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9章 思考策略
"沒用的,即便擁有玄功,你仍然就是個小野種,而且是翻不起任何風浪的小野種."王相如冷聲說道.

話音落畢,卻見他身影消失,下一刻的時候,他卻出現在楚千夜的面前,卻主動攻擊楚千夜.

楚千夜眼中閃過一抹了冷芒,他的玄功,大概還有兩分鍾的模樣,也確實和王相如說的那樣,兩分鍾之後他就再也無法反抗,而面對王相如這等實力修為,到了那個時候,他完全不是其對手.

楚千夜眼中閃爍過一抹冷芒,隨即他抬起.

王相如一拳朝著他爆砸而來.

這一拳看似沒有什麼波動和氣息,但楚千夜卻感覺到有著很可怕的危機夾雜而來,在這拳頭之內,蘊含著無上的神殺之力,如果他不小心應付的話,完全有可能會瞬息間崩潰.

楚千夜當機立斷,身形朝著後方撤退.

而此刻,王相如見楚千夜似乎想要躲閃,不由得露出一抹冷笑.

"逃?你逃得掉嗎?"王相如獰笑道.

話音落畢,一瞬間,王相如的身體內,旋即有著驚人的力量,瘋狂地席卷而出,那等驚人的力量,幾乎都讓所有人的身體內血液凝固.

諸人暗暗吃驚,連忙紛紛抬起頭.

這等驚人的力量,實在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,一時間所有人便紛紛抬起頭來,朝著楚千夜看了過去.

他們都很想知道,楚千夜如何接下這一拳的.

楚千夜後退的同時,他身體內的無盡神元,隨即手掌一翻,一個巨大的手印旋即凝聚而成.

"轟!"

拳頭和手印,狠狠地碰撞在一起,瞬息間,那片虛空不由得一陣扭曲,旋即狠狠地塌裂而開!

所有人感受到這股驚人的力量,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,忍不住紛紛抬起頭來,朝著那片虛空的位置看了過去.

原先的那片區域,此時卻遭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沖擊,虛空也頃刻間崩塌碎裂,再仔細凝目的時候,所有人都吃驚的發現,那片原本沒有絲毫變化的虛空,此時卻因為倆人的狠狠地碰撞,竟產生了近百丈的虛空裂縫!

下方的那些山岳,因為巨大的力量沖擊,那些石頭也瞬息間崩裂而開,諸人再仔細看著倆人,卻發現倆人的狀態都不太一樣.

楚千夜相對稍微狼狽些,但王相如也好不到哪里去.

"你從哪里得到的神帝印?"王相如抬起頭,朝著楚千夜看了過去,眼神閃爍著冷芒,變得非常難看.

先前他見楚千夜施展的神帝印,那個時候他覺著威力一般,但真正對上這神帝印的時候他才明白,那等強橫的力量,實在太狂暴了,縱然以他現在的實力也未必能夠完全阻擋得下來.

他抬起頭,望著楚千夜,滿臉的驚疑.

楚千夜卻淡淡一笑.

神帝印我哪里得到?你真以為我有奇遇,獲得了神帝印?

對于王相如的驚疑,楚千夜並沒有理會,他身體內的神元瘋狂地運轉而開.

眼前這個王相如,武道修為也很強,神皇境後期,雖然只是剛踏入不久,但對方的實力就擺在那里,跟顧晨的神皇境中期完全就不是一個級別.

果然,武道修為差一個小境界,都是如隔一重山啊,這等實力的差距,令他迫切的想要提升實力.

他進入神界,武道修為提升到現在的神王境,已經算是極強的存在了,須知神王境之下還有神人境三個小境界,這三個小境界之後才是一大境界神王境啊,提升並不是那麼容易的.

如果不是有驚人的天賦和逆天的機緣,幾乎不可能提升得這麼快,除非是填鴨式,拼命的拼修煉資源,但那樣的武道修為,即便是提升了也沒有什麼用處.

可楚千夜不應啊,他的武道修為,完全就是撇開了這些,是他一個腳步一個腳印的沖上去.若是沒有堅毅的意志力和武道天賦,外加幾分運氣,還真不可能提升得怎麼快的.

楚千夜用了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,取得了別人五十年甚至五百年都未必達到的境界!

但楚千夜還是覺得慢了,這句話若是傳到那些天才的耳朵里,估計那些人都要羞愧得自殺了吧.

楚千夜確實覺得自己的武道修為,到底提升還是太慢了些,現在聚靈神皇境還是有著一段差距的,這段差距,他希望更快的跨過去,畢竟唯有如此,他才能夠擁有足夠強的實力,同神武門的人對抗,能夠捍衛自己的尊嚴,能夠守護自己身邊的人.

這些,.都是很需要實力,很需要武道修為的.

恰巧的是,神王境做不到,唯有武道修為達到神皇境才有可能,所以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其實並不多的,他必須得在最快的時間內,達到神皇境!

但是不管如何,得先解決眼前這個麻煩才行,王相如的實力要遠在他之上,如果要硬來的話其實對誰都沒有好處,而且他現在的武道修為雖然確實不如對方,但這只是暫時的,他相信,在不久的將來,王相如連給他提鞋的資格都沒有了.

楚千夜抬起頭,冷眸閃爍.

這些事情,都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.

而此刻,楚千夜目光盯著王相如,身形在朝著後方急退.

"小野種,沒想到你還有這等奇遇啊."王相如盯著楚千夜,冷聲說道:"如果你把神帝印交出來,那麼我可以考慮放過你."

把神帝印交出來?

楚千夜盯著對方,眼神內閃爍著一抹冰冷之色.

這種話,明顯是不可能的嘛.

"嗖!"

王相如腳掌一點,身形暴掠至楚千夜的面前,隨即抬起手掌,也是一掌拍擊而出,那股驚人的力量,旋即狠狠地咆哮怒吼.

可怕的摧毀之力,異常的凶狠,所及之處,虛空都在一瞬間扭曲.

楚千夜並沒要和對方硬拼的打算,所以他身形朝著後方急退.

他其實在權衡,在考慮有什麼辦法,畢竟若是和這王相如死拼,其實對他也沒有什麼好吃,他也討不到半點好處,這樣一來其實沒有什麼必要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