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差些看光了
……

"顧簡繁,我進來了."喬言意輕輕敲了敲門,隨即深吸一口氣推門而入.

"……"不過,還沒有等她邁步進去,就立刻退了出來關上門.

他在脫衣服?!自己看到了什麼啊?!喬言意覺得自己的臉頰,頓時火辣辣地灼熱,身體僵硬地不能動彈.

自己都說進去,他怎麼不制止?!存心讓自己尷尬嗎?!

不過,這不是顧簡繁的錯,他耳朵上戴著耳機,全心神在聽著謝局長報告,根本沒有聽到喬言意說話.

直到'嘭’的一聲關門聲,他才反應過來.剛才她好像進來了?貌似看到了什麼不該看到的……

"顧少將,您有在聽我說話嗎?"謝局長試探地詢問聲,從耳機中傳出來.

"有,你繼續."顧簡繁目光從房門那里移回來,嘴角揚起弧度.

……

"天哪,我現在還怎麼進去?怎麼辦怎麼辦啊,都把他差些看光了,他不會說自己是偷窺狂吧?"喬言意站在門外,不斷地來回走動,嘴里止不住地念叨著.

顧簡繁換好衣服通話結束後,就靠在房門上聽著她嘴里的念念有詞.又不是看光了,她在糾結什麼?

"丟死人了."喬言意急得蹦了兩下,她覺得自己的臉還是滾燙滾燙地.

後來,門外沒動靜了,顧簡繁疑惑地又向前湊了湊.

嘭.

"人呢?"喬言意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將門推開,怎麼不見顧簡繁的人影?難道他去衛生間了?

"喬言意."顧簡繁從門後移出來,面色陰冷地捂著鼻子,鮮血從他的手指間流淌出來.

她是和自己鼻子有仇嗎?!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!

"……對不起,對不起."喬言意也顧不得問他怎麼在那,連忙找紙巾幫他堵住.

這下,梁子結大了.他這鼻子,不會哪天,塌掉吧.

"我沒有看到你在那,對不起,要不然,你打我吧."喬言意垂下頭,極其認真地認錯道.

顧簡繁看著她黑漆漆地頭頂,臉上陰霾散去,無奈地敲了一下她的額頭,便進衛生間洗手去了.

"哎?"喬言意揉了揉額頭,他沒生氣嗎?剛才看他的眼神都要殺人了,竟然只是敲自己的頭嗎?

不過也是,顧簡繁沒有打女人的習慣.

……

等顧簡繁出來後,喬言意已經換好睡衣,乖乖坐好在床邊了,一邊傻笑一邊朝著他打招呼,"鼻子怎麼樣?鼻梁塌了嗎?"

說完真抽自己一個嘴巴,她後面那句問的是什麼?怎麼有點,看好戲的感覺.

顧簡繁雙臂環抱在胸前,蹙起眉不悅地看著她,冷聲道:"還好沒塌掉,不過,你再來一次也差不多了."

雖然顧簡繁身體素質很好,但他並不覺得,自己的鼻子有多堅固.

"你別生氣,下次我一定注意,不撞你鼻子了!"喬言意賠笑保證說道,就差些發誓了.

"下次?不撞鼻子你想撞哪?"顧簡繁淡漠地瞥了她一眼.

"不不不,絕對沒有下次,我保證."喬言意連忙搖頭.

顧簡繁又怎麼會真生氣?只是有點心疼鼻子而已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