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章 拜托你醒來
喬言意剛向前踏出一步,身體就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地,下意識地看向紅腫的腳踝.

顧簡繁見狀走上前,將外套脫下來披在她的身上,寬厚地手掌輕輕揉了揉喬言意的腳踝.可後者沒有一絲蹙眉,就仿佛根本不痛一般.

"怎麼弄得?"顧簡繁反倒是眉頭皺起,語氣冷颼颼地.

"我沒事."喬言意語氣淡淡地,毫不在意.

"沒事?"顧簡繁粗魯地將她的腿翻起,指著喬言意的膝蓋,冷聲道:"你是覺得你是石頭做的?流血都沒有感覺?"

"放開我."喬言意撥開他的手,強撐著站起身,將小提琴撿起來.

顧簡繁面含怒氣,拽過她的手腕讓後者面對自己,"你這樣算什麼?弄得傷痕累累地,讓別人看著去可憐你嗎?"

"我說了,放開我."喬言意用力甩開他的手,沒站穩不禁後退兩步.

顧簡繁氣得胸口起伏頻率加快,上前將她攔腰打橫抱了起來,冷喝道:"你最好閉上你的嘴."

如果他不來,她還真准備拉琴到天明?幸虧這沒有狼,不然她非被生吞活剝了.

"顧簡繁,你放開我,我自己有腳可以走."喬言意抗拒地推著他的胸口.

"腳?你以為我會信你一個瘸子?"顧簡繁嘲諷道.

"你放開我."

顧簡繁無視她的話,前者也不過是在硬撐而已,他現在的身體疲憊不堪,沒有什麼力氣.

"顧簡繁,你停下."喬言意察覺到他的異樣,因為觸碰在自己身上的那雙手異常滾燙.

"我讓你閉嘴."顧簡繁邁下第一個台階時,身體晃了一下.

"放開我."喬言意努力掙紮著從他懷里下來,如果不是後者拉了她一把,她差些滾下台階.

"你發瘋了嗎?"顧簡繁冷喝道,她甯願摔死也不想被自己抱?

"你才瘋了."喬言意伸出手探了探他額頭的溫度,傳來地熱度讓她下意識地縮回手,"你知不知道你在發高燒?這溫度至少有三十九度."

"不重要."顧簡繁的頭難受地厲害,看向台階時,都出現了重影.

"不重要?"喬言意正要說什麼,面前的人就朝著她倒了過來.

喬言意連忙抱住他,還好及時抓住了樓梯的扶手,才勉強撐住沒有掉下去,旋即攙扶著顧簡繁坐下.

"顧簡繁你醒醒."喬言意的心頓時慌亂起來,不斷地搖晃著他.

可顧簡繁沒有給她一絲回應,就如同睡著了一般.

"你醒醒……"喬言意看著他,就想到了奶奶在自己眼前閉上眼的模樣,頓時眼淚就流了出來,顫聲道:"顧簡繁,我拜托你醒過來好不好?不要嚇我."

"拜托,醒醒."

喬言意的心越來越害怕,連忙從他口袋中翻出手機,按號碼的時候手指一直在發抖.

待那邊接通後,立刻傳來溫和疲憊地聲音:"言意找到了嗎?"

"時年哥,你來觸月峰頂找我們,顧簡繁暈倒了,你快來."喬言意哭得聲音發顫.

"我知道了,言意你別急,我這就過去."紀時年即刻應道.

喬言意將外套蓋在他的身上,把顧簡繁緊緊抱在懷里,不斷地道:"你千萬不要有事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