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6章
"放心,不用擔心為夫的身體,我好得很."他抱著她回了房間,去做少兒不宜的事情.可能是結婚時間久了,喬言意也沒有一開始那麼羞澀了.只是每次都是被他折騰的很累很累,比她揍了一群人還要累.

顧簡繁摟著她,在她耳畔說:"等婚禮結束,咱們生個孩子,好嗎?"

"嗯."喬言意嗓音軟軟地應了一聲.

"生女孩."

她笑了一聲,"這又不是我能決定的."

他也笑了,"我幫你."

喬言意略有些羞惱地在他胸口上咬了一口,"以後孩子一定不能讓你教,早晚會變成小流氓."

"你不喜歡?"

"……"沒辦法交流了.

喬言意把頭埋在了枕頭上,不想再和他說話.她一個單純的孩子與一個流氓說話,真是沒有絲毫勝算.顧簡繁的手放在她的腰間摩挲著,讓她覺得很癢,"別亂摸,癢."

他微眯眼,將她身子抱過來放在自己身上.二人都是一絲不掛,這麼挨著讓喬言意莫名有點羞澀,她眼中劃過一抹挑釁,說:"就不怕挺不住?"

顧簡繁的手放在她身上肆無忌憚地游走著,似笑非笑地說:"有幫忙泄火的,我怕什麼?"

"你不怕把我累壞了?"

他說:"放心,我好歹也是看著你長大的,知道你的體質."

喬言意故作歎息地說:"看來我是從小就被人盯上了,你是個禽獸,我怎麼現在才發現?"

他手一頓,反身將她壓在身下,"後悔了?"

"不,我只後悔當年有點眼瞎,居然把這麼好的白菜給放過了?"她痞笑著,在他臉上撫摸著,流連忘返.

顧簡繁低低地笑了一聲,"你這是承認你是豬?"

"我如果是豬,你就是豬公了."

他嫌棄,"難聽."

"我也是這麼覺得."她也不遮擋,從他身上翻身下床,撿起衣服,穿上.凹凸有致的身材盡顯在顧簡繁的眼前,他就像是在欣賞什麼絕世好風光一樣,枕著手臂,饒有興味地看著她.

喬言意把衣服換好,見他直勾勾地看著自己,她嘴角微揚,很有風情的撩了一下頭發,"好看嗎?"

"還可以."

她眯起眼,眸中閃爍著危險地光芒,"怎麼?你還見過更好看的?"

顧簡繁煞有其事地說:"大概吧."

"呵呵噠."喬言意不理他了,去浴室泡澡.雖然知道他在逗自己,可她還是被那個不存在的人氣到了,有點吃醋.顧簡繁哪還躺的住,趕忙去哄老婆.

喬言意並不覺得他是哄自己的,而是來占她便宜的.她看著也坐進浴缸里的人,撇了撇嘴,"出去."

"你舍得?"

"嗯."

"說謊的孩子,會受到懲罰的."

說是懲罰,倒也沒做什麼.只是他的吻很強勢很迫切,將她吻的暈頭轉向,讓喬言意有點缺氧.她簡單洗了洗,就出了浴室.她覺得這輩子翻身都難了,肯定會被他吃的死死的.

到床邊的時候,她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響了起來.拿起來,見是個陌生號碼.這麼晚了,會是誰打過來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