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1章 只是嫌疑人
聞驍聽後怔了怔,"當年是你救的我們?" 當初他身受重傷,醒來之後卻在g國當地的醫院.可問其他人,大家也不知道是誰將他們送來的.後來因為查不到,就不再查了. 蘇晗倒不後悔曾經救了他們,唯一的後悔的是,喜歡上了他,把自己搞的遍體鱗傷. 她抬起手撩開自己耳邊的頭發,"所以呢,聞少校,這照片能說明什麼?我是去過,可那里是禁區嗎?" 聞驍還在想她與自己說的那句話,難道真是她救的?可她是怎麼將他們在洛歆等人的眼皮底下帶走的? 她與洛歆的關系絕對不一般. "阿驍."顧簡繁這時走了進來,拍了拍他的肩膀,"你出去,我和她聊聊." 聞驍有些心慌意亂,聽到他的話,點了點頭,"好的." 走之前,聞驍看了蘇晗一眼,見她神色淡漠,也沒再說什麼,離開. 顧簡繁坐下來,問:"你說你是為救人而去,那你是怎麼將人帶走的?" "簡繁哥,若我當年真救了你們,你這樣對待救命恩人,可不太好啊."蘇晗面帶笑意,從容不迫.她並沒想過以救命之恩去向他們討什麼,但針對自己,讓她有那麼幾分不悅. 顧簡繁說:"先不論這個,不如說說我剛回帝都,你帶著喬喬到繪色酒吧的事情?" 蘇晗手有些僵硬,但也沒有太驚訝,"是我帶她去的,那又如何?" 他將手放在桌面上敲打著,淡淡地道:"繪色酒吧,t市墜樓,綁架,你全部在場.蘇晗,你對你姐姐蘇昕還真是情深義重啊,連自己的好姐妹都下得去手." 他的聲音很平靜,但卻暗潮洶湧. 蘇晗背脊一僵,他查出來了? 顧簡繁說:"蘇昕,你的親生姐姐.你父母離異後,她隨母親離開,更名洛歆.而她的母親,才是我們一直想抓的面具女人.不過現在的她,也是負罪累累." "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."越辯解可能更讓人覺得起疑,還不如裝傻. 顧簡繁微眯起眼,目光銳利的審視著她. 有時候蘇晗給自己的感覺,讓他會猜測,她會不會是面具女人.不過自從查到蘇家後,他才有了其他猜測.不過這蘇晗是不是面具女人,還不一定. 這兩姐妹,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. - "抱歉,自從老大出事那一次,我就恢複了記憶.我知道她與洛歆有關系,但我沒有與你們說."聞驍有些愧疚. 祁遇聽著,沒有說話,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. 喬言意想來的,可他沒有將人帶過來.不過幸好她沒有一起來,懷孕的人哪受得了接連被打擊? 過了許久,顧簡繁出來,"將人送回去,但她不能離開帝都." 聞驍一怔,然後點頭,"是." 蘇晗出來後,看了一眼聞驍,倒也沒說什麼. "我將你送回去."聞驍說. "麻煩聞少校了."蘇晗隨他離開. 顧簡繁雙臂還抱在胸前,那雙狹長的鳳眼微眯起來,"你猜猜我為什麼將人放走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