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章 他不能有事
喬言意垂眸看著懷里的人,淚水一滴一滴地落在顧簡繁的臉上.也不知是因為天氣有些冷地緣故,還是因為害怕地抽泣,她的身體一直在顫抖.

她心里慌地很,喬言意現在很害怕他會像奶奶一樣,睡著後再也不會醒過來.畢竟發燒到一定溫度,出事地不是沒有,想到這里眼淚便越流越多.

隨著時間的推移,顧簡繁身體地溫度持續不下.喬言意站起身艱難地將顧簡繁背起,她不能就這麼等下去了.

加上顧簡繁的重量,喬言意雙腿所承受地負重可想而知,她腳踝上頓時疼痛加倍,下樓梯地每一步腳踝都會多疼一分.

喬言意用手機手電筒照的亮光,雖然隨著身體搖搖晃晃地,但也能勉強看清路.

雖說這是下山,要比上山時要好走.但喬言意的腳踝上有傷,這每走一步就是鑽心地疼痛傳來.

喬言意的額頭上已經有冷汗流下,嘴唇泛白,但她也沒有停下來的跡象,腦海中有一個信念在支撐著她走下去.

她已經失去一個親人了,他絕對不能有事.

……

也不知走了多久,喬言意終于看到了遠處地光亮,幾道手電筒地光束照在了她的身上.

"言意."

兩道不同地男聲同時響起,紀時年朝著她大步跑過來,看著她這狼狽地模樣,心里有些愧疚.早知道就應該攔著她,不讓她獨自離開.

"快……快把顧簡繁送……醫院."喬言意累得呼吸有些喘不勻,看到他們的時候,一直緊繃地神經也終于放松了.

"你們過來."一同跟隨過來的陸庭宇,讓後面那幾個男人抬著擔架過來.將顧簡繁輕輕放上去後,立刻抬走.

喬言意如釋重負地坐在台階上,不斷地喘著氣.

"你不疼?"紀時年蹲下身來,將她的左腿抬起來.喬言意的左腳踝已經腫的不成樣子,膝蓋傷口上流出的鮮血,已經完全冷凝.

"我沒事."喬言意緩緩搖頭,那是她磕到了石塊上,雖然看著嚇人了些,但並沒有傷到筋骨.

"沒事?"陸庭宇聞言頓時皺起眉,責怪道:"你是鋼鐵俠還是奧特曼?"

紀時年溫和地眸子隱隱含怒,將她攔腰抱了起來.她為什麼就不能心疼一下自己?有傷還背著顧簡繁從山頂到這里?

"時年哥."喬言意驚呼一聲,她抬眸看向紀時年的雙眸時,不禁閉上了嘴,他這是生氣了嗎?

"我抱你走,別說話了."紀時年一向柔和地聲音,有些冷硬.

喬言意也是很累了,沒有再說話,只是靠在他懷里閉目休息.

她的臉上水痕縱橫,已經分不清哪個是淚水,哪個是汗水.不過入了紀時年的眼底,卻是隱隱地心痛.

她為他哭成那般,顧簡繁在她心中的地位,真的只有親情而已嗎?或許她自己心里都不清楚吧.

想到這里,紀時年抱著她的手不禁緊了緊.

陸庭宇跟在他們身後,不禁搖了搖頭,怎麼覺得自己像個電燈泡?有點多余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