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8章 參加論典
那人聞聲,頓時心神一震,來了興致和精神.

"好,我現在就勾勒給您看!"秦家那個人,不由得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.

隨即開始勾勒出楚千夜的畫像來,當楚千夜的畫像被勾勒出個大概的輪廓時,顧晨不由得大喜望外,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,這些天他偶讀因為楚千夜的下落,被神武門的一下人冷嘲熱諷,說他辦事不利,現在這秦家覆滅,沒想到竟然牽扯出個楚千夜來!

"哈哈,不錯,不錯,如果我沒猜錯,應該就是這個小子了!"顧晨說道.

"顧老,那我們是不是要對付這小子?"幾個人驚愕的問道,他們沒想到顧晨這麼快就拍案,難道真的不應該考慮既考慮一下嗎,難道真的是這個小子不成?

大家紛紛朝著楚千夜的畫像看了過去,臉上露出一抹古怪之色.

這種事情,實在很詭異,就好像顧晨先前就見過楚千夜一樣,但這些都不重要,只要顧晨把這小子解決了,到時候必然會問出必要的訊息,如果真的是楚千夜背後搞鬼便殺了楚千夜,也算為秦家死去的英靈報仇雪恨了.

"這個你們無需擔心,老朽自由安排.你們幾個人,這段時間就在這後山好生修煉吧,若是有人問起你們來,你們就說你們是我新收的手下即可,不要到處亂跑,否則進入一些神武門的禁地,連我都救不了你們!"顧晨說道.

那幾個人忙不迭的點了點頭.

這件事情之後,顧晨便離開了,留下秦家這些人疑惑.

顧晨朝著前方掠去,眼中閃過一抹凌厲之色.

"楚千夜,你害得老夫這些時日沒個痛快,待讓老夫遇見你,便是你的死氣!"顧晨冷冷的說道.

"這件事情,得盡快讓少主知道,搶在那幾個人之前擒住楚千夜.實在生擒不了,那就殺了便是,反正老宗生要見人,死要見尸而已."

他眼中閃過一抹冷芒,隨即腳掌朝著正前方的區域掠去,眨眼間的功夫就消失在眼前.

---==---

而此刻,滅掉了秦家後的龍門,實力明顯壯大了許多,而楚千夜也利用這兩天的時間,將楊家所需的那些丹藥,盡數給煉制出來.

拖欠的人情,楚千夜不想太拖延得久,總之楊家的人需要的那些丹藥,以他現在的能力也都能煉制出來,所以楚千夜也就沒打算推遲.

進入秘典空間內,將那些丹藥都煉制出來,現在因為有那些陣法,所以楚千夜煉制的丹藥,明顯要容易些,連能量都不需要汲取太多了,只要利用陣法中的神氣和神元就足夠.

一共三種丹藥,楚千夜都煉制出來,而且超額的完成了,都多煉制了一枚的丹藥.

楚千夜煉制最後一枚丹藥後,隨即一口渾濁的氣體就從他的胸口內吐出.

他抬起頭來,朝著外圍的區域看了過去.

"距離那陣法論典,應該也快了吧,是時候出去了."楚千夜看著外圍區,隨即結印,離開了秘典空間.

"吾主,我們邀攬那些人才,已經找到了一個辦法."永恒軍團的主將馮飛揚說道.

楚千夜點頭示意他繼續說完.

隨後馮飛揚又把他的策略說給了楚千夜聽,楚千夜聽完後,不由得贊歎.

馮飛揚跟隨他的時間最久,也是當初他提拔和培養出來的人,他和自己的那些部將接觸過,知道這些策略,明白神界存在的這些套路.

"好,那就按照你說的去做,這件事情你主導,你去和秦虎說一下,就說是我的意思即可."楚千夜說道.

"好!"馮飛揚輕輕點頭,隨即又快速離開.

楚千夜抬起頭,看著正前方的區域,眼中閃過一抹精芒.

龍門啊,想要強勢崛起,並不是很困難,只要他們齊心協力,沒有辦不到的事情.

而且,現在已經初步有成效了,前段時間步巧云已經派人來和他說了那些人員邀攬的事宜,他煉丹的這段時間,就是讓龍門和永恒軍團的人,全部頭腦風暴,想想有什麼辦法.

現在總算有了點眉毛.

具體效果如何他現在也不清楚,不過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,至少策略可行,實際情況如何,這個只能以可觀情況來判斷如何了.

這次前去參加那陣法論典,自己要單獨去的話,估計不太好,而且他要繼續帶幾個人去曆練,見見世面,尤其是龍門的這些人.

永恒軍團倒是沒有太大的問題,畢竟前世的時候,他們見過的世面足夠多的了,現在就龍門這些人,還是需要出去見見大陣仗大場面,提升見識.

想要提升實力,見識也很重要,唯有見識到別人的手段,知道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如此才能夠又急促的心理,不斷地鞭策自己,提升自己.

不過,到底帶誰跟著,他現在也不好說,畢竟總是帶著那幾個人,容易引起其他人覺得自己偏袒.

"袁劍經來我這里."

"阮魁,來我這里."

"小寶,來我這里."

"王依凌來我這里."

"霸天,到我這里來."

……

楚千夜很快就通知了幾個人來他這里.

加起柳霸擎和他哥楚千日,一共七個人.

"這次我要前去參加四洲陣法論典,你們跟著我去,一來長見識,二來也知道神界的一些強者,對你們來說有不小的幫助."楚千夜說道.

眾人紛紛點頭.

隨後楚千夜又吩咐了永恒軍團和其他龍門的主要成員,叮囑了一番才離開.

"好了,我們現在,即日啟程."楚千夜說著身形一動,快速離開.

諸人紛紛緊隨其後,跟在楚千夜一起消失在龍門的山門內,等下一刻的時候,他們已經出現在蔥蔥郁郁的林海里.

喚出神船,朝著正前方掠去,直奔步巧云手下說的那個地方趕去.

這次的陣法論典,規模其實挺大的,涉及的人員也不少,都是來自于強者的客卿,想要奪得魁首,其實還是很有難度的,但這次他必須奪得魁首,否則龍門就無法邀攬人才,沒有新鮮的血液注入,龍門就是一潭死水,還得要和其他人去爭奪那些飛升池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