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 說哭就能哭
……

軍區.

"任務完成."

顧簡繁聽到手機振動地聲音,拿起看了一眼上面顯示的信息,一直冷著的鳳眸,突然浮現一絲笑意,嘴角都是有些上揚.

會議室的軍官們不禁疑惑,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這顧少將今天是怎麼了?從來時臉就冷地駭人,這突然笑笑,挺讓人驚悚地.

"繼續說吧."顧簡繁一夜未眠,眼底下的青痕有些重,但精神還算不錯.

"那個叫莎莎的女人和另一個年輕人還算老實.可那個中年人從監獄里跑了,還打傷了兩個獄警."沐少校沉聲道.

顧簡繁聞言後頓時蹙起眉,他開口問道:"他逃走多久了?"

"至今23分鍾."沐少校回答道,他知道喬家的事情,這時候讓顧簡繁過來處理事情,也是于心不忍.

"各個路口嚴加盤查,他未必現在就與'那邊’接上頭了,必須把他給我找出來.巡邏加強,任何可疑人物,一個也不能放過."

……

靈堂.

客人們一個接著一個前來祭拜,給喬奶奶上柱香後,再與唐淑等人說一聲節哀.

喬言意靜靜地站在一旁,默不作聲,眉宇間很平靜,沒有什麼哀痛地神色.

"小蕊,小允,去上柱香."宋父將宋蕊與宋允都帶了過來.

宋允點了點頭,上前認認真真地鞠躬上香,旋即走到喬言意面前,低聲道:"女神,你還好吧?"

"我沒事,你放心."喬言意緩緩搖頭.

"那就好."宋允松了一口氣.

宋蕊心生不滿地走上前,爸爸也真是的,非要帶她來這里,給一個已經死透了的老太太祭拜,多晦氣啊.

不過她還是似模似樣地抽泣幾聲,那模樣要多傷心就有多傷心,一副要跟著去了的模樣.

喬言意淡漠無緒地看著她,也不能說宋蕊完全是靠著家里,才能拿到好的角色.這演技,也算是不錯.

好歹,說哭就能哭出來.

"言意,節哀順變,不要太過傷心了."宋蕊走到喬言意面前,泣聲道.

喬言意抬眸看向她,突然道:"我的親人你都能哭成如此,希望你對你的親人,也是如此感情真摯,令人感動."

"你……"宋蕊心一驚,面色頓時變得極其難看,她是知道了什麼?還是只是她隨意說的話?

喬言意說完後,便沒有再開口,神色並無異樣.宋蕊下意識地松了口氣,應該是她想多了.

接下來來的人,是喬言意再熟悉不過地,紀時年,陸庭宇還有蘇晗.

"喬喬."蘇晗眸中噙著淚,輕輕拉起喬言意的手,低聲道:"節哀順變,喬奶奶肯定不希望你太過傷心,不然她在天堂上不會安息的."

"放心我沒事."喬言意搖了搖頭,淡淡地道:"我想出去走走,你們不用陪我."

"言意……"陸庭宇蹙起眉.

"讓她去吧."紀時年攔住他,緩緩搖了搖頭.她現在想一個人靜靜,他們跟著反倒擾了她.

可他們沒想到,喬言意這一走,竟然消失了整整十個小時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