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怕食欲不振
"小喬,洗好了?留下來吃飯吧,你看已經下午五點了,你媽媽那里,一會我派個人過來告訴一聲."于昭華見喬言意下了樓梯,連忙從沙發上站起迎過去.

"不用了,顧簡繁回來了,干媽你們……好好聊聊吧."喬言意輕笑著搖了搖頭,她在他眼里,想必很是礙眼吧,留下來和他吃飯?

算了吧,她怕食欲不振.

"小喬,你就留下來吧,今天我也得回軍區大院去.隔壁你那爺爺,約我下象棋,這個老家伙,竟然說讓我悔棋三次,我也贏不了他,真是狂妄."顧正行已經穿戴整齊,住著拐棍站在那有股威嚴地氣勢,只是眉目間流露出頗為不爽地神情.

喬言意干笑兩聲,自己爺爺也是軍人,和顧爺爺是老戰友,兩人從年輕地時候吵到現在,誰也不讓誰.

顧爺爺的老伴過世的早,也沒有另娶,就隔三差五地蹭著爺爺家的飯,雖然爺爺每次都喊著轟他走,但最後還是與他把酒言歡.

"好吧,既然顧爺爺開口了,小喬自然要答應,麻煩顧爺爺告訴我爺爺和奶奶,過幾天我去軍區大院看看他們."

喬言意本來打算明天就去看望他們的,可是現在身上有傷,萬一露餡了,奶奶就該心疼了.

"好好好,喬老頭有你這麼個孫女,是他上輩子修來的福氣,不像我們家這混小子,目中無人,狂妄自大."顧正行提起顧簡繁的時候,還是吹胡子瞪眼地.

喬言意嘿嘿笑了兩聲,她總不能順從著自己的心意,跟著顧爺爺一起罵他吧?萬一被他聽見,自己又是要被他吼.

"好了,我走了."顧正行整了整領子,便走了出去.

"呼,每次你顧爺爺臉一板,干媽也害怕."于昭華松口氣一般地拍了拍胸脯.

"小繁,你去哪?"于昭華看見顧簡繁穿著一身黑色的西服,正在從樓梯上下來.

"帝都軍區."顧簡繁的頭都沒有抬起來,手指將袖口上的扣子系好.

"三年沒回家,你一回來又要走?"于昭華頓時覺得,剛才就是打少了,這臭小子,太欠揍了.

"顧簡繁……"喬言意擋在他面前.

"讓開."顧簡繁不悅地皺起眉.

"干媽這三年來,一直在等你回家吃飯."喬言意緊張地咽了咽口水,仰起頭與他對視,他的那雙鳳眸像是無底洞一般,一眼望去,心神仿佛隨著無限下墜.

顧簡繁定定地看著她,隨即緩緩放下手臂,心里出現了一抹柔軟,語氣略顯輕緩一些,"媽,吃飯吧."

"哎,好好好."于昭華鼻子一酸,感激地看了喬言意一眼,隨即吩咐著傭人去做飯.

約莫半個小時左右,餐桌上便放上了十多道菜,于昭華拿著公筷給顧簡繁夾菜,"小繁多吃點,都是你愛吃的."

顧簡繁一言不發地在那里,慢條斯理地吃著飯,動作優雅賞心悅目.

"小繁,媽媽和你說件事吧?"于昭華握緊手掌.

"嗯?"顧簡繁淡淡挑眉,疑惑地看向她.

"你退伍吧,顧氏需要你繼承."

"不可能."顧簡繁雖然看起來不溫不火的,但是手中的筷子已然重重地拍在桌子上.

喬言意扒著飯的手突然一頓,抬眸看向他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