自己年長幾歲的小舅舅,她當即低下了頭,有些忐忑,"小舅舅你,你不知道,這個女人是我老公不要的破,鞋,你,你那是什麼身份地位啊,怎麼能跟她搞在一起?"

一直愣在一邊的宋輕笑這才神智回籠,什麼小舅舅?這個家伙居然是沈心願的舅舅?還有,他不就一個保安頭頭嗎?有什麼身份地位了!

還有,什麼破,鞋,你才破,鞋,你全家都穿破,鞋,她可是清清白白的姑娘好嗎?

宋輕笑看著跟前盛氣凌人的沈心願,還有一臉無奈的霍子樺,他始終站在她身後,一言不發地看著她對自己耍潑,別說阻止了,連話都不敢說一句.

她這麼多年的青春和所謂的愛情,都是喂狗了嗎!

心里恨極,宋輕笑從傅瑾宴身後走出來,甩掉臉上的悲色,神色冷漠地扯出一個諷刺的笑容.

"沈小姐,畢竟也是名校畢業的,說話文明點兒.不知道的,還以為你沒爹娘教養呢.還有,現在撿破,鞋的人是你,不,不是撿,是搶."

沈心願最經不起刺激,頓時就變了臉色,罵道:"宋輕笑你是不是活膩了."

宋輕笑笑了笑,很是開懷,拽過一邊的傅瑾宴,膩進了他的懷里,"還有,這是你小舅舅啊,我還真不知道呢,不是我要跟你過不去,是咋倆有緣呢,說不定以後你還得稱我一聲舅媽!"

想到這個場景,沈心願當場暴走,失控的驚聲尖叫,"我小舅舅才看不上你這個平胸妹!還有,傅家的門你以為那麼好進,就你這樣的智商,還想當我小舅媽,做夢!"

以往,她在霍子樺跟前總是裝出一副溫柔淑女的樣子,現在形象都不顧了,就差沖過來甩自己耳光了.

宋輕笑心里總算有了一點扳回一城的快感,她並沒有跟她爭辯下去,反而側過了身子,直接踮起腳親上了傅瑾宴.

傅瑾宴頓時身子一僵,宋輕笑怕他不配合,雙手緊緊環著他精壯的腰身,在他耳邊惡狠狠地威脅道:"你強吻我一次,我還你一次,咋倆扯平了啊."

既然她都這麼說了,他自然是不會拒絕的,反正他又不吃虧.

倒是沈心願,眼睛都紅了,簡直比看到她老公跟別人親吻還要激動.

她一個箭步沖上去,拖出宋輕笑就要甩耳光,可惜被傅瑾宴捏住了手腕.

"沈心願,你夠了."傅瑾宴沉著臉,聲音陰冷.

"小舅舅,你--我要告訴外公!"沈心願看著一臉得瑟的宋輕笑,氣得發抖.

"舅舅,你先放開心願."霍子樺見狀,趕緊上前勸架.

宋輕笑的目光涼薄地瞥了他一眼,滿含嘲諷,他似乎察覺到了,臉色很是尷尬.

"帶她回去,丟人現眼."傅瑾宴甩開了沈心願的手腕,冷冷地吩咐,連一個正眼都沒有給霍子樺.

霍子樺柔聲勸著沈心願,沈心願也不敢再惹傅瑾宴,忿忿不平地離開了,到了門口還惡狠狠地瞪了宋輕笑一眼,警告道:"宋輕笑,我跟你沒完!"

難得見她吃癟,宋輕笑十分高興地貼著傅瑾宴的胸前,伸手假意要去解他的扣子,動作十分曖昧.

沈心願眼睛直接氣紅了,可是看著傅瑾宴冷峻冰寒的面色,又不敢有什麼動作,只能咬牙切齒地低咒了一聲,"不要臉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