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5章 忍辱負重!
楚千夜眼中冷芒閃爍,他倒是沒說什麼.

但是,他臉上面無表情,或者說他已經沒有了情緒.

眾人看到楚千夜這幅表情,心中忍不住攥緊了拳頭.

他們這些人,現在總算明白敵我的實力差距,如果他們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,那就不必這般苟活了吧,至少有點尊嚴.

現在的他們,終于明白實力之間的差距了,這是一條無法跨越過去的鴻溝啊,根本不是勇氣,膽量和策略能夠縮短和填補的.

如果楚千日和阮魁沒落入王相如的手里,楚千夜也不會顯得這麼被動吧.

現在的楚千夜,完全就是被牽著鼻子走,沒有主動權,本來實力就是弱勢,現在又來這一出戲,完全就是不受支配啊.

"很好,看樣子你應該明白了局勢."王相如冷笑道:

"我還以為你多有骨氣呢,看樣子也和你爹一個樣,慫貨!"

楚千夜眼神一陣陰冷,或者確切的說,楚千夜表面風平浪靜,毫無波瀾,但內心卻異常的狂躁.

現在的他,對于這王相如已經恨之入骨,對神武門更是極其的仇視,不管如何,今天這件事情之後,他必讓神武門付出慘重的代價!

反正他有的是時間,他現在也才剛剛飛升到神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手上也還有能夠進入三次飛升池的機會,自然要好好地把握如此難得的機會!

"顧老,這個小野種就交給你來處置了,如此下下等的野種,我怕髒了自己的手.你將這小子給廢了,記住,一定要不能讓他死得太快,我們就站在這里觀賞這一出戲,如果你表現得讓我滿意,我當場就和你解除主仆契."

一句話,頓時間就讓顧晨眉開眼笑,露出狹長的弧度.

"這個自然,少宗主大可放心,這件事情就交給老奴來完成吧,保證干得漂漂亮亮的!"顧晨笑道.

隨即給身旁的兩三個人交代清楚.

"你們幾個,給我好好的招呼這倆個人,記住了,要控制一個度,不然把這倆個人打死了,你們也沒什麼好果子吃!"顧晨說道.

身旁的那幾個人,忙不迭的點了點頭.

"很好,楚千夜,你現在應該很清楚局勢了吧,你的人在我手上,想要讓他們倆個活下去,那麼你就乖乖地聽我指令,一旦你反抗,哪怕只是有點反抗的心,那麼我這手下就會立馬將這倆個人廢了,記住了,剛開始只是懲罰,為了警示你,但如果你不聽話的話,這倆個人就會徹底的死在我屬下的手上.喔不對,其實是死在你手上."顧晨朝著楚千夜看了過去,臉上露出一抹冷笑,他眼里閃爍著陰冷的目光.

"給我掌嘴!"

話音落畢,那幾個就動手,一巴掌打在楚千日和阮魁的臉龐上,那血紅的五指印,猛地出現在倆人的臉龐上.

"啪!啪啪!"

望著眼前這清晰的五指印,所有人都露出一抹驚訝的神色.

這真打啊,完全就是二話不說.

楚千夜看著眼前這一幕,心都在滴血,他眼神不由得變得通紅了起來,望著顧晨和王相如這些人,眼神內的殺機凜冽.

"哼,敢有殺意,給我再打!"顧晨冷聲說道.

"啪!啪啪!!"

又是兩道清晰的五指印,眾人看著眼前這一幕,內心不由得一顫.

他們都小心翼翼的看著楚千夜.

此時的楚千夜,手掌緊握,青筋暴突.

他很怒,但他沒有辦法.

他將體內的殺機,徹底的收斂了起來,以示自己暫時不計較.

但實際上,楚千夜比任何人都想殺了眼前這些狗東西.

看著楚千夜眼中幽幽的殺機消失去,王相如和那美婦人不由得冷笑連連.

"很好,顧老你繼續啊,我已經開始有要和你解除主仆契的想法了."王相如淡淡說道.

顧晨不由得欣喜若狂,他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,隨即重重的點了點頭,隨即朝著楚千夜看了過去.

"讓你的手下後退百丈,不得接近此處!"顧晨冷聲說道.

眾人臉色微變,但這個時候他們沒有辦法啊.

眾人看向楚千夜,楚千夜輕輕點頭.

"你們退下吧."楚千夜說道.

眾人臉上露出一抹掙紮的神色,隨即沒有辦法,只好後退,每個人眼中仇視的望著王相如等人.

小寶,王依凌,霸天這些人,全部後退.

……

此時,只有楚千夜站在此處.

顧晨看著楚千夜,露出一抹冷笑.

"小子,先前在墟界的時候,我只是占據了其他人的身體,讓你小子毀了我的傀儡身,先前你不是挺得意的嗎?現在高興不起來了?"顧晨獰笑道:

"你別反抗,否則我手下就會把你哥還有你的手下殺了!"

"你們聽清楚了,如果這小子反抗,你們就把那倆個人個殺了,記住,毫不留情的殺了!"

"好的顧老!"

……

楚千夜站在那里,一言不發.

顧晨腳掌一點,隨即出現在楚千夜的面前,一拳猛地朝著楚千夜的胸口轟砸而去,楚千夜身體朝著後方急退,但因為迫于脅迫,他無法反抗.

"嘭!"

一瞬間,顧晨的一拳就砸中了楚千夜的右肩,一股巨大的力量,猛地將他砸飛了出去,他的臉色,猛地一陣蒼白,隨即狠狠吐出了一口鮮血.

"千夜!"

"門主!"

所有人看著眼前這一幕,眼中皆是閃掠過一抹仇視的目光.

可現在的他們,實在太弱小了,根本無法反抗,更不允許反抗,畢竟楚千日和阮魁還在這些人的手上,一旦他們有異動,受苦受累的是這倆個人.

"好,很好!"王相如興奮的說道:"顧老,我果然沒看錯你.繼續廢了這小子,一定要讓蓉兒高興!"

顧晨輕輕點頭,隨即朝著楚千夜看了過去.

"自己滾過來吧,我懶得過去!"顧晨獰笑道.

楚千夜取出一枚丹藥吞服了下去,隨即面無表情的朝著顧晨走去.

他腦海從一開始到現在都在盤算如何解決眼前的危機.

擺在他面前的路其實並不多了,如果沒有絕對的把握,他是不可能輕易出手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