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0章 陣法考驗
做完這些後,楚千夜又叮囑了一番,旋即踏上了神船,開始前去凌天神殿.

今天要面見那位統領,成與不成,就看今天了,如果能成肯定是最好的,畢竟這樣一來就省力了不少,龍門也能夠迅速成長起來.

想要與那神武門抗衡,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,唯有真正擁有源源不斷地補充,才能夠迅速提升起來,神武門都在提升,龍門必須得加快步伐才行.

楚千夜的神船懸空,他身影隨即降落而下.

"楚公子,尉統領讓你去主殿."一位神將連忙迎了上來,他開口說道.

楚千夜輕輕點頭,隨即朝著主殿走去.

到了主殿,在一位侍女的引領下,楚千夜直奔一個偏殿,到了偏殿後,侍女就停下腳步.

"楚公子,尉統領在里面,奴婢只能送您到這了."侍女看著楚千夜說道.

聞聲,楚千夜便輕輕地點頭,隨即走進去,這個偏殿並不算很大,但布置得很典雅,頗為有點女人的氣息.

尉遲要讓他面見的這位統領,該不會是女人吧?

楚千夜忽然感覺有點不可思議.

女統領他自然是見過,但在神界內,當統領的還真不多,能夠當上統領的女人,其實身份和實力都非同一般,畢竟能夠從這麼多強者中脫穎而出並不容易的.

當然,也有些是因為背後勢大.

楚千夜走進去後,偏殿內卻沒有什麼人影,這讓楚千夜頗為有些驚訝,他心中一陣狐疑,心想著,這尉遲應該不會戲弄他呀,但他為什麼進入了這座偏殿後,卻根本沒見到他要見的人呢?

那位統領沒來?

還是說他來得比較早了?

楚千夜環顧四周,他忍不住皺起了眉頭.

不太對勁,尉遲的手下告訴自己來主殿,而侍女去把他帶到偏殿來,這件事情本來就不對勁,先前那個侍女讓他放松了警惕.

那個侍女有問題!

楚千夜這個時候才緩過神來,但此時他進入偏殿後,忽然才發現,這所謂的偏殿,其實是一個充滿了陷阱的幻陣!

楚千夜皺了下眉頭,他沒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,隨即他抬起頭來,朝著四周環顧,忽然感覺自己所在的這片區域,有種驚人的力量氣息波動.

糟糕,這個幻陣,似乎還有著殺陣在其中,這種殺陣還是最為難對付的那種,因為隱藏在陣中,屬于典型的陣中陣,想要破解,只怕沒有那麼簡單.

楚千夜目光一陣閃爍.

如果他沒猜錯,那個統領,應該就是之前的那位侍女,只怪他太大意了,並沒有注意到那個侍女的異常.

此陣法,應該是對方要故意考驗他的,他必須得破開這個陣法,才有可能見到那個女統領,也唯有如此,壯大龍門的計劃才能夠實現.

楚千夜眼射一道寒芒,他目光盯著正前方的區域看了過去.

隨即展開感知,將整個偏殿籠罩在其中,而伴隨著他的感知擴散,整個陣法的情況也逐漸出現在他的眼前.

這個陣法可不簡單了,這等布陣的手法很老練,看來對方也是一個布陣的高手啊,能夠布置出這等陣法的人,其陣法天賦很不簡單,至少以他的經驗來說,他見過不少有天賦之人,但基本上都屬于那種布置一個陣法都會有瑕疵和漏洞的存在.

只是這個陣法卻沒有瑕疵,沒有漏洞!

楚千夜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冷氣.

"步統領,你這個陣法,會不會太困難了些?"尉遲看著陣法中的楚千夜,皺了下眉頭問道.

此時,那位侍女卻淡淡一笑,隨即結印,虛空一陣後,一個美人出現在眼前.

她身穿一件湖藍色撒花的衣裳,逶迤拖地.烏黑的長發,頭綰風流別致流蘇髻,輕攏慢拈的云鬢里插著填絲月季玳瑁鈿花,膚如凝脂的手上戴著一個金鑲珍珠手鏈,腰系腰帶,上面掛著一個繡著壽星翁牽梅花鹿圖樣的荷包,腳上穿的是撒花蝴蝶繡鞋,整個人顯得如畫卷般精致美麗.

女子的出現,一下子就讓天地都跟著黯然失色了一般.

而她的身邊除了站著尉遲之外,邊上還有兩個男子,每個人臉上都掛著傲氣之態.

"難嗎?"一位男子冷笑道:"如果連這一關都過不了的話,他有何資格讓步統領見他?"

"就是.尉遲,不死我說你,你現在是越來越過分了,什麼人都往步統領這里舉薦,而你舉薦的那些人,你覺得他們有過人之處嗎?都不過是凡夫俗子.到了神界,傲氣還是挺大的,這樣的人,能舉薦?你好歹也要打磨一下他的銳氣不是?"另外一個男子也接過話茬說道.

倆人你一言我一語,而邊上的尉遲則臉色微微一沉.

顯然,對于統領要考驗楚千夜,他還真的是沒想到.

"還有,你舉薦也就算了,這小子還這麼橫,還推遲,這都算什麼態度啊."

尉遲皺了下眉頭,隨即只能沉默了.

"真金不怕火煉,如果你舉薦的人有能力,自然不怕這點考驗,如果他能夠破解這個陣法,那說明你舉薦的人確實有能耐."女子淡淡輕吐道.

尉遲心中暗暗歎息,只希望楚千夜能夠破解掉此陣法了,因為他心中非常明白步巧云的性格,她既然這麼說了,那肯定是這麼做了,自己想要說服她幾乎是不可能.

加上楚千夜也確實推遲過,所以這件事情他也不好在幫楚千夜說情,以免被其他人所詬病,事後也對他產生不利的影響.

算了,既然這是一個考驗,那就讓楚千夜闖關吧,看看他能否闖關成功.

只是這個陣法有些太恐怖了些,如果換成其他人的話,還真的未必能夠做到.

"楚千夜,我現在是幫不上什麼忙了,只能靠你自己了."望著楚千夜,尉遲心中暗暗歎息了一聲.

而此刻,站在偏殿內的楚千夜,他展開感知,在完全確認陣法的情況後,不由得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.

這個陣法對于其他人或許還真不好破,但對他來說卻並不是什麼棘手的問題.