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 溫然受傷了
……

顧簡繁帶著喬言意開車約莫半個小時的樣子,才到了溫然所在的地方.

那里是剛開盤不久的小區,里面無論環境還是設施,都是很好的.

住進里面的住戶也不算很多,小區很安靜.但這里價格也是很高的,尋常人家根本承受不起.

喬言意看著他輕車熟路地走進小區,直奔溫然的家里,心情略微有點郁悶,看來他是來過,不然不可能這麼熟悉.

"老大,你來了."聞驍聽到敲門聲,立刻打開了門,皺眉道:"溫然她下樓的時候,不小心將腳扭了,疼得動不了.沒辦法才給我打的電話,可她就是不肯去醫院,我只能叫你過來了."

"哎,喬小姐你怎麼也來了?"聞驍見到喬言意愣了一下,詢問道.

"跟著過來看看."喬言意走進去,看著沙發上坐著的人,才分別了一個多小時,她竟然就受傷了.

"簡繁哥哥……"溫然欣喜地抬起頭,輕聲道:"我沒有事情的,你不用擔心."

"阿驍,抱著她去醫院."顧簡繁大概看了她一眼後,淡淡地道.

喬言意略微有些疑惑,這一看顧簡繁就對這個溫然不一般,可他怎麼不趁這個機會,與人家好好培養培養感情?反而是讓其他人抱她.

"讓我看看吧."喬言意將手機遞給顧簡繁,後者遲疑片刻後,接了過來.

"我倒是忘了,喬小姐是帝華醫大的高材生啊."聞驍恍然大悟.

"可以?"喬言意坐在沙發上,輕聲詢問道.

"那……你看吧."溫然目光移向顧簡繁時,後者並沒有看向她,心里不禁一陣挫敗.

喬言意小心翼翼地端過她的腳踝,大概按了按她的腳踝.

溫然疼得驚呼出聲,一雙溫柔如水地眸子似乎在噙著淚.

"這樣疼嗎?"喬言意端著她的腳踝,朝著里側歪了一下,後者整張小臉不禁皺了起來,兩行清淚瞬間流了下來.

"怎麼樣?"聞驍疑惑地問道,都已經疼哭了,這是多嚴重啊.

"腳踝腫了,估計是下樓時踩空有些急傷到筋了,骨頭沒有事情,擦藥休息三周,減少負重.如果不放心,請去醫院拍個片子."

喬言意站起身淡淡地道,她可以十分確定,溫然並沒有傷到骨頭.但她畢竟是一個沒畢業的學生,人家信不信自己,還不一定呢.

"那溫然……你需要去嗎?"聞驍將目光投向溫然,畢竟她才是傷者,總要問問她的建議.

"能不能麻煩簡繁哥哥,陪我去一下醫院.畢竟我是學跳舞的,若是落下病根就不好了."溫然見顧簡繁還是那淡漠地模樣,深吸一口氣輕聲道.

"聞驍,背她."顧簡繁將手機扔回給喬言意,淡漠道.

喬言意眸中閃過一絲疑慮,這個溫然對于顧簡繁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?他仿佛在刻意和溫然保持距離?

不過,他們如何,也不關自己什麼事.

溫然輕咬貝齒,他就連背自己去醫院,都不願意嗎?

"溫然,你上來吧."聞驍輕歎一聲,他就是個苦命地,總是被老大指使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