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9章 黎詩詩服毒
黎詩詩眼眶有些潤濕,低聲道:"從來沒有人對我這樣過,肯豁出命去救我."

盡管她知道,他只是職責所在.

黎詩詩伸出手捂住自己的眼睛,"溫衍,我真的不想當壞人的."

祁遇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時,微怔.

"可我當了,還殺了自己的親哥哥,可我不後悔殺了他."黎詩詩不是執迷不悟,只覺得這種人活著也是會禍害其他人.左右她已經一錯再錯,也不怕更錯了.

祁遇突然說:"我記得你,幾年前在s市,我將你從火場中救了出來,你叫童一諾."

他的話,讓黎詩詩眼中的淚水一湧而出,捂著嘴壓抑的哭著.

他沒有忘記她.

祁遇看著她在那哭的狼狽,他也沒有絲毫反應.他性子涼薄,不是那種感性的人.

"你記得就好,就好……"她再也無憾了.

黎詩詩握緊手,顫聲道:"小心那個組織的人,他們布了很大的局,似乎是想將你們一網打盡."

祁遇微微頷首,"謝謝."

"溫衍,謝謝你,肯來看我.我如今心願已了,再無牽掛了."黎詩詩眼中有些釋然,深呼吸一口氣,說:"代我向蘇晗說聲抱歉."

她那時所求的太多,就做了些失去理智的事情.如今入獄,她突然冷靜了下來.回頭看去,這二十多年滿是狼藉,活的太狼狽了.

夠了.

她厭煩這樣的人生了.

或許來生能夠投生到一個好人家,平平安安的活一輩子吧.

祁遇聽到她的話,點頭,"可以."

"謝謝."黎詩詩起身,向他致謝.

祁遇也站起身,不過是轉身離開.

黎詩詩看著他的背影,嘴角微揚.溫衍,再見了.但願來生,你我相見時,我的世界是光明乾淨的.

她握緊脖子上的項鏈,微微合上眼.

-

祁遇剛出監獄沒一會,就有獄警追過來,說:"祁少校,黎詩詩死了."

"嗯?"祁遇微微蹙眉,剛才還好好的,怎麼死的?

"在你剛出去的時候,她就服毒自盡了,當場斃命."獄警也奇怪她是哪來的毒藥,不過那藥見效實在是快,幾秒,她就沒命了.

祁遇頷首,"好,我知道了,好生安葬吧."

"這位小姐有家人嗎?"獄警問.

"有,也沒有."

獄警聽得糊塗,"啊?"

"罷了."祁遇想了想,說:"把人給我,我去安葬吧."

"您?"

祁遇說:"若你們不放心,可以跟著我一起去."

"當然不是."

"多謝."相識一場,順手幫收個尸吧.他若不收,她也無人理會了.

-

聽到黎詩詩在獄中服毒自盡的消息時,喬言意還是被震驚了.畢竟同學一場,她死了,自己也會有些難過的.

祁遇坐在她對面,說:"嫂子,人各有命,不必太執著于他人生死.你身懷有孕,不宜傷懷."

喬言意勉強笑了笑,端起面前的水,輕抿了一口,"你說的對,人各有命.一年一年過去,人會因為發生的事情或周遭環境影響,才漸漸變了.以前的她也沒有想到,自己的人生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