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所以你走吧
……

云居.

喬言意讓葉冉冉他們將她送到外面,自己則徒步走進別墅區.可走進去後,完全記不清顧簡繁的別墅在哪,尋了約莫十分鍾才找到.

拿出鑰匙開門進去,抬眸見顧簡繁穿戴整齊地坐在沙發上,緩緩搖晃著手中的紅酒杯,鳳眸沉靜地不見一絲波瀾.

"你這是要去哪?受傷了為什麼不好好待著?"喬言意見他換了一身黑色地西裝,不禁疑惑問道.

顧簡繁過了一會,才緩緩抬起頭,掃了一眼她這濕漉漉地模樣,淡漠啟唇:"你有資格過問?"

喬言意聽著他的話,猛地僵住.對啊,她有什麼資格過問他的事情?自己又不是他的什麼人.

"我只是,怕你傷勢……"喬言意胸口略顯發悶,拳頭下意識地緊握.

"你回房間收拾東西吧."顧簡繁放下酒杯,淡淡地道.

"你說……什麼?"喬言意不可置信地望著他,他的意思是讓自己走嗎?

"收拾東西,你可以走了."顧簡繁再一次道,眸中淡漠地不見絲毫情緒.

"可你的傷……"喬言意遲疑地看了看他,心里莫名有些不情願走.

顧簡繁放下酒杯,慢慢站起來走向喬言意,後者看著他的接近,下意識地向後退.

"可憐我?還是憐憫我?"顧簡繁站在她一步之遙的地方停下,嘴角勾起一抹諷刺地笑意.

"我……"喬言意一時語塞,她一開始留下來,不就是憐憫他一個人在這無人照顧?不就是對他為自己受傷而心生愧疚?

他說的一點都沒有錯,可為什麼自己的心會有一絲絲痛楚.

"所以,你走吧."

又一次的重複,喬言意心中的怒火也頓時升起,她從來都不是一個任別人如何說,而自己還沒有任何脾氣,而去默默承受的人.

"你以為我願意留下?你不想看到我,我更不想看到你.既然你提出來了,也不必我憋著難受.給你,再見."喬言意將門鑰匙扔在他的茶幾上,轉身去了樓上.

她這些日子照顧他,脾氣已經收斂地很好了.可並不代表,她會對他的冷言冷語無動于衷!

顧簡繁聽著她上樓的聲音,不禁冷笑一聲,她還真是瀟灑絲毫不猶豫,鑰匙都不忘扔回給自己.

……

喬言意也沒有換衣服,直接收拾好東西走下樓,但卻沒有看到顧簡繁的身影,走出去時才看見他.

他正不緊不慢地走向一輛車,而那車邊,站著她已經幾天未見的人,溫然.

"簡繁哥哥,聽聞驍哥說你最近很忙,一開始還擔心你不能與我去了呢."溫然見到顧簡繁顯然十分開心,柔美地俏臉揚起明媚地笑意.

"我怎麼會不去?"顧簡繁淡淡地回答了一句,便開門坐了上去.

溫然注意到正走過來的喬言意,眸中劃過一抹詫異,她怎麼會在這?而且……這麼狼狽.

"喬小姐."溫然喊了一聲.

"有話說."喬言意頓住腳步,十分不耐地將目光移向她.

"天氣有些微涼,你渾身濕透小心感冒了,我把風衣外套借給你吧,雖然不是很厚,但總比穿著濕衣服好."溫然走上前,柔聲道.

"免了,我抗凍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