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 留他一個人?
紀時年抱著喬言意一直走到了山腳下,雙臂已經累到酸麻,也沒有吭一聲.中途陸庭宇說替他抱一會,可紀時年沒有答應,前者也只得作罷.

他們開車行駛了一個多小時,才到達了帝都市醫院.因為顧簡繁所坐的那輛車先他們一步離開了,所以前者比紀時年等人早到了一些時間.

……

帝都市醫院,vip病房.

"病人沒什麼大礙,只是長時間未休息,又太過疲憊,再加上高燒三十九度九才會暈倒的,掛上點滴多休息,退燒就沒事了."醫生是個年近三十的女人,容貌算得上清秀,目光總是時不時看向陸庭宇.

"醫生,你有話直說."陸庭宇被她看得渾身不自在.

"陸影帝,能不能給我簽個名?我喜歡你很久了!"女醫生聞言後立刻眉開眼笑,將一直藏在身後的紙筆拿出來,攤放在手心中,眼巴巴地看著陸庭宇.

陸庭宇沒有拒絕,接過紙筆簽上了自己的名字,女醫生拿到後便歡歡喜喜地走了出去.

喬言意坐在顧簡繁的床邊,目光一直盯著他的臉,沒有半分移開.

"言意,你過來."紀時年提著醫藥箱走進來,看著她緊盯著顧簡繁地模樣,眸中閃過一絲落寞.

"嗯."喬言意站起身,一瘸一拐地走到沙發那里坐下.

紀時年先把冰袋放在她的腳踝上,又將喬言意腿上的血跡擦拭乾淨,旋即小心翼翼地給她處理膝蓋上的傷口.

陸庭宇見紀時年的動作,片刻後無奈地歎息,這又是一個落花有情流水無意的人.

"下次小心一些,你一個女孩子,萬一留疤了怎麼辦?"紀時年責怪地看了她一眼,手下的動作盡可能的輕柔.

"我知道了."喬言意心不在焉地,遲緩了幾秒才微微頷首.

"一會我送你回去,阿姨叔叔他們急壞了."紀時年又說道.

喬言意沒有立即回答,反而是將目光移向病床上的顧簡繁,要將他一個人留在這嗎?

"有我呢,你放心."陸庭宇知道她不放心顧簡繁一個人,立刻自告奮勇.

喬言意靜默了片刻,眸光古怪地看著他,狐疑道:"你?"

"我保證不氣他,不會和他吵架."陸庭宇舉起手,保證道.

"嗯."喬言意半信半疑地頷首.

陸庭宇有些受傷,她就這麼不相信自己?雖然肯定不能將這位大爺伺候地樂了,但也不至于能把他給氣死.

紀時年將紗布綁好後,便說道:"好了,你的腳最近必須減少負重,盡量少站少走,閑暇時間用冰袋敷一敷腳踝.一會我給你拿些口服的藥,乖乖吃."

"嗯."喬言意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.

"還有……"紀時年拿著濕毛巾,輕輕在她的臉上擦了擦,輕聲道:"小花貓."

喬言意聽後,嘴角勉強扯出一抹笑意.面對著紀時年那寵溺柔和地目光,心里突然有了些怪異地感覺.

隨後,他們停留了一會,喬言意就被紀時年抱著出了病房,走時前者還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