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他竟會做飯
"該死."宋霖從未覺得自己如此狼狽過,不但被人視若無睹,而且還被那個男人鉗制住反抗不得. 不過無論怎樣,那個女人,他要定了. …… 喬言意感覺車內氣壓極低,內後視鏡反射出顧簡繁的臉,他面色很是陰沉. 這是被剛才那個紅毛氣到了嗎? 可是以他的性格,對這種人,完全不會上心的啊. 顧簡繁生氣完全是因為,他不知道喬言意這三年中,被多少男人糾纏過,心里有股悶氣發不出. "怎麼……回來了?"喬言意打破車內的安靜,出聲詢問道. "等你走回去,爺爺他們可以吃宵夜了."顧簡繁淡淡嗤笑一聲. 喬言意嘴角微抽,那還不是因為你啊,轉身就走,把她丟在馬路邊.自己又打不到車,不走路怎麼辦? …… 等他們回到軍區大院後,喬言意的爺爺喬文成,正與顧正行下象棋喝茶水,時不時後者被吃了棋子,還要大叫一聲. "爺爺,顧爺爺."喬言意進門後,朝著二位老人彎下身問好. "哎?回來了?"喬文成褶皺地臉揚起一抹笑容,目光轉向顧簡繁時,淡笑道:"小繁越來越精神了,不比我們這些老骨頭,不中用了." "喬爺爺,爺爺."顧簡繁淡淡地道. "你們去做飯吧."顧正行雖說依舊板著臉,但眸中的凌厲已經少了許多,想必對顧簡繁的怨氣已經所剩無幾了. 待顧簡繁二人進廚房後,喬文成輕抿一口茶水,輕聲道:"軍區所傳關于小繁的消息,是否屬實?" "八九不離十."顧正行沉聲道. "這多好."喬文成笑了兩聲,不過見顧正行臉上卻沒有什麼喜色,不由得問道:"怎麼了?小繁年紀輕輕走上了那般高度,你不開心?" "開心是開心,只是,小繁他母親的意思說,讓他退伍,回去繼承顧氏財團."顧正行雖然非常希望自己的孫子,也能當一輩子的軍人. 可他不能不去考慮,自己兒媳婦的意願. "我也能理解昭華的心思,他們雖說是不老,但年齡也是越來越大了,顧家就這麼一個兒子,他不繼承,誰去?"喬文成輕歎一聲. "小繁……想讓他退役,他不可能答應的." …… 顧簡繁垂著頭熟練地切著蔬菜,挺拔地身軀身著酒紅色襯衫與黑色長褲,襯著俊美絕倫地臉龐,越發勾人心魂. 喬言意在一旁洗著肉,聽著篤篤地切菜聲,下意識地偏過頭. 望著顧簡繁那面如刀削地俊臉,不禁失了神,手中的肉都是掉在了水盆中,濺起一些水滴到她的裙子上,她才回過神來. 顧簡繁聽見'撲通’一聲,疑惑地扭過頭,見她的裙子被水打濕了,不由得皺起眉,"你還能做什麼?" "我……"喬言意一時語塞,不過心里卻是松了口氣,還好他沒有看見,自己剛才在偷看他. "給你."顧簡繁拿起掛在牆上的圍裙,扔向喬言意,後者接住後愣了愣,也只好乖乖穿上. 喬言意將肉遞給他,不禁眼露疑惑,他這做菜輕車熟路地模樣,也不像是初學者. 本以為是讓他來給自己打下手,沒想到,反倒是自己幫他打下手了. 他何時會做飯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