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8章 灰飛煙滅!
阮魁和楚千日,幾乎同時動手反擊,不過他們被茯神鋼絲捆綁,所以他們的反擊,很簡單,就是瘋狂的結印,好讓他們以為自己要逃跑就動手殺了他們.

結果他們結印時,那些人果然信以為真,都紛紛出手,將楚千日和阮魁殺了.

倆人的身體,生機慢慢消逝.

"弟,抱歉這個時候要說分別了,希望再次見到你的時候,我們一家人能團聚…"楚千日說出最後一句話,然後徹底合上了眼.

而楚千夜的眼睛,那血紅的光芒,卻是如同血修羅,冰冷異常!

當顧晨醒悟過來的時候,楚千夜的長發猛地狂舞了起來.

"嘭!"

發帶猛地崩裂!

他的整個人,頭發隨風飄動,黑色的長袍,無風自動.

他那雙眼神內,閃爍著極端瘋狂之色.

"你們,都得死,都得下黃泉,都得替我哥,我的手下陪葬!"

楚千夜的武道氣息,瘋狂地暴漲了起來.

神王境後期,神皇境前期,神皇境中期,神皇境後期!

一瞬間,楚千夜的武道修為,愣是連續暴漲了三個小境界,一個極位境界.

這一幕,發生得太快了!

顧晨眼中閃掠過了一絲的驚慌,不知道為什,他在知道楚千日和阮魁被他手下殺的時候他就覺得不妙了,他連忙身形暴退,根本不敢和楚千夜再次接近.

然而,他暴退已經來不及了.

因為,楚千夜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,他根本逃也不能逃得掉.

"跟我滾下去!"

一聲暴喝,宛如陣陣驚雷,瘋狂地咆哮和怒吼在天地間,而顧晨則驚恐的看到,楚千夜此時明顯變得很不正常,他的氣息,完全已經無法控制,還拼命的虛漲!

那種凜冽的殺機,讓他如墜冰窖,全身的血脈都似乎在這一刻凝固了下來,他滿臉的驚恐,想要躲閃楚千夜.

然而,他已經來不及躲閃了,因為楚千夜已經動手!

很簡單的一招.

身體內的神元,猛然間在這一刻,瘋狂地從他的身體內呼嘯而出,然後在他還沒有醒悟過來的時候,楚千夜猛地一拳朝著顧晨轟砸了下去.

"嘭!"

一瞬間,顧晨被狠狠一拳砸飛下去.

他的身體,在轟的一聲,猛地將地面上的堅硬青岩石,愣是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,整個人在深逢頭垢臉,臉色蒼白,奄奄一息!

楚千夜看都不看一眼,手印翻動.

一瞬間,一個巨大的手印,猛地憑空出現,那巨大的手印,擁有著極端恐怖的摧毀之力,巨大的手印四周,還有著很驚人的紋路.

那些紋路,相當地玄妙,還散發出一種帝尊的力量氣息.

所有人朝著那巨大的手印看了過去,忍不住瞳孔一陣遽然收縮.

"這是神帝印!"

所有人都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冷氣.

楚千夜根本看也不看,手掌一揮,那巨大的手印,猛然朝著下方的顧晨狠狠地拍擊而去,一瞬間就將其拍成肉末!

一位神皇境中期的修武者,瞬息間隕落!

眼前這一幕,發生得實在太快太快了,他們都來不及反應,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,事情已經完全收尾和結束!

顧晨,直接隕落了!

其一道蒼白的魂魄,還想從深坑內逃離此處.

楚千夜眼中閃過一抹冷芒.

這個時候還想著逃?

有用?

"定!"

楚千夜輕吐道.

話音落畢,顧晨卻驚恐的發現,他的身體,愣是被硬生生地固定在半空之中,無論他如何掙紮都沒用,他就好像被一直無形的巨手給牢牢地抓在半空之中,無法掙脫出來!

眾人望著眼前這一幕,瞳孔都是在這一瞬間遽然收縮了起來.

"有一種需要靈魂的丹藥,我打算以你的靈魂來煉制,大概需要經曆七七四十九天的熬煉,會以各種煉丹之法來提煉魂力,你會生不如死,想死不能死,會為自己沒死得徹底感到悲涼."楚千夜淡淡輕吐道.

隨即,手掌猛地朝著虛空按壓了下去,隨即祭出一個神器,將其收容到其中去.

做完這些,楚千夜便猛地抬起頭,朝著王相如那位美婦人看了過去.

他眼神內,沒有絲毫的波動,但身體四周湧動的死亡黑漆,卻令得所有人都臉色微變,甚至覺著腳底冒出陣陣的寒氣.

眼前這個人,僅僅是一個眼神而已,竟然讓他們感覺到無比的絕望,這種經曆,讓他們感覺無比的絕望,

這是什麼人啊,這是何等的手段.

僅僅是神王境的修為,卻猛然間提升了這麼多,這讓他們如何不心驚膽戰?

而此刻,動手殺了楚千日和阮魁的人,他們同樣腳底冒出陣陣的寒氣.

顧晨都這般輕而易舉被楚千夜所殺,他們這些人更不是楚千夜的對手了,他們的命,此時已經不屬于他們了,而是屬于楚千夜,只要楚千夜願意,他們此時就完全逃離不出其掌心!

有些人已經忍不住恐懼,拔腿朝著遠處的虛空就想要逃跑.

楚千夜卻露出一抹冷笑.

他抬手,一道劍影即掠出.

"爆!"

與此同時,他輕吐道.

"轟!"

一瞬間,正前方想要逃跑的那幾道身影,瞬息間爆炸而開,形成一團團的血霧,如同血雨一樣傾瀉在地面之上.

所有人看著眼前如此血腥的一幕,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.

這樣的殺戮,實在很可怕啊,想想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,畢竟這樣的殺戮,他們從未見過!

龍門一眾見到這一幕,同樣也很吃驚.

原來,這才是楚千夜在動怒之下時的真正實力啊!

這等抬手便有灰飛煙滅之力,這才是真正的楚千夜.

這才是神帝轉世之力啊,這等指點之間,無數的神靈就灰飛煙滅的力量,實在很令人震撼與膽寒!

"現在,到你們了!"

楚千夜盯著王相如和美婦人,冷聲說道.

王相如卻露出一抹不屑.

"玄功啊,只可惜,你的玄功有時限,如果我沒猜錯,你的玄功最多只有三分鍾的時間,三分鍾之後,我殺你如殺狗那麼簡單.而且,現在的你,根本不是我的對手,我現在就能殺了你!"王相如冷聲說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