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7章 自我解脫
楚千夜眼瞳一陣閃爍.

"你逃不掉的!"顧晨冷聲說道,隨即又腳掌一點,身形朝著楚千夜暴掠而來,一拳當即砸出.

這次直奔楚千夜的腦袋.

這是要誅殺他的節奏啊.

楚千夜皺了下眉頭.

楚千夜努力躲閃,身形後退,躲過了致命的一拳.

"顧老你干什麼,不要那麼快就殺他,我們都沒看過癮,你要好好弄殘他!"王相如冷聲說道.

"好,老奴忘了."顧晨額頭冒著冷汗.

這個難度還真不小,縱然楚千夜不還手,但他的身法速度也很快,想要把楚千夜弄殘,還真不是那麼容易的.

"你們這些飯桶,還愣著干嘛,趕緊弄那倆個人!"顧晨冷聲說道.

那些人神色一怔,隨即領悟了過來.

"嘭!嘭!!"

隨即,那些人又對楚千日和阮魁動手,這次變本加厲,幾乎拳拳入肉,打得倆人臉色蒼白,忍不住一陣吐血.

楚千夜的臉色極其陰沉,這個時候,他是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,如果沖著他來還沒什麼,但沖著兩個被茯神鋼絲捆綁的楚千日和阮魁來說,這根本不可能.

遠處的龍門數眾,此時看著眼前這一幕,瞳孔也忍不住閃爍著一陣冷芒,所有人都在怒視著這些人,他們眼神內閃爍著凜冽的殺意.

只可惜,這次基本上沒他們什麼事情,他們無濟于事,根本拿不出半點策略和辦法,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倆人被這些人弄.

這個時候,他們終于徹底的感受到,自己的無能,自己的弱小.

面對這種情況,如果他們的實力足夠強大的話,根本不可能會成為楚千夜的包袱,更不可能讓楚千夜為他們操碎心.

這種時候,他們終于徹底地明白了楚千夜先前的所作所為,為了讓他們打好基礎,可謂是下了一番苦心,只可惜他們根本不了解,現在才恍然醒悟過來,但為時已晚了.

現在,他們成了楚千夜的累贅,雖然茯神鋼絲捆綁的並不是他們,而是楚千日和阮魁,但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他們的身上,結果估計也差不多.

這就是實力的問題啊,在絕對強者的面前,自己這點實力,根本不足以威脅到顧晨這樣的人.

"你若是敢在躲,那麼我就讓手下閹了你的手下和你哥,讓他們做不了男人!"顧晨冷聲說道.

楚千夜眼瞳閃爍著凜冽的殺機,他緊緊的攥緊拳頭,那雙黑亮的眼眸內,光芒閃爍.

他此時已經很想殺人,即便動用玄功也好,亦或者是動用其他的辦法也罷,他都要徹底將眼前的這些人,徹底的踩在自己的腳下,叫他們生不如死!

"好,我不躲閃!!"楚千夜咬牙切齒道.

聽得出來,楚千夜此時是何等的忍辱負重,受了多大的屈辱!

"哈哈,還算你識趣,你這樣就好辦多了啊,老夫也好交代."顧晨冷笑道.

話音落畢,卻見他腳掌一點,再度暴掠而出,一拳朝著楚千夜爆砸而去,這次是直奔楚千夜的胸口,卻避開了楚千夜的要害.

因為王相如吩咐過,要讓楚千夜生不如死,要弄殘楚千夜,而不是弄死楚千夜!

所以,顧晨這一拳,並沒有朝著楚千夜的致命要害砸去.

而是砸在了胸口靠近肩膀的位置.

"嘭!"

"噗嗤!"

楚千夜被一拳狠狠地砸飛了出去,整個人臉色一陣蒼白,然後吐出一口鮮血.

眾人看著眼前這一幕,臉上皆是露出一抹驚訝的神色.

竟然沒躲開啊!

遠處的人影,實在真的看不下去了,畢竟顧晨和王相如這些人,行徑太卑劣了,這般脅迫,而且實力可是在楚千夜這些人之上啊,為什麼還得用這種手段對付楚千夜?

很多人都看不明白.

"真卑鄙啊."

"居然用這種手段,太可惡了."

……

眾人一陣議論紛紛.

都強烈譴責這種行為.

但是,並沒有出手.

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里,其實並沒有人同情弱者,只不過他們也不屑看到強者用這種卑劣的手段.

所以,顧晨和王相如這些人對楚千夜用的這種手段,是為他們所唾棄的.

但也僅僅如此而已,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,圍觀的人並沒有因此而上前幫助,也並沒有任何動手的意思,僅僅只是嘴上說說而已.

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何況對方還是神武門,明顯就是來自很強的宗門,若是和這些人對上,那就得不償失了.

楚千夜一口鮮血噴出,整個人臉色蒼白,他卻只能強忍著心頭的殺意和怒意,身體內的力量,忍不住咆哮怒吼而開,形成驚人的力量氣息.

那等咆哮之力,如同身體內熊熊燃燒的火焰,瘋狂地蔓延在天地間…

楚千夜的身體內,那團熊熊燃燒的烈焰,似乎在燃燒著自己的血液,眼神也變得一陣血紅.

他深吸了一口氣,努力讓自己平複下心境,腦海依舊在快速的運轉著.

而此刻,楚千日和阮魁眼中都閃掠過不忍.

他們成為了楚千夜的包袱,連累了楚千夜.

如果不是他們倆的原因,楚千夜也不可能會與這些人妥協,更不可能這般忍辱負重,這是何等莫大的屈辱啊,他們現在都感同身受,幾乎不用懷疑.

倆人對視了一眼,幾乎都能夠看出彼此眼中的想法.

"阮魁,不能讓我弟這麼受辱,他是龍門的門主,有自己的尊嚴!"楚千日神音道:"你我都有分身,即便本尊死了也沒關系,大不了重新來過,畢竟我們有修煉的經驗和心得,用不了多久就又能夠飛升神界,重新和我弟他們相聚!"

"嗯,我也是這麼想的,與其留住本尊,卻讓千夜這般受盡屈辱,這實在他窩囊了,我們不能成為他的累贅.大不了我們再重新來過,沒什麼大不了的!"

倆人神音交流,已經做好了犧牲的准備.

一時間.倆人對視了一眼,想法已經不言而喻.

"就是現在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