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章 牢里坐到死
……

喬言意哪能去報什麼警?她可是從手機里看到他們發過來的視頻中,宋允被捆在柱子上,明晃晃地刀子就在他喉嚨那里,有著隨時准備刺進去的趨勢.

不管他們是不是在恐嚇她,自己都不能拿宋允的性命開玩笑.

"喬小姐,如果想讓你的朋友活命,就一個人過來,否則他小命不保."

是一個廢棄工廠,那里幾年前就已經荒廢了,距離它最近的,只有三里地外的一個釀酒廠,其他什麼都沒有.

不過喬言意留了個心眼,打電話告訴陸庭宇,如果自己一個小時過後,還沒有給他打電話,就報警來這個地方找她.

雖然陸庭宇一再追問,但喬言意又怎麼會說?後來不耐煩地就將電話掛斷了.

喬言意叫了出租車後,只身一人去了廢棄工廠.司機一開始還疑惑地問,她這麼一個小姑娘去那麼荒廢的地方做什麼?她也只是一笑置之.

之後司機也沒有再問下去,人家是顧客,只要給錢就可以了,管那麼多做什麼?

……

喬言意根據他們所發的定位,謹慎地走過去,目光左顧右看,整個身體所有神經都在繃緊.

他們不為錢,會是為了什麼?恩怨嗎?如果他們與宋允之間有恩怨,不會找上自己,估計,他們是沖著自己來的.

並且背後的那個人,很了解她的親朋好友都是何人.八成啊,會是哪個老熟人呢.

走了約莫十分鍾,才找到了那個地方.

……

倉庫里有五六個高壯男人,站在那抽煙打牌.離他們幾步之遙處,宋允被捆在柱子上,他抬頭見喬言意的到來,眼眶都濕潤了.

"呦,這妞真正點."其中一人吹了一下口哨,眸中露出火熱地光芒.

"說吧,怎麼樣才能放了他?"喬言意沒有在意他的輕佻,目光不斷地在四周移動,觀察周圍的環境.

"很簡單啊,當然是和我們一起……"男人沒有說下去,那幾人對視一眼哈哈大笑.

"禽獸,你們這幾個王八蛋,女神你快走,不用管我."宋允不禁破口大罵,他就算再蠢,也懂得他們是什麼意思.

"說吧,你們老板給了多少錢,我給雙倍,讓我帶走他."喬言意神情淡然自若,她如果怕了,就不會來這犯陷.

那幾個男人頓時止住笑聲,面面相覷,忽然其中一人問道:"你一個小丫頭能有多少錢?萬一你給的是空頭支票,我們怎麼辦?豈不是很吃虧."

"不信我?那你們對這位老板倒是很信任啊,可惜他是在害你們."喬言意嘴角掛著微笑,一步一步朝著他們走過去.

"你什麼意思?"他們疑惑,就算動了這個女人,萬一以後事發,大不了就說是她自願的,還能有什麼危險?

"你知道你們綁得是什麼人嗎?"喬言意在距離他們五米之處停下,冷聲道:"帝都政府財務部長的兒子,沐少校的外甥,你們敢綁他還想殺他,是想在牢里坐到死嗎?"

幾人完全陷入震驚,他們只知這人是個大學生,其余什麼都不知,沒想到他的來頭這麼大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