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13章 我舍不得他
-

喬言意掛完電話後心情一直很不好,悶悶不樂,和她說話她也回不上兩句,笑也是勉強擠出來的,讓他看著心疼.于是他帶著她在軍區大院里散步,出去透透氣總比悶在家里要好.

帝都這邊沒有下雨,是晴天,豔陽高照.陽光從樹葉間穿透下來,落在地上形成一個個光斑.喬言意坐在石凳上,靠著顧簡繁的肩頭,輕聲道:"簡繁."

"嗯?"

喬言意緊握住他的手,望著乾淨如水洗般的天空,"我心難受."

信任付之東流的感覺,可真差.當她知道,許南川想打掉她孩子的時候,是又氣又恨.可與他說絕交從此再無情分的時候,內心卻是空落落的,有些不舍.

她舍不得他,舍不得這個朋友.

可她和他再也無法做朋友了.

顧簡繁將她緊抱在懷里,下巴抵在她的頭頂上,低聲道:"別我在呢."

他總覺得她在暮月山莊園中一定發生了什麼,可她不說,顧簡繁也不敢問,怕勾起她的傷心事,惹她難過.只要看到她好好的,他也不想追問那麼多了.

喬言意縮在他懷里,緘默不言.

這時,顧正行帶著管家大步流星地走過來,看到喬言意就開始老淚縱橫,"都是爺爺不好,爺爺不應該讓你自己走的."

若是他的寶貝孫媳婦和重孫子出了什麼事,他肯定會一頭撞到牆上,給他們陪葬去.

"爺爺,沒事的."喬言意也沒有怪顧正行,畢竟這事事出突然,誰也預料不到的.就算顧正行和她在一起,她也不一定能夠免災.

顧正行心疼地把她拉起來,仔仔細細地看了看,"沒受傷吧?"

"沒事,我被劫走的半路上,被一個朋友給救了."說到朋友兩個字時,喬言意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像一根刺一樣,紮在心頭上.

顧正行這才松了口氣,"那就好,那就好,得謝謝你的這位朋友啊."

"嗯."不過他不需要謝謝.

喬言意突然想到昨天陪自己的勤務兵,趕忙問:"昨天保護我的那位同志呢?他怎麼樣?"

顧簡繁接話:"重傷昏迷,現在在軍區總醫院的重症監護室."

"我想去看看."

聞言,顧簡繁點了點頭,"我陪你去."

-

帝都軍區總醫院.

祁遇穿著一塵不染地白大褂坐在桌後,目光淡漠平靜地看著坐在對面的人,淡淡地道:"小姐,你有哪里不舒服?"

他手上戴著醫用手套,手拿著病曆本,面無表情.

坐在他對面的黎詩詩緊張地抓著自己的裙擺,輕聲道:"我頭疼胸悶."

祁遇抬眼看她,"如何疼?"

"時不時疼一下."黎詩詩在說時悄悄地看著祁遇,難掩心中的激動.她再次來華國,就是為他而來.這麼看著他,都覺得很幸福.

祁遇說:"最近有煩心事嗎?"

"好像有吧."黎詩詩一直在盯著他看,也不知道有沒有把他的話聽進去.

祁遇對她的視線並無任何感覺,在病曆本上寫著,然後說:"或許是情緒影響,不過我建議你去做個ct,好確定顱內有沒有事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