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救命啊
"路人甲?"男人的臉沉了下來,他撩開了外套,從襯衫口袋里掏出一張工作證,在宋輕笑眼前晃了一下,聲音從容淡定,不疾不徐,"我叫傅瑾宴,是這場婚禮的安保公司總裁,負責今天現場安保的最高指揮,懂了嗎?"

"納尼?"宋輕笑如遭雷擊,表情慘白,欲哭無淚,她還能更倒黴嗎?為什麼偏偏她被分到這個廁所?為什麼偏偏碰上這個男人?為什麼這個男人偏偏是負責安保的最高指揮?

傅瑾宴見她愣在原地,一副吞了蒼蠅似的難受憋屈表情,動作優雅利落地收回了工作證,襯衫上一排閃亮的鑽石紐扣幾乎閃瞎宋輕笑的眼.

"你還有什麼話說?混進婚禮現場想做什麼?"他板著臉,冷峻嚴肅地質問.

"我想做什麼關你什麼事!你有什麼證據說我是混進來的!胡說八道!"宋輕笑決定死磕到底,絕不承認!

"這個儲存卡里面是什麼東西?"他掃了一眼她的胸部,目光深冷冰寒,聲音凜冽.

"全是日本動作片,怎麼,你要看?"宋輕笑狠狠剜了他一眼,打算撤退.

可是傅瑾宴的身手太好,她學的那點兒跆拳道根本使不上力.

他輕而易舉就制住了她的動作,將她雙手反扣,壓在牆上,整個過程不到兩秒,簡直就是不費吹灰之力.

打斗的過程中,他居然還順手將她的口罩給摘掉了.

看了她的樣子,這事就不能善了了!

宋輕笑清亮的眸子轉了轉,突然扯開了嗓子大喊:"救命啊,非禮啊!有人非禮我!救命啊!"

她嚷嚷的同時還擠出了幾滴眼淚,鬼哭狼嚎地賣力表演.

傅瑾宴整張臉黑得跟鍋底似的,他眯了眯眼眸,眸里光芒冷厲,他手上的力度加了幾分,語氣冰冷,"你給我閉嘴."

"不閉,你這看大門的就好好看著大門,你非得跟我過不去嗎?救命啊,非禮啊……"宋輕笑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,使勁兒吼.

傅瑾宴緊緊皺起了眉頭,一張冷峻的臉略有溫怒,懷里的女人不僅魔音刺耳,還在他故意放松的鉗制下扭來扭去,作死到底.

傅瑾宴實在忍無可忍,將她整個人都扳了過來,心一橫,吻了上去.

他的唇涼涼的,准確無誤地落在宋輕笑的唇上.

宋輕笑這下懵逼了,嗚嗚嗚地表示抗議.

反正親都親了,也實在難得遇到個他不反感的女人,傅瑾宴緊緊扣住她纖細的腰肢,將她整個人狠狠地摁在懷里,劈頭蓋臉胡亂吻了她一通,堵得她支支吾吾的,一句話也喊不出來.

好半響,直到宋輕笑都覺得自己要憋死了,傅瑾宴才松開了她被親得鮮豔欲滴的粉唇.

"還喊嗎?我不介意將罪名坐實,將非禮進行到底."傅瑾宴的暗眸里隱隱跳動著暗啞的火光,聲音低沉地問道.

宋輕笑此時的目光幾乎都可以跟小李飛刀相媲美了,她一張俏臉憋得通紅,忽然抬起手要甩傅瑾宴一巴掌,不過動作太慢,被他扣住了手腕.

這個男人真是又粗魯又蠻橫,力氣那麼大,把她捏得眼淚都要飚出來了.

"你放手!放開我!"宋輕笑使勁掙紮,還不忘用腳去踩他.


"把你的儲存卡給我,否則我不客氣了."傅瑾宴神色冷漠,語氣冷厲地命令道.

"你對我客氣了嗎!我就不給!"宋輕笑在心里暗暗罵了一句粗口!你娘親的,摸也摸了,親也親了,打也打了,還客氣!那你要是粗魯起來,她現在不是得躺尸了?

傅瑾宴看著她一副隨時要爆炸的火辣樣子,搖了搖頭,眼底一片深不可測.

他不再跟她廢話,直接上前,將她一把攔腰抱起,扛在了肩頭上.

宋輕笑大驚失色,拼命捶著他的後背,"喂,你做什麼,光天化日之下你強搶民女嗎?還有沒有王法了!果然是物以類聚,主子是這樣,雇傭的下人也是這樣,都喜歡搶搶搶!"

傅瑾宴恍若未聞,自顧自地走著自己的路,大步流星,腳步穩健,好像宋輕笑那點兒體重于他而言根本不存在一樣.

被扛在肩上的宋輕笑一臉絕望,這個人一路大搖大擺地走過來,路上居然沒有遇見一個人!特麼的一個人都沒有啊!

誰來救救她!救救她這個可憐的姑娘啊!才被劈腿又被強吻,現在還不知要面臨何種危險呢!

眼見著電梯就要上到頂樓了,宋輕笑病急亂投醫,打算開口喊救命.

可那家伙卻好像有讀心術,冷冷地摞下一句:"你再亂喊,我保證你會後悔."

本來要破喉而出的救命又被她生生壓了回去.

這個人太可怕,太可怕了,比起耍潑的沈心願還要可怕!要是真的把他惹毛了,他指不定會給她上滿清十大酷刑!

自尊誠可貴,生命價更高,早知道會攤上這個難纏的男人,特麼的她就不來玩報複了!

她一定會衷心祝福沈心願和霍子樺兩人,王八配狗,天長地久!渣男賤女,早生貴子!

傅瑾宴扛著宋輕笑直接到了頂樓的臨時辦公室,進了門,隨手將她甩在了沙發上,由于高度問題,宋輕笑摔得七暈八素,就差沒吐了.

緩了緩頭暈,她馬上坐了起來,一臉戒備地望著步步逼近的傅瑾宴.

"你,你要做什麼?我告訴你,你要是敢亂來,我保證告到你傾家蕩產只剩褲衩!"

"呵,是嗎?"傅瑾宴對于這種小白兔的威脅一點也不放在眼里,他漸漸靠近她惶恐不安又強作鎮定的臉.

距離之近,宋輕笑都可以數清他有幾根睫毛了!

"是你妹啊是!"他越是靠近,宋輕笑就越是心亂如麻,腦子里一團漿糊,就連他呼出的氣息噴在她臉上,她都覺得燙人.

傅瑾宴神色矜冷,一雙眼冷冷地注視著慌不擇路的宋輕笑,最後,他的目光落在她嫣紅的唇瓣上,眸色暗了兩分.

空氣詭異而曖昧,就在宋輕笑覺得他要吻過來的時候,傅瑾宴卻忽然將手從她的領口處伸了進去.

"臥槽!"宋輕笑猛地瞪大眼睛,他的手掌溫度很高,滾燙而灼熱,她只覺得渾身被電擊了一樣,狠狠地顫了一下.

一張小臉憋得通紅,又羞又怒,正要抬腳去踹他,他卻已經從她的胸罩里掏出了那張儲存卡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