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脫他的衣服
……

喬言意在睡夢中仿佛被一只大熊擁抱著,她還下意識地去鑽它的懷里,去蹭著它.

只是,沒有想象的柔軟,有些發硬.

後來,根本不需要顧簡繁去抱著她,後者就猶如八爪魚一般,緊緊地纏著他的身體,後背的傷口被她緊摟著,顧簡繁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.

對于他來說,現在的時刻,是極其珍貴的.

……

喬言意醒來後,已經是中午,但腦袋沒有任何清醒地感覺,頭昏昏沉沉地,而且渾身酸乏.

"唔?"喬言意發現自己抱著一個硬硬地東西,疑惑地輕咦出聲,抬起頭撞到一個又尖又硬地東西.

"顧簡繁?"見到這所謂'東西’的真容以後,喬言意瞳孔猛地一縮,不禁驚了驚,蹭的一下坐了起來退到一旁.

"嗯?"顧簡繁被她驚嚇地聲音擾醒,睜開惺忪地鳳眸,不悅地蹙起眉,"怎麼了?"

"我為什麼……抱著你?"喬言意說出口就後悔了,她抱著他,貌似是自己占了他的便宜.她這一臉驚恐又質問他,是不是不太好?

"你知道你的睡姿有多難看嗎?"顧簡繁淡漠地刮了她一眼,自己就差些被她踢出內傷嗎?

"我……"喬言意語塞,她知道啊,她睡覺比較不老實,但她又沒見過!

顧簡繁想坐起身,卻被身上的疼痛牽制住,他不禁閉上眼深吸一口氣.

喬言意晚上睡覺時,無意識地打了自己幾下,還真是夠疼啊.

"我扶你起來."喬言意眨了眨眼眸,頓時了然,爬著上前去握住他的手臂,小心翼翼將他扶了起來.

此時,喬言意的手機突然響起鈴聲,打破了房間內地安靜,她立刻下床去找自己的手機.

"時年哥."喬言意接聽電話,驚喜地柔聲道.

顧簡繁突然覺得自己傷口更加疼了,他給喬言意打電話做什麼?打也就算了,這個女人她是什麼語氣?!

"對不起啊,我有事耽擱了,現在過去可以嗎?正好我早飯也沒有吃,肚子餓得慌."喬言意聽著紀時年的聲音,笑吟吟地回答道.

"那好,一會我收拾收拾就過去,時年哥再見."喬言意結束通話後,發現顧簡繁緊皺著眉,似乎有些痛苦地模樣.

"顧簡繁你怎麼了?"喬言意頓時一驚,連忙走過去,急聲道:"是不是傷口很疼?不行,你讓我看看."

她也顧不得什麼,就將顧簡繁的上身睡衣,三下五除二地剝掉,他身上白色的繃帶,已經滲透流出鮮血.

"怎麼加重了?是不是我昨晚弄傷你了?"喬言意就算醫術再好,現在大腦也是一片混亂.

"大概."顧簡繁依舊緊緊皺著眉,看著她放在自己身上的纖細手掌,眸色不禁暗了下來.

"等下,我幫你處理一下,你別急,沒事的."喬言意急忙去找醫藥箱,可是她越急越是找不到,急得在地上轉圈.

"在那."顧簡繁指了一個地方,無奈地瞥了她一眼,她不是一個遇事慌亂的人,今天這是怎麼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