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 他吻著自己
"快走."顧簡繁隨後立即站了起來,就如同剛才那大約重達二十斤的石塊,根本沒有砸到他身上一般.

在又一個炸彈爆炸開來之時,顧簡繁抱著喬言意破窗而出,二人身體不斷墜下,'撲通’一聲,掉進了湖水中,濺起了巨大地水花.

喬言意在水中處于窒息狀態,無數湖水朝著她擠壓,灌入她的口腔中,她的大腦一片空白,手足無措.

只見顧簡繁扣著她的後腦勺,薄唇堵住她的嘴唇,他知道喬言意不會游泳,卻不曾想,這三年來,這水性還是沒有進展.

喬言意完全陷入呆滯中,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,任由顧簡繁吻著自己給她渡氣.她不知道該做什麼,直到游上岸時,還是迷迷糊糊地,目光呆滯.

顧簡繁有些疲憊地坐在岸上,他按著耳朵上的耳機,與聞驍聯系,讓後者過來接他們.

岸上的風略微有些冷,尤其二人從冰冷地湖水中出來,又再接受冷風的吹襲,身子就更冷了.

"顧簡繁."喬言意顫抖著手,想觸摸他的肩膀.可只是停留在那一寸之處,懸浮在空中,不敢向前一步.

"沒事."顧簡繁只是淡淡地說了一聲,對于身上的傷,並沒有什麼在意的.

"為什麼要救我?"喬言意緩緩落下手臂,低垂著眸顫聲道.

"身為軍人,不會任由一條生命在眼前消亡."顧簡繁看著她,遲疑幾秒後,淡漠道.

"只是這樣嗎?"喬言意失神地呢喃道,原來,只是她自作多情了.

約莫過了十分鍾後,聞驍才帶著人到達這里,一行人齊齊彎下腰,齊聲道:"少將."

"喬喬."蘇晗也跟著到了這里,仔仔細細地看著喬言意,見她沒有事,不禁松了口氣,"嚇死我了,還好你沒事."

"快送顧簡繁去醫院,他中槍了."喬言意猛然驚醒,急聲道.

"用不著."顧簡繁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,淡淡地道:"找個醫生過來就行了."

他一旦進了醫院,勢必家里就會得到消息,到時候爺爺他們肯定會擔心,還不如他自己找個私人醫生處理.

"我可以摘除子彈."喬言意在他們即將離開之際,出聲道.

"喬小姐你確定嗎?這可不是學校那些理論課,要實踐的."聞驍頓住腳步,轉過頭沉聲道.

"我確定."總歸他是為自己受傷的,如果喬言意不做些什麼,她是不會安心的.

"老大?"聞驍試探問出聲,如果老大不答應,他沒有辦法做主.

"讓她過來吧."顧簡繁一張俊臉蒼白如紙,但就算渾身濕透狼狽不堪,那冷峻高貴地氣質也依然存在.

"喬喬,我陪你去."雖然喬言意有能力摘除子彈,但蘇晗瞧著後者的狀態並不算太好,她跟著過去或許還能幫幫忙.

顧簡繁再度看了喬言意一眼後,便轉過了身,沒有再說什麼.

……

之後,跟著聞驍一起來的軍人全部返回軍區,前者也警告他們,對于顧簡繁受傷之事,一個字也不許提.

而聞驍則開車帶著三人,前往了帝都云居,那里坐落在郊區,遠離市中心,環境好而且極其安靜.

顧簡繁在里面購買了一棟別墅,作為私人居所,沒有幾人知道他住在那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