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0章 為救你,信嗎?
她也不知道怎麼突然感慨了起來.

物事人亦非,大家走著走著就到了殊途上.

"對了,小魚兒最近怎麼樣?"喬言意隨口問了一句.

祁遇搖頭,"我們好久沒聯系了."

喬言意手一頓,問:"你不會還沒和她說,你是騙她的吧?"

她聽說祁遇喜歡顧簡繁的時候,都被雷到了.于小魚如果還不知道真相,可想而知她的心情.

祁遇開口:"我以為嫂子你會說."

喬言意愣了愣,"我以為顧簡繁說了."

合著他們誰都沒有說嗎?

"這樣也好."他的世界就清淨了.

喬言意端正姿態,咳了兩聲,說:"阿遇啊,你年紀也不小了,該成家了."

"嫂子莫要欺負我."若不是她是自己嫂子,祁遇恐怕轉臉就走了.

"好好好,我不說了."喬言意也就是說兩句,她可不敢真的以嫂子的身份,去勸人家結婚.每個人呢,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生活,他不想結婚,也沒什麼不對.

就是希望別熬成老大叔才娶個媳婦.

祁遇手機突然響了起來,

他接聽放到耳邊,聽到里面傳來的聲音,眉頭一皺,"好,我這就來."

喬言意問:"怎麼了?"

"聞驍那邊出事了."

"……"

-

"聞少校不必如此看我,有什麼直接問,我還想回家休息."蘇晗突然被請到警察局喝茶,也是有些驚詫,但未有慌亂,更沒想逃.若是真逃,她無罪也有嘴說不清了.

聞驍攆走一群人,他親自來審訊.可看著眼前的人,他卻是連半個字都問不出來.

"聞少校,你查到什麼了,對嗎?"蘇晗只笑自己看錯人了,喜歡上了一個薄情寡義的混蛋.他還真是奮力想將她所謂的犯罪挖出來,然後將她繩之以法,對嗎?

她手放到肚子上,有些無奈.

孩子,你爸爸還真是讓我寒心啊.

聞驍深吸一口氣,問:"這是你幾年前前往g國的機票信息,你可否認?"

蘇晗看都沒有看,答:"不否認."

"可我去過又怎樣?那個時間去g國的人多了去了."她目光沉靜的看著他.

他問:"你去g國做什麼?"

"旅游."

聞驍見她還是不願意多說,這才從檔案袋中,拿出一些照片,"這是你吧?"

蘇晗瞥了一眼,然後瞳孔微縮.

怎麼會?

這是她在他們交戰地點出現時的照片.

那時因為不放心聞驍,怕他會出事,才冒險前去的.當時想著大家都在忙著,不會有人看到她的.

"這張照片,是我從g國一個攝像師中手里買來的."原來當時他們交戰時,有個攝影師碰巧路過,覺得場面難得一見,會拍出很好的作品,所以才冒險拍下的.

他也是到g國,無意間看到的.那攝影師還會畫畫,在門口擺著一幅油畫,叫[火焰中的少女].

雖然如今的蘇晗與那時有些區別,但他還是認了出來.

畢竟他見過.

蘇晗挑眉,"所以呢?"

"你到那里去做什麼?"聞驍手握緊.

蘇晗嘴角揚起一抹笑,摻雜著幾分苦意,"我說我去救你,你信嗎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